孔子說三十而立,我三十沒立,而是去拍A片,沒意外的話會繼續拍下去。當初來美國念電影研究所,絕對沒想到有天竟然會來拍成人片。

國中時我因為跟老師打小報告、又被笑娘娘腔,被全班排擠,讓我很自卑,一直想證明自己有能力做大事,大學畢業後因為情傷想離開台灣,跑來加州念電影編劇,以為能在影視產業有一席之地,殊不知英文沒那麼好,劇本寫得很糟,也交不到什麼朋友。剛來美國的第一年,下課回家常覺得孤單、恐慌,嚴重憂鬱時得打自殺防治熱線,才不會想不開。雖然一度想休學回國,又覺得沒做出點成績就走,跟失敗沒兩樣,只好繼續苦撐。

好不容易畢業,我為了拿簽證,找到一份管理電商平台的工作,每天坐辦公室,人生像被卡住了。我沒有朋友能訴苦,自己一個人在家看Netflix上的喜劇秀,發現原來喜劇演員就是把抱怨包裝成笑話,想到我也一堆抱怨,決定來試試看,報名洛杉磯喜劇俱樂部試鏡,2分鐘的表演準備了2個晚上,觀眾卻沒有笑,以為沒機會了,沒想到俱樂部經紀人要我再回來表演,我才知道原來我滿有喜劇天分。

王嘉耀(左)的A片都是自編自導,也需指導演員的姿勢動作。(翻攝Delphine Films IG)

在台灣時我害羞慢熟,但在美國這麼孤單,反而讓我意識到,既然沒有家人朋友、一個人在家裡死掉也沒人在乎,不也代表根本沒人管我,想做什麼都可以?2018年開始,我每週跑4、5場表演或open-mic,把移民跟戀愛經驗寫成笑話,原本覺得困擾的事,在台上跟大家一起笑一笑,好像變得沒那麼悲慘。越來越多觀眾記得我,每個月都有俱樂部請我去演出;大家發現我是認真想做喜劇,主動找我聊天,也因此交到很多新朋友。

過去我一心想拍電影、當藝術家;當喜劇演員後用喜劇角度看人生,覺得活著短短一遭就是來玩,不用太嚴肅。去年一間公司問我想不想當A片導演,我想,這大概是宇宙想跟我說什麼吧,既然有這麼好玩的機會,當然要接下來。現在我一個月拍4支異性戀A片,每支30到40分鐘,劇本全都自己寫,年薪相當一個大企業中高階主管,很多研究所同學都來當我的工作人員。一開始沒想到念電影會來拍A片,現在覺得這樣運用所學,其實也不差,不曉得當年教過我的教授,會覺得我光耀門楣,還是有辱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