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咪咪3歲半時開始宣告他不穿裙子,指定衣物要有蜘蛛人、超人。他喜歡玩刀、槍、劍,不愛一般小女生喜歡的公主、Elsa。我問幼稚園園長,制服有沒有裙裝以外的選擇?園長只說:「鼓勵他穿穿看。」拍畢業照時老師給咪咪穿旗袍,他回家才說其實想穿很帥的機長制服。那時,我想也許他長大就會改變。

但咪咪大班後愈來愈明確說自己是男生,覺得陰蒂就是小鳥,會模仿爸爸站著上廁所,不想去女廁。我跟先生每次帶他上男廁都膽戰心驚,好怕被別人發現。

我是高中專任輔導老師,在教育現場看過很多孩子因為性別氣質不同被霸凌,活得很辛苦。那時我在學校接到一個男跨女的孩子,她從高一開始慢慢認識自己,高二開始接長髮、穿女裝。我對她說:跨性別不是錯誤,妳不需要因此覺得羞愧,妳愈勇敢,別人愈不會欺負、質疑妳。

諮商師的角色和母親角色還是有衝突,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孩子可能是跨性別,還是一度覺得不想面對。跨性別者通常在幼稚園、小學時就知道自己不太一樣,正好是咪咪的年紀,我不能再鴕鳥心態,要認真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