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西園醫院和林澤安院長聊天,他都會邀我吃他祕製的牛肉麵,這碗有筋有肉內容飽滿豐富的紅燒牛肉麵,看起來濃油赤醬口味很重,吃完卻甘醇清甜,齒頰留香。林院長是典型的台灣士紳,謙冲和煦又懂酒懂吃。我最早是透過他的親家王志剛部長結識,結果反而常常單獨見面。

每次和林澤安院長聊天,都讓我想起辜振甫,就是那一輩台灣士紳文化底藴的樣貌。林院長是我建中大學長,他常捉狹地說:「以前不太讀書,天天打球拉大提琴,雖然考上醫科,但不是第一志願。」

他在西園醫院對面的永越健檢大樓頂樓設置了音樂廳,自己更是國家音樂廳的常客。在新冠疫情前,我常常在音樂會遇到院長,往往是孫子陪他聽。有一次我坐他旁邊,他悄悄告訴我:「年紀大了,耳朵不好,有一隻耳朵重聽,聽音樂很辛苦,要偏著頭側耳聽。」但他仍然喜歡來音樂會,因為「雖然對音質的感覺弱了,但音樂在演奏時,閉上眼睛,仍可以感受到排山倒海襲來的聲浪。音符撫過心頭,仍會激動掉淚。」

我也注意到林院長請我吃飯時,一定先商量酒,再商量喝這些酒要配的菜色,甚至誰和誰鄰坐才能聊天都先念想,一切以客人為重。絕不會視自己為醫界大老,宴客自己說了算。知道我喜歡吃,很愛和我討論餐廳和酒。

他醫院頂樓有個酒庫,大概你能想像的好酒這邊都有了。十多年前,我在這裡第一次喝到DRC的羅曼尼康帝(DRC Romanee Conti),珍重入口,滋味跟我想像的花香果香不同。第一口竟然是八角丁香牛肉汁的雄醇鹹味,之後才進入由肉桂而苔蘚而莓果而玫瑰香的絲滑柔情。入喉滋味是由厚重遞轉為清盈。我老實講出我的心得,下一次和院長吃飯,他要我早點到,打開酒庫要我挑酒。我心中忐忑,過濾了眼前重重疊疊顯而易見的名酒,挑了一些價位比較不高卻物超所值的酒。那天,賓主盡歡。

有一天中午林院長找我聊天,我一到,院長說:「我有一個自己研究的牛肉麵給你嘗嘗。」我檢視這碗祕製牛肉麵,他用的是台灣黃牛肉的三個部位:五花、腱子和筋肉。湯頭則純用牛骨。院長説愛吃牛肉麵,乾脆自己研發。他神采飛揚地說明辛香料要如何用牛油炒香。而辛香料只用辣椒粉、八角及葱薑。醬料則要好的醬油、可果美番茄醬及明德岡山辣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