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運動明星難以啟齒的大事——憋尿(之二)

文|謝樹寬
2017年3月4日,義大利甲級聯賽羅馬對那不勒斯,莫騰斯(Esultanza Mertens)入球後的「小狗撒尿」慶祝動作。(東方IC)

運動員在動輒兩三個鐘頭的競賽過程中,如何解決尿急的問題著實是個令人尷尬的問題。

明星運動即使表現超凡入聖,終究是憋不得尿的血肉之軀。尿急的時候只好嘗試各種難以啟齒的方式自行解決。

不過,正因為這件事不方便明講,有運動員乾脆利用比賽規則上的曖昧,把「上廁所」當成扭轉氣勢的策略。

場邊尿尿 美式足球員的日常

憋尿不利運動員比賽表現,但是賽場上順利解決「解放」的需求卻不是容易的事。採訪二十年職業美式足球賽事ESPN專欄作家佛萊明(David Fleming)說,他每場比賽會看到好幾次有球員在現場尿尿。這其實很容易理解:球員已經灌了好幾加侖的水,但是卻連離開球場30秒都不敢。

2016年,華盛頓紅人隊作客底特律,底特律獅隊球迷意外拍到了紅人隊特別組教練科垂卡(Ben Kotwica)在靠在場邊器材箱,拿著紙杯就地解放,照片在網路瘋傳。

在底特律,公開場合隨意便溺可能要讓你做一年的牢附帶一千美元的罰款。還好在球場裡違反廁所使用規則並沒有任何處罰。

這個器材箱其實幾乎沒有遮掩作用,不過上面印著美式足球聯盟NFL的明顯logo,倒是成了品牌行銷的大好機會。

無處「發洩」——億萬身價球星的尷尬事

對這個不太衛生的話題,有興趣的人或可找到前美式足球明星卡利爾(Ryan Kalil)、葛羅斯(Jordan Gross)和韓加特納(Geoff Hangartner)合寫的《菜鳥手冊》。這本書裡,有一段落專門討論各種關於美式足球員如何在場上尿尿的小故事。

葛羅斯在書裡提到,2013年一場比賽中他突然跑出場外。觀眾席的球迷紛紛對他喝采擊掌,但沒人清楚他到底要去哪。原來,是葛羅斯膀胱「凍未條」了。

尿急讓葛羅斯覺得昏沈沈、步伐遲緩。這位三度入選明星賽的明星球員,多年來試過其他NFL球員的各種技巧,在比賽過程中悄悄解決「上一號」的煩惱。他曾經實驗過慢慢一次一點點,偷偷尿在褲子上——不過這次褲子是白色的。

他以前也試過「尿尿布簾」,也就是請人拿毛巾或是外套幫他遮掩好就地解決。不過這也要擔心隊友故意整他,在他尿到一半就走開害他大曝光。這可能會導致他「害羞膀胱症」(paruresis),也就是有人在場時,無法順利小便的排尿功能障礙。(想尿時無處尿,該尿時卻尿不出來,這也是經常要接受尿液藥檢的運動員常有的經驗。)

美式足球員比賽時穿著沒有拉鍊的、緊身的運動褲,手上纏著膠布加上運動手套,這讓他們要躲在板凳區後面尿在杯子裡也很麻煩(據葛羅斯說,這是他的隊員常用的方法,以致新升上來的菜鳥球員常常會分不清哪杯才是真正的運動飲料。)

所以,葛羅斯在這場職業生涯最後所剩不多主場比賽,終於決定抬頭挺胸走向通常是場內工作人員使用的小廁所,讓自己好好尿一回。

不過,穿著比賽用釘鞋,葛羅斯在廁所光滑磨石子地板第一步就差點滑倒。當他「就定位」,他沾滿汗水與污泥的護肩就撞到旁邊球迷的臉上。葛羅斯按照廁所禮儀跟球迷哈拉了兩句。

「真是鬼比賽。」他對著目瞪口呆的球迷招呼點頭。

葛羅斯說:「那個人瞪著我看,我很清楚這場景有多詭異,而且這又拖延了我尿尿的過程。」他趕時間以致匆忙忘了洗手。「這可憐的球迷!他可能多付了不少錢進到球場內,因為他想體會運動盛會的幕後。現在他可看到了。」

前美式足球員,卡羅萊納黑豹的葛羅斯說在球場上要解決內急大不易。(資料畫面,東方IC)

「超人情結」 運動員忍尿顧形象

選手尿尿大不易,這或許讓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史上最偉大的奧運游泳選手菲爾普斯,也承認自己也會在泳池裡偷尿尿。

此外,關於尿尿,菁英的頂尖運動員也可能都是「超人情結」的受害者。穿著緊身衣褲和飛天斗篷的超人到底怎麼尿尿?萬一他在拯救世界的過程中尿急該怎麼辦?同樣的,我們凡人眼中敬畏如神的運動明星,很少想到他們也需要尿尿。所以,他們在幾十億美元打造的場館裡展現身手,場上有可隨情況開關的天頂,有高解析超大螢幕,但是卻沒有一個選手可以就近解圍的廁所。

戶外競技 選手「解放」有道

在場館之外的戶外競賽活動,尿急可能有比較多解決方法可以選擇。不過它多半屬於可意會不可言傳,「少說多做」的範疇。

太多紐約馬拉松的參賽者,會在一英里距離的威拉札諾大橋邊上尿尿。以至於許多老經驗的參賽者在聽到初次參賽的菜鳥在橋的下層談論「突然體驗一陣清涼的驟雨」時會忍俊不住。(註:紐約馬拉松路線從史丹頓島出發,首先經過的就是維拉札諾海峽大橋,這座橋有上下兩層。因此在下層的跑者可能「享受到小雨」。)

曾在環法自由車賽奪冠的美國好手札布里斯基(Dave Zabriskie),最讓同儕選手津津樂道的是他能夠打直右腳站在踏板上,讓尿液從車的側邊順利解放,同時持續以30英里的時速呼嘯過法國的鄉間。

2005年,當札布里斯基披上黃衫時,按照環法大賽的不成文規定,他得到了一項特權:他可以決定領先群可以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方便,以及方便時間多久。「到這個時候你就知道你在這項運動達成什麼地位,」他的隊友維爾德說:「這等於是,『我讓整個小隊停下來尿尿,我是老大。』」

2013年比利時環瓦隆自由車賽,選手野外對著草地施放「自然肥料」。(東方IC)

由於文化上和生理構造上的先天障礙,女性運動員肯定還需要比男性更好的安排。1999年,美國足球女子隊在海地的世界盃練習賽,查斯坦(Brandi Chastain)第一次尿在了鞋子上。她體驗到了「徹底解放的感受」。

女性運動員不像男生這麼方便,可以隨時隨地方便。這也讓她們處在不利的劣勢。女性運動員可能不敢喝太多水而影響到比賽的表現,因為她們不知何時、如何、去哪裡上廁所。

普達薩:你絕不會想跟我握手

但是男性對於這個生理上的「優勢」,利用起來有時還真是太隨便。去年洛杉磯道奇的投手希爾(Rich Hill)投球的手起了水泡。於是他在水泡上沾了點尿。想來他的捕手配球應該很有味道。

棒球選手在手上沾尿其實並不算稀奇。過去一些「老派」的名將像是阿洛(Moises Alou)或普薩達(Jose Posada)習慣不戴打擊手套,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尿液裡的尿素讓他們手掌更強韌。(尿素在普通的保濕霜裡是常見的成分)。普薩達以前就提醒過記者:「春訓期間,你絕不會想跟我握手。」

王建民過去在洋基的搭檔,名捕普薩達(Jose Posada)打擊特色之一是不戴打擊手套。(資料畫面,東方IC)

穆瑞尿遁轉運成功 圓大滿貫奪冠夢

有些運動項目對排尿的生理需求會做一些比較人道的安排。例如在網球的大滿貫賽事,五盤三勝的男子組和三盤兩勝的女子組都允許有兩次上廁所的叫停時間。

不過自從這個規則開始引用之後,網球選手開始想方設法利用這個規則來取得策略上的優勢。2012年的美國公開賽,英國希望穆瑞在連贏兩盤之後又輸掉兩盤,他怯生生向主審做手勢然後踮著腳離開球場,進入艾許球場內的單人廁所。

穆瑞賽後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當他的對手喬科維奇和現場大批球迷在外頭枯等的同時,他自己正站在廁所的鏡子前,對著自己大吼大叫。「這次你不能讓它溜了!」

他終於拿下了第五盤,也拿下了生涯第一個大滿貫冠軍,這是運動史上最幸運的上廁所改運成功。

2012年9月10日,美國公開賽,美國紐約亞許球場。穆瑞(右)歷經五盤大戰(7-6, 7-5, 2-6, 3-6, 6-2)拿下生涯首座大滿貫男單冠軍。(東方IC)

運動員難以啟齒的大事——憋尿(之一)

參考資料:

When athletes gotta go ... where do they go?(ESPN)

The Rookie Handbook: How to Survive the First Season in the NFL(Regan Arts)

Wikipedia

更新時間|2017.07.31 03:51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