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年代,校園服裝儀容規定嚴格,制服不合身、不好穿、價格貴,學生都得買單,許多少男、少女會偷偷找裁縫師傅修改,若遇到教官或老師免不了被責罵或懲罰。呂紹白卻從來沒有這困擾,不只制服,連運動服都是訂做款。

呂紹白的父母親一輩子都在幫人做衣服,父親做男士西服,母親專攻女性服裝,2人經營的男裝社西服號已有60年以上歷史,「我從沒買過學校的衣服。國中老師說不能穿訂做褲,我就說我們家沒錢買。」

呂紹白退伍後父親親手做了一套西服送他,現在他仍掛在店裡留作紀念。

不只制服,呂家的孩子連運動服都是母親手作,「以前衣服都是尼龍材質,穿了很不舒服,我媽就買棉質布料,顏色相近的自己縫,運動服上沒有校徽跟校名。」

也有同學覺得羨慕,上門想要訂做同款,呂紹白很誠實,「他們後來知道價錢就放棄了,學校或是外面專做制服的一件可能幾百元,但我媽媽做的要1千元。」訂製服貴在工,也只有裁縫師的兒女才享有免費的福利,「我姊姊到現在都穿不習慣外面的成衣。」

陳月霞從小學做女裝,婚後也幫忙先生經營老店男裝社西服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