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新產物。它跟一般軍隊不同,它可以沒有一個清楚的指揮命令系統,很有可能也沒有薪水或對價關係。不過,它的存在的確如軍隊一樣,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如蝗蟲般迅速殺到敵人陣營,帶起情緒、帶起風向,形成特定立場的言論,喜怒哀樂隨即定調,該打該殺沒了模糊空間。所有的政治人物都需要它,可是,所有的政治人物都否認有在經營它。它就是這樣一個奇怪的存在,威力強大卻被人鄙視,確實存在卻難以指認。

柯文哲是台灣最早的網路經營者,也許我們不應該稱他有在養網軍,不過,他曾經在網路世界裡獨領風騷卻是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繼柯文哲之後在網路上形成巨大浪潮的人便是韓國瑜。曾經有過一段時間,台灣存在「韓粉出征,寸草不生」的現象。韓國瑜崛起之後,綠營的蔡英文下定決心要好好經營這一塊,她開始跟網紅們辦活動(你可以想像館長被要求公開朗讀他的直播發言嗎?)他們經營的成就有目共睹,現在在網路世界裡,誰敢罵蔡英文立刻便會招來大批網民們的進攻。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與台北市政府針對網軍的爭議便是在這樣一個脈絡中產生。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的一個科長,長期在上班時間於PTT上發文。跟所有鄉民一樣,他的網路發言很民粹、很直接,甚至有點無腦。這樣的發言紀錄被苗博雅抓出來,上週在一個台北市議會的調查委員會裡,苗博雅要求該名科長公開朗讀他的網路留言。支持苗博雅的人大聲叫好,反對苗博雅的人則批評此舉是「文化大革命」。柯文哲知道這事之後,頗有情緒地為該名科長抱不平,他說:「公務員不是議員作秀的工具。」

該名科長是否為柯文哲的網軍呢?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回答以下這兩個問題:他的發言是受人指使的嗎?是否列為升遷的指標或有其他金錢物質上的對價關係呢?問題是這兩個問題,正義如苗博雅議員要查清楚答案也難如登天。所以,我們可以大膽預告,這個科長的案子,就如同網路世界裡其他的案子一樣,最終會無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