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五十,蔡琴獻唱〈庭院深深〉〈親密愛人〉等經典歌曲,台下章子怡、劉德華等大明星都變成小歌迷,聽得如癡如醉。

她和華語電影有著牽扯不清的關係,不單單只是楊德昌的緣故,也是因為她唱過〈被遺忘的時光〉、〈最後一夜〉等一首首給電影人的情歌,「撇除〈被遺忘的時光〉不說,現在的電影歌都是找現成的,但早期像金大班、地下情,都是為電影而寫,找我去唱,可能是我的聲音,中低音,很適合出現在片尾,經歷高潮轉折,不激昂吶喊,不歇斯底里,所以是一個高級的情感。」

希臘悲劇會有歌唱隊,代表作者發聲,她的歌聲也是一樣:「我覺得在唱歌,唱歌是一種演出,我擅長是內心戲,所以不會動不動一哭二鬧三上吊。我私底下可以很豪氣灑脫,但又可以幽默頑皮,但我唱得歌是因為我是中低音,我可以唱很深,讓你覺得沒有海嘯,但波浪還在,而且底下水很深。我的音域、音色。中低音聽起來是安穩、事過境遷,但不是沒感覺,那是沉澱,我不怕你現在不聽,將來你會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