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的33週年。33年前中國的大學生要求民主與自由等政治改革,集聚北京天安門廣場,與中共政權形成對峙。中共領導人們最終為了政權之維繫,不惜出動軍隊進行清場鎮壓,死傷人數至今仍舊沒有定論。

這個事件在當時震驚了世界。在走過了如余英時所說的「中國人最沒恐懼的七個星期」後,中國像是鐘擺一樣,從言論的大鳴大放快速而全面地擺向壓抑與沉默。

中國政權到底屠殺了多少人?誰應該為屠殺負責?究責的層級應該到哪裡?真相到底是什麼?應不應該公開?這些就是人們所說的轉型正義問題。這些問題當然不會出現在中共政權內部,他們每年到這個時候都像如臨大敵一般進行言論及思想上的封鎖。任何跟六四扯上邊的意象都會被屏蔽,連直播節目中出現坦克車造型的蛋糕都會被硬生生地中斷。一個政權會被嚇成這樣實在可悲又可笑。

現階段,要中共誠實面對六四實在是緣木求魚,這就是為什麼世界上必須有其他人幫他們記得。這是一場關於記憶的鬥爭,當有些人千方百計要抹去它,就必須有另外一群人千方百計要記得它。香港每年在維園所舉行的晚會就是一個例子,不過,這個「傳統」隨著中共對香港的控制,今年也不復存在。未來是否會復辦,恐怕沒人說得準。除了香港之外,幫中共記得他們曾經屠殺過人民的責任應該是落在台灣人身上。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六四也逐漸消失在台灣的民間記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