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我們赴美拜訪莊祖宜,當時各州多已解封,儘管路上仍有部分民眾戴著口罩,相較兩年前疫情剛起時,已可稱是恢復「正常」生活。

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2月美國政府自中國撤僑,莊祖宜帶著兩個兒子和個行李箱,住進華盛頓近郊的短租公寓,每天半夜上網靠網購維生,「美國大家都搶衛生紙,我記得我那時在Facebook上說我買不到衛生紙,就有好多人來捐衛生紙。」她笑說:「那陣子大家封在家裡,買東西都買不到,很慌張的時候,住在這邊的台灣人伸出援手幫忙,有些人冒著疫情的風險,戴著口罩來說要不要帶我去買菜,還有一些人可能是家裡有年紀大的爸媽或小小孩,他們就說沒辦法跟你見面,但他們會留菜、留衛生紙在我家門口,就這樣交了一些朋友。」

當時她還沒有固定住所,在不同的Airbnb間搬遷,許多時候房間裡只有一張床和桌,杯碗瓢盆濾水器都沒有,生活困窘,兩個兒子成為最大的依靠。「他們以前在家有阿姨幫忙打掃,東西亂丟,(疫情期間)忽然就知道要撿,洗完衣服自己折,一個吸塵一個掃地,早餐會自己幫忙打點,」隔離在家無處可去,房裡又空無一物,三人擠在一張床上看電視,「小朋友都說,那時候滿苦的,但現在回憶起來其實很好,三個人天天抱在一起。」

後來先生赴美與家人團聚,疫情仍嚴重時,所有人在家上班上學一整年,也成為她的新挑戰。「我向來是前一天去買菜,只買當天隔天要吃的菜,隨時想吃什麼買什麼都是新鮮的,那陣子我被逼著,能搶到的時候就要買很多很多,然後要排出菜單,這些菜可以餵飽我們一家人幾天不會餓肚子,是人生很新奇的經驗。」她自承過去在駐外使館生活相對有餘裕,不想做菜就出去吃,每天有時間買菜,疫情期間被迫餐餐下廚,雖然辛苦,卻也因此學到新東西:「我向來覺得東西就是要新鮮,好像看不起人家吃罐頭或冷凍的東西,那陣子第一次買了很多冷凍跟罐頭,發現半成品其實很好用,搭配新鮮的東西煮,可以省我很多時間…我以前做菜比較老派,就是專業廚師的派頭,後來發現氣炸鍋也很好用,所以我也天天用。」

「這個過程,讓我比較理解很多家庭主婦的辛苦,以前我把做菜當我的人生志業,所以永遠有時間做菜,但是疫情期間,每天三餐不斷的做,早餐煮完就得做午餐,不停洗菜做飯,真的比較能體會別人做菜的苦衷。」今年她預計出版新食譜,計畫以套餐型式呈現,希望教人花最少的力氣做出豐盛料理,以她的晚餐餐桌為例:「我們家4個人開飯很少超過3道菜,通常只有一道菜會有大魚大肉,另外兩道菜主要就是蔬食,如果一道菜是複雜的,另外兩道菜就會很簡單,如果這是炒的,另外兩個就是涼拌的,就不會需要最後5分鐘緊張的炒3道菜,讓做菜的人能夠平衡、不要太累,而且分散火源。」

「我覺得我向來都比較看正面吧,」疫情之後回歸正常,莊祖宜回過頭從辛苦的歲月裡,淬練更多生活和料理的心得,一如她在不斷搬遷變動的生活中找尋可學習累積的事物:「過去這兩年,實在是太苦悶了,已經有這麼多苦悶的事情,還一直鑽牛角尖的話根本過不下去,所以就盡量苦中做樂吧。」她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