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中開始在房間養植物,從石蓮花、龜背芋養一盆死一盆,到現在懂得種耐陰的蕨類。我不愛念書,但記植物沒問題,房間很多植物是我從路上撿回來的,像粗肋草,是我昨天拿刀去砍下來的,我想要房間有東南亞的感覺。

爸媽在我小學二年級時離婚,媽媽是越南外籍新娘。3歲前,我跟媽媽回越南3次。我懷念越南,有很多雨林植物,還有小佛像。越南產咖啡,外公會泡給我,即溶包加很多糖,好好喝,但晚上就睡不著,哈哈。我還記得,過湄公河要搭船,車可以開上去,柴油的味道很濃,現在聞到也會想起那些回憶。湄公河水超黃,跟冬山河完全不一樣,但都很漂亮。

媽媽是長女,結婚拿到20萬元吧,都拿去越南給外公他們蓋透天厝。以前越南的家在河邊,是用樹葉與竹枝蓋的,河水泛濫,房子就沒了。但爸爸宜蘭的家人,可能為了保護他,就覺得媽媽嫁到台灣是來騙錢的,當面嘲笑她越南來的就是乞丐、東南亞就是窮,反正我家很像八點檔。

小時候,媽媽自己開小吃部,生意很好,忙到半夜,沒力氣繼續做農務,爸爸的家人就罵她:嫁來台灣就是要幫忙。我們家不會打小孩,但有家人會趁我爸不在的時候欺負我媽,媽媽還騙我說他們只是在玩。晚餐,他們把好吃的先撈走,媽媽就泡越南泡麵回房間吃,半夜偷哭。親戚也欺負我,說我是外配生的,不讓我進他們家。

Kit(左)與離婚後在宜蘭自力更生的越南籍媽媽(右)。(Kit提供)

媽媽沒有想要騙錢,她只是想過更好的生活,可是真的待不下去。一次爸媽大吵,問我要跟誰?我說二個都要,隔天放學回家,媽媽就不在了。爸爸的家人會給我洗腦:你媽媽不要你了。我生氣地回:沒有,媽媽很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