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我們在病房裡好無聊,兒子突然說:「媽媽我可不可以跟你講一件事?但你一定要先答應我。」我跟他開玩笑,說不知道的事怎麼答應。但他繼續講,如果有一天他比我先離開了,要幫他做器官捐贈。我不敢繼續打鬧,整個人迷糊了,他15歲,看起來好正經。器官捐贈是什麼?他研究多久了?

小檔案

陳碧燕,58歲,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志工

我不肯,覺得好可怕。政曄是我30歲意外懷上的孩子,比哥哥姊姊小3、4歲。我們當時開水果店,從早做到晚,一年只休大年初一。為了多賺錢,沒有陪到孩子。如果知道政曄只有16年的生命,我一定上山下海陪他去玩。

2007年6月14日,他國一放學回家說胸悶,我問他要不要看醫生,他說可能打球太累,休息就好。隔天中午我送便當給他,發現他嘴唇都發白了。一到醫院就被送去加護病房電擊急救,醫生診斷是不明原因的心肌病變。我從來沒聽過這個病,家族也沒有病史,政曄自己上網查,告訴我這沒有藥醫,存活最久的只有1年半,只能等待換心臟。

他生病的3年半間,我一直覺得他會好。為了往前移植順位,我們決定幫他裝葉克膜。政曄90幾公斤,需要用到兩顆,自費要198萬元,醫院要現金,我們想辦法籌錢,就為了有機會等到心臟。手術5個多小時,結果裝完後,他就沒有再醒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