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陞火燒連環船 遊戲業董監:通通應該下市

文|鄧麗萍 陳仲興 林喬慧

樂陞和大部分同業早已不是遊戲公司,而是投資公司,因為他們早已不務正業,有的併購拼營收,有的搶進支付業務和網路平台,紛紛走上財務操作的岐路。一名上櫃遊戲公司董監事甚至疾呼,「現有的上櫃和興櫃遊戲公司,通通應該下市!」

隨著樂陞科技董事長許金龍被收押,約50名關係人被約談,這場被檢調喻為「世紀大騙局」的樂陞收購案,不僅揭露了大股東聯合金主、政商名流炒作股票的荒謬劇,由許金龍牽線形成的遊戲業大聯盟也曝光現形。

事實上,遊戲業已像「粽子業」,牽一髮動全身,許多遊戲公司近親繁殖,在投資和業務上互相牽連,因此,當樂陞員工對公司前景感到人心惶惶之際,其他遊戲從業人員也為產業前途黯淡而憂心。

遊戲橘子董事長劉柏園(左)和樂陞董事長許金龍(右)感情深厚,不僅曾互相持股、擔任對方公司的董事,也合資手遊平台。(聯合知識庫提供)

本刊調查,由許金龍牽線組成的遊戲業大聯盟,至少包含5家上櫃和興櫃公司,如樂陞、樂美館、遊戲橘子、真好玩、華義國際等。這些公司不僅參與樂陞私募、交叉持股,彼此在業務上往來密切,也合資設立子公司,並積極推動子公司興櫃。以遊戲橘子和樂陞為例,由於許金龍和劉柏園交情深厚,兩家公司不僅相互持股,同時也一起合資瘋糖數位、創夢市集等。

隨著樂陞「出事」,股價跌剩四分之一,和樂陞友好的上櫃或興櫃遊戲公司也飽受牽連,其中,樂陞子公司樂美館九月以來股價重挫近5成、樂陞為大股東的手機遊戲代理商真好玩股價也大跌2成;與樂陞相互持股的遊戲橘子更祭出庫藏股自救,遊戲業大聯盟未見合作效益,火燒連環船的惡果卻已逐一顯現。

樂陞為了衝營收,併購和本業毫不相干的連鎖品牌一之鄉和怡客,結果不到一年又決定出售,彌補財務缺口。(攝影:董孟航)
樂陞為了衝營收,併購和本業毫不相干的連鎖品牌一之鄉和怡客,結果不到一年又決定出售,彌補財務缺口。(攝影:董孟航)

樂陞一向自詡為遊戲研發公司,也申請了不少研發補助,但近年來在許金龍操盤下,樂陞大舉募資和併購,走上財務操作的岐路,甚至併購完全與本業無關的連鎖咖啡怡客和蛋糕品牌一之鄉。

事實上,雖然台灣人口不算多,但卻是遊戲消費大國,2015年台灣遊戲營收規模超過新台幣250億元,全球排名可以躋到第15位。然而,由於代理遊戲比研發更好賺,近年來台灣遊戲業者一窩蜂搶進代理,棄守遊戲研發本業。

「成也代理,敗也代理。」一名上櫃遊戲公司董監事指出,遊戲業者為了搶代理而殺價競爭,造成利潤低、薪資低,更加無法投資研發的惡性循環。當遊戲代理也賺不到錢時,上櫃遊戲公司為了衝營收,有的積極開拓支付和金流業務,有的努力轉型成為娛樂平台、網路公司,有的則靠併購來壯大規模。

「現有的上櫃和興櫃遊戲公司,通通應該下市!」這名董監事形容,「因為他們早已不是遊戲公司,而是投資公司。」許金龍和許多遊戲業者就像投資公司或創投基金,「一群人一起去看案子,你投我也投」,當遊戲公司失去研發核心時,勢必會走上財務操作的路。

好萊塢電影「史瑞克」同名遊戲是許金龍接任樂陞董事長之初的傑作,曾創台灣遊戲業之先,並取得經濟部的補助,但近年來樂陞的遊戲研發已乏善可陳。(翻攝網路)

許金龍曾經一手打造的遊戲王國,因為背離本業,在資本市場大玩金錢遊戲,終於嚐到一夕崩解的苦果,而他牽線組成的遊戲業大聯盟,也紛紛背離遊戲研發的核心,恐會陷入慢性自殺的死胡同。

更新時間|2016.12.27 08:18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