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過許多事的陳永儀跟我們說:「我人生裡成功的事,可能只有失敗的十分之一。」

採訪剛開始,我先試圖說服她這波疫情與去年三級警戒的不同,「這波疫情是,誰都有認識的人確診了,誰都離死亡這樣近,卻誰都不相信那可能就是今天…」我們認為,身為臨床心理師的她,或許能在此時此刻時,給民眾一些力量或化解焦慮的方法,像她去年拍攝YouTube影片問候民眾,說:「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樣,一下子之間,生活中的腳步,好像都被打亂了?」

但她的腳步確實調整回來了。我們一共跟了她3個行程,無論上課或工作,儘管我們在一旁拍攝,她仍能不動聲色,專注在自己該做的事,休息時間才迅速切換角色招呼我們,視訊和麥克風的開關未曾出錯,時間到了,又切換回去。

流暢的多工當然源於她多年來從事各種工作的訓練。念大學時,同時學調酒;念博士兼職關懷師;在紐約大學任教時,又申請緊急救護員的課,開時薪只有12塊的救護車,無事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看書看手機。」但意外發生,又能馬上搶著幾秒鐘的時間,把瀕死的人拉回來。

陳永儀曾擔任緊急救護員,完成了她原先的醫生夢。(陳永儀提供)

儘管如此,她仍認為人生裡成功的事,只有失敗的十分之一。她以開設YouTube頻道為例,彼時疫情才發生沒幾個月,全球還陷在未知的恐慌中,她和我們的想像一樣,認為自己的心理專業應該能提供民眾一些協助,找了合作過的單位,她免費提供內容,對方提供技術,但幾輪問下來,對方總是要錢,「我說,可不可以共體時艱?現在疫情吔,但都不行。我求助無門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