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是單親家庭,沒見過爸爸,爸爸也沒聯繫過我。媽媽在酒店當經理,每天都陪客人喝酒到早上才回家,雖然母子相依為命,媽媽不曾讓我有金錢上的困擾,但很少陪我,認真說起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親情是什麼,也沒有家的概念。

我不喜歡讀書,國中常蹺課到網咖包台12小時打網路遊戲,一度是中輟生,我很獨立,高中讀夜校自己在外租房,到便利商店打工上大夜班,對人生,我沒什麼目標、夢想,走一步是一步。20歲兵單來了,志願役薪水比大夜班多1萬元,就簽下去當5年軍人;小屁孩不懂做人處事,也不知道說話要謹慎,進軍中就很黑,後來拍影片,學著當YouTuber,模仿HowHow的風格拍了軍中生活、招募影片,同袍、長官都很喜歡,才由黑翻紅。

25歲那年,外婆過世了,葬禮結束後回家的路上,媽媽跟我說,當年會離婚,是因為我爸外遇,她不知道我爸近況,如果我想找我爸,可以去戶政事務所調資料。我是YouTuber嘛,就規劃一段旅程,用紀錄片的方式把尋父之旅拍下來。

調資料時,發現爸爸一共結過6次婚,循著地址一路從北部找到南部,找到爸爸的家族。家族很大,我爸有9個兄弟姊妹,都是中上層階級的人物,黑白2道、商界都很有名望,而我爸現在的老婆,還是中國前幾大企業家的女兒。聽到這些很震撼,那是一個我無法想像的世界。但最震撼的,是根據地址按門鈴,開門的那瞬間,發現眼前的人跟我長得一模一樣,一看到他,我就知道他是我爸,太誇張了,孩子真的不能偷生。

Puppy(左)以紀錄片的方式拍下與父親(右)初次見面談話的過程。(翻攝網路)

很多人常問我,後來我跟我爸怎麼樣?見面那時,我爸答應未來會跟我聯繫,但其實沒有,也許他把我跟我媽視為人生的一個汙點,不想面對吧。老實說滿心寒的,但沒有關係,我會找爸爸,也不是為了什麼,單純就是有個契機。尋父之旅的系列影片流量很高,賺了100多萬元,但這筆錢我沒花,我拍影片是興趣,不是為了賺錢,也覺得這筆錢是建立在我媽的人生挫敗上,所以全給了我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