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6.11.04 06:00

【馬欣專欄】《你的名字》 從純愛表象看日本正經歷的浴火成年禮

文|馬欣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女主角看似是活在舊時代價值正消失的鏡花水月中,男主角則是活在都市的空中樓閣裡。兩者看似為愛情,其實是日本面臨新舊交替與重大災變後,藉由一個少年內心的兩種回音,進行一場災難浴火之後的「成年禮」。

老實說,剛看完《你的名字》時,我的確若有所失,觀影過程雖覺得笑點埋得有趣又不俗、故事行進流暢,其中那年少時的純愛本質就帶點憂傷感也能體會,雖然過度密集的熱血配樂常讓我出戲(配樂的點常下得太早預支了之後的緩緩餘韻,也硬生生地搶了戲),使得整體看來像部熱血滿載的純愛電影,至於感人的純愛之外,到底留下甚麼?我納悶了一周,總覺得以導演新海誠的舊作成績而言,他應該不只是這樣的企圖心。

《你的名字》中,三葉(右)與立花瀧的靈魂互換。
《你的名字》中,三葉(右)與立花瀧的靈魂互換。

影片勇敢質問 道法自然的日本從何時消失了?

當然這事也不會牽腸掛肚,直到上周為演講備課,重新在腦海中搜尋電影片段,才真有甚麼訊號被打撈上岸的感覺,它其實是一個日本青少年的「成年禮電影」。日本古時候相當重視成人禮,喜歡日本文化的人應會記得他們對「成年禮」的慎重程度。這部電影以靈魂穿越與跨時空,表面上打的是愛情,但女主角宮水三葉成長之糸守鎮尊重傳統天地人的傳統,祖母相信的土地萬物的神靈,以及以日本傳統的結繩手藝來帶出人生命中,即使有宿命的本質,但藉著結繩來表達宿命中,人仍然能有堅持與相信的立命精神。

這種尊重大自然的古禮,就算在處於深山的糸守鎮當地,身為典禮中敬天地巫女的三葉仍會被同學嘲笑,暗喻當今日本不尊重自然與環境。儘管電影中三葉與妹妹的典禮敬神舞蹈是如此莊嚴,仍然與科技世道違和,讓三葉卡在新舊傳統間,身為少女難免感到好生滯悶。其實這何嘗不是日本如今面對的矛盾,一向敬奉多神教,相信天地萬物皆有靈,連人的名字都相信有其咒語力量的日本文化,是其立國精神之一,也因此發展出順應自然的大和美學高度。然而最諷刺的,它正是被大自然反撲最強大的國家,311海嘯與核電的傷痕,狠狠像個傷疤烙印在日人心底,如電影中糸守鎮被隕石砸中的廢墟狀態。

如果系守鎮的一切,是日本過去的鏡花水月,那也是當今高樓都市的真相倒影。

少年立花瀧是現在窮忙族縮影 找不到人生的真實定錨感

少年立花瀧暗戀打工餐廳的女店長。
少年立花瀧暗戀打工餐廳的女店長。

而東京生活的少年立花瀧,則是現在過度發展的日本都市縮影,生長在東京的立花瀧,活在甚麼都有的方便城市,但你很容易發現他比起三葉更缺乏生活的真實感,他在跟女主靈魂交換前,人生最刺激的點就是暗戀女店長,其他時候多半麻木度日,不知未來在哪,也對自己世界之外的事情抱著不置可否、那又怎樣的感官麻痺狀態。青春的活力喪失如出社會多年的大人,但對於甚麼都有的東京,其實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如果要尋求麻痺的上癮物到處都有,日子雖窮但也很容易打發,他就是我們現在窮忙青年的縮影,包括他們常去的咖啡廳,那些如裝飾品的餐點與裝潢,以及他打工的假豪奢餐廳,與裝白領其實是色狼的顧客,在在呈現目前這是一個信奉表象的浮萍國家,青年只能追隨建立在貧脊精神上的甘露渴望,一個更刺激的場所與圖像,如女店長的身影,與蛋糕上的草莓這樣的不實在。

女主角是活在舊時代價值消失的鏡花水月中,男主角活在空中樓閣裡。

《你的名字》裡的東京猶如水泥叢林。
《你的名字》裡的東京猶如水泥叢林。

有時人必須藉由別人覺得沒意義的事情 找回相信自己的力量

因此藉由靈魂交換與一條擦身而過的紅色髮圈,交錯的其實是日本遺失的「成年禮」,男主角自從靈魂與三葉交換後,才開始投入地做某件事,比方開始發揮繪畫才能,不分日夜畫出一幅幅他腦海中的系守鎮。災難前的日本,殘破家園前的面貌,也因這些旁人看來無意義的反覆行為,卻找回他人生的真實感。他的人生第一次如此執著,去相信有些事情就算消失,自己還是有可能堅持下去。

基本上,日本動漫與日本小說多年來的精神是一直堅信就算甚麼事物都有可能失去,但仍要相信地去堅持下去,發揮蒼海之一粟之於無常人生的最大值。這部電影徹底克服當代風行的魯蛇情結,重拾都市人認為無意義的傳統價值,即使本質悲觀或有災變預感,但那就是日本整個國家正在經歷的「成年禮」。那條男女主角的紅線不能斷,正是因為這是立花瀧成長期中,內心兩種聲音的辯證。

更新時間|2016.12.27 08: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