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鬼才作家暢銷小說,除了爽度無疑的娛樂,更有驚奇大逆轉。

故事講述一輛東京往京都的高速火車上集結了各路狠角色,原以為各有任務,竟其實身陷同樁由終極Boss「白死神」主導的巨型謀畫。身邊不斷冒出的角色究竟是敵是友?是否可能雙贏脫身?這群人是誤上賊船還是一切都是命運使然?

電影改編自之前也有《死神的精準度》《重力小丑》等作品搬上大銀幕的知名小說家伊坂幸太郎的《瓢蟲》;伊坂擁有豐沛想像力,作品總將現實幻化為不可思議的冒險旅程,敘事複雜,終將把看似毫不相干的人事物結合在同一內外宇宙。《子彈列車》完成這齣高難度的改編,劇本架構算是飽滿且流暢。

但本片較大疑慮在於缺乏可供投注情感的核心人物,比起同樣有急馳火車的密閉時空設定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啟動原始碼》或《末日列車》,《子彈列車》卻大半部片顯得分散,每筆浩大身世互無關連(因為要在最後兜起來)、人物間無情感連帶。

原本最有機會的水果雙胞胎花太多篇幅在「湯瑪士小火車」的抬槓;其他角色俱架勢十足,觀眾卻對其動機和情緒全無頭緒;布萊德彼特飾演的以局外人身分涉入混戰的疏離主人翁「瓢蟲」亦因此未能顯出反差。電影和小說的閱讀情境不同,《子彈列車》的主軸設定讓電影明明熱鬧且充滿速度感,卻要到近結尾收束時才能獲得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