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佩玲

日本動畫片《你的名字》在甫落幕的釜山影展放映場場爆滿,日本總票房至今已逾156億日圓(約新台幣48億元),台灣場次也一票難求,再次展現日本動漫王國的實力。

撇除美國、日本等動漫大國不談,就連落後台灣的韓國,動畫產業在近十年亦快速成長,取代過去曾是全球動畫製作中心的台灣,成為全球第三。韓國的動畫實力何以快速成長?台灣動畫產業為何始終走不出代工之路,又該如何振作?

從小喜歡看漫畫的阿生(化名),復興美工畢業、服完兵役後,終於進入夢寐以求的台灣知名動畫公司「宏廣」,看著牆上貼滿《阿拉丁》、《獅子王》的原創手稿,他興奮以為很快就能成為動畫導演。20年過去,「宏廣」已倒閉,他雖仍從事動畫相關工作,當年的夢想早死去。

宏廣從代工轉型自製動畫的速度太晚,即使花大錢買了器材,仍不敵中國龐大且廉價的代工優勢。

這就是20年來台灣動畫產業的凋零縮影。事實上,台灣曾是全球動畫的製作中心,世界近三分之一的動畫都由台灣製作,排名僅次於美國及日本,動畫師的薪水甚至是銀行經理的2到10倍。不論是來自日本的《無敵鐵金剛》、《科學小飛俠》,還是美國的《獅子王》、《花木蘭》等,這些曾風靡世界的動畫卡通,全都是「Made in Taiwan」。

然而,台灣的動畫產業卻在短短的10年間,迅速地被韓國、中國給迎頭趕上。

在董事長王中元帶領下,宏廣曾為眾多美國動畫片代工,《花木蘭》就是其中之一,可惜後來已倒閉。(翻攝自網路)
在董事長王中元帶領下,宏廣曾為眾多美國動畫片代工,《花木蘭》就是其中之一,可惜後來已倒閉。(翻攝自網路)
王小棣於1998年製作的動畫片《魔法阿媽》是台灣少數的原創動畫長片,可惜卻得不到政府支持,最後是在韓國後製完成的。(翻攝自網路)
王小棣於1998年製作的動畫片《魔法阿媽》是台灣少數的原創動畫長片,可惜卻得不到政府支持,最後是在韓國後製完成的。(翻攝自網路)
在董事長王中元帶領下,宏廣曾為眾多美國動畫片代工,《花木蘭》就是其中之一,可惜後來已倒閉。(聯合知識庫)
在董事長王中元帶領下,宏廣曾為眾多美國動畫片代工,《花木蘭》就是其中之一,可惜後來已倒閉。(聯合知識庫)

2008年,政府意識到不能再甘於做幕後英雄,曾推動「挑戰2008國家發展重點計劃」,其中「動畫產業」與「遊戲產業」並列為數位內容第一階段的扶植重點,並選定「宏廣」與「太極影音」作為重點輔導的旗艦公司,強力扶植動畫作為台灣下一波明星產業接棒人。

可惜的是,政府當年大刀濶斧展現決心的扶植計畫,卻隨著全世界最大的卡通代工公司「宏廣」的倒閉而宣告失敗,人才與技術嚴重流失。

回憶「宏廣」倒閉前夕,阿生忍不住嘆息,「公司(宏廣)從代工轉型自製動畫的速度太晚,即使花大錢買了先進器材,仍趕不上中國龐大且廉價的代工優勢。上游一直抽單,公司沒收入,資金軋不過來,就這樣倒了。」台灣毫無遠見只沉迷於動畫代工的收益,完全忽略「好作品能賺幾十年,代工只能賺一時」的道理,錯失發展先機,也破碎了阿生等一票年輕人的美夢。

韓國對於動畫業者從開發到海外試映播放,都會提供支援,不論長、短篇,甚至學生作品,都有輔導經費。

再來看韓國。自70年代起,韓國原也為日美等國做動畫代工,但政府看見動畫產業的巨大經濟能量,於1994年推出三項繁榮國產動畫激勵政策:在稅收上給予特惠待遇、努力增強動畫原創能力、打造本土動畫品牌,尤其以國外市場為主要拓展領域。韓國政府還設立了一些相應的管理指導機構,如首爾動畫中心,以及2001年成立的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等。

以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為例,他們對於動畫業者的產業輔導政策,採取非常全面且一貫性的輔導。從開發到後續作業,甚至海外試映播放的輔導,都會提供各項支援,不論長篇、短篇,甚至學生作品,都有輔導經費。韓國政府更明令要求各大電視台,要義務放映國產動畫,45%必須是本土原創作品;剩餘55%的外國動畫片,也不可集中於特定國家(不超過60%)。如此嚴苛的政策,確實促進了韓國動畫產業的正向發展。

根據韓國政府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韓國動漫產業年產值已逾新台幣4000億元,在全球僅次於美國、日本,成為韓國國民經濟的六大支柱產業之一,產量占全球總產量30%。韓國動漫側重的是故事內容本身,並保留倔強、堅韌、重禮等民族性格與文化特質,融合成西方易接受表達方式,因此在國際影展上頻頻建功。

韓國動漫側重故事內容,並保留倔強、堅韌、重禮等民族文化,融合成西方易接受表達方式,在國際影展上頻頻建功。

以《屍速列車》聲名大噪的延尚昊導演,就是韓國政府扶植動畫產業的成功案例。動畫導演出身的他,10月15日受邀參加台中國際動畫影展,宣傳《屍速列車》的前傳動畫片《起源:首爾車站》,他的畫風簡單平實,堅定不移地審視與批判韓國社會,因而成為加拿大蒙特利爾奇幻影展、西班牙錫切斯奇幻影展、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等三大動畫影展的入圍常客,讓全世界看見韓國動畫發展的無限可能性。

賣座夯片《屍速列車》導演延尚昊(左),是韓國特別扶植的動畫導演之一。(車庫娛樂提供)

可惜的是,應被視為文創產業的動畫,在台灣仍歸於「數位產業內容」,屬經濟部工業局所管。對於是否該比照韓國,將動畫產業納為文化部管理?工業局資訊科科長林青嶔認為,這只是「分工」問題,亦即工業局提供製作前的技術支援,以及幫助媒合尋找資金及補助,待影片製作完成後,再由文化部接手相關的國內外行銷宣傳。

但工業局卻忽略了,台灣動畫產業起不來,技術問題雖然是其一,但故事內容的創新,才是以小搏大的重點。

動畫產業起不來,技術問題雖然是其一,但故事內容的創新,才是以小搏大的重點。

從2009年開始,台灣動畫年產值約新台幣40億元,每年僅以新台幣3億至5億元的小幅度成長,至2015年的年產值為新台幣70億元,與韓國的4000多億元,已經無法相比。

眼看台灣的動畫產業已經被韓國、中國大大超前,政府應有魄力的祭出保護本國動畫產品的相關法令,再憑藉著過去長期為美、日動畫代工訓練出的技術與團隊,台灣動畫依然有可能再站上世界舞台。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