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6.11.17 21:45

【鏡大咖】攪亂一池春水 尹馨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在今年金鐘獎的頒獎典禮上,迷你劇影后尹馨上台挺奶爆淚的段落收視衝到5.07%,是當天收視最高峰。

她以迷你電視劇《川流之島》得獎,角色單親媽媽外型樸素。但不論戲有多麼冷門小眾,重要時刻,胸器都可以致命。

21歲時拍了性感寫真,跟富商韻事不斷,尹馨以話語裡不斷延展變奏的文青氣味,讓性感與感性之間不再有分野。來自北一女、師大,她可以要另一種人生,更寧靜無波、更安於常理的,卻偏要預告:「我還是有可能做出驚世駭俗的事。」

尹馨,非得攪亂自己這一池春水!

剪了學生短髮,38歲的尹馨神情清冽,因為懂得適時嫣然一笑,雖美倒也不覺得格外疏離。約訪當天,她身上穿著洞洞毛線上衣,解釋因為聽說天氣要轉涼了,故穿上毛衣,黑色內衣若隱若現。這樣穿到底是冷是熱呢?很難判斷。就如同尹馨為宗教守貞3年多,關於性感、關於裸露、關於她想做什麼的合理性,都是屬於她那個世界的邏輯。

好友每回都叫尹馨找個人嫁了,可她知道,這絕對不是面對自己的方法,她說,「那種太太也有我們想像不到的苦處。」
好友每回都叫尹馨找個人嫁了,可她知道,這絕對不是面對自己的方法,她說,「那種太太也有我們想像不到的苦處。」
「我相信靈肉合一,但我們不用 去追求跟那麼多人靈肉合一。」 因為信教而守貞,男人也許不理解,但會尊重尹馨的選擇。
「我相信靈肉合一,但我們不用 去追求跟那麼多人靈肉合一。」 因為信教而守貞,男人也許不理解,但會尊重尹馨的選擇。
對著幹 把命豁出去在演

讓尹馨再度拿下金鐘迷你劇影后的《川流之島》,說的是末代國道收費員的故事,和男主角鄭人碩間有情有慾。她說,「車開很快,你敢不敢去收票?諸如此類的小動作要沒有障礙,然後熟悉到某種程度,才能像這個角色。」

我說拍迷你劇拿獎,投資報酬率高,尹馨回得淡而世故,「拍兩三個禮拜的片酬,有錢人吃兩頓飯就沒了。」

尹馨拿下今年金鐘迷你劇最佳影后,領獎禮服完全秀出D奶好身材。(娛樂組攝)
尹馨拿下今年金鐘迷你劇最佳影后,領獎禮服完全秀出D奶好身材。(娛樂組攝)

但一下又切回那個白淨自信的資優生,「當要求很高的人在一起做事情,當然做首不做尾。如果是場比賽,難道這樣的人不該贏嗎?」

「快來找我演戲!」是尹馨的得獎感言。其實找尹馨演戲的劇本不少,除了非主流藝術片外,三立八點檔她也演過,「演員真的很有趣,不是工廠可以大量生產。真的會走到最後的演員,一定是運氣好,有很多人幫忙,但自己要不要幫自己?肯定是命都豁出去在演。」

尹馨幽緩緩說著,措辭卻激烈。「我放棄了很多你們理性上面所認為更好的選擇。每一個人,跟我的生活搭得上邊的人,都覺得妳瘋了嗎?我一直在走另一條路,拿命在跟自己的生活對著幹。選擇演員這條路,是跟身邊所有人對著幹。」

之於尹馨嬌豔外型,這樣的志願委實太剛強了,她搜索記憶證明所言為真。27歲時拍電視劇《黃金線》,得搭上宜蘭礁溪一天一班的火車拍戲,尹馨搭助理開的車走北宜公路前往,車子打滑撞到山壁,她叫車趕去現場,「照理說我們該去醫院,可是我知道,這場戲一定要拍,而且就是要我去拍,我死活都要把那戲拍了,表演這件事就是要用盡一切。」

愛情 少女心不死

拍戲十幾年,尹馨拿過金鐘獎迷你劇最佳編劇獎,也拿兩次金鐘獎迷你劇最佳女主角,與戲難分。「只要開始拍戲,就沒有朋友,劇組就是我的朋友,不必要社交,出去就沾染尹馨自己,有時候要守住。我沒有另一半,其實是自由的,演員生活很不規律,很少有人可以接受。」

朋友曾介紹她相親3次,都是青年才俊,「我好朋友們的口頭禪就是『今年,尹馨找個人嫁了』 ,但找個人嫁了,根本不是我自己徹底面對我生命需要的解藥。」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上戰場才是累積表演能力的方法。」關於演戲,尹馨是一磨再磨才有今日影后成績,拍照時,她表情一次到位。

高中時曾有5名台大醫學院男生同時追她,尹馨並不否認追求者眾,「追我的男生,當交往了之後,他們很容易進入一個滿足期。很滿意,這女生漂亮,身材又好,又聰明,什麼事業也可以討論上幾句。他們會很快在滿意裡面,就停止認識我。男人是這樣。」

曾與元大小開馬維辰、前立委陳秀卿之子林益邦等交往,都是見過大場面的億級男人,尹馨為前男友們剖白,「跟我交往,他們不是為了要炫耀,炫耀可以不要找這麼難搞的。」說完,她模糊而隱約笑了,像正把祕密說到一半就停止。

我俗氣,看到的是這些男人有錢有勢的現實,而尹馨選擇記住的,是愛上的怦怦然瞬間。有次跟愛人相約,偏巧她手機沒電,又遇到大塞車,沒記清楚相約的地點,只能站在路邊茫然,「我一轉頭,就看到那個人往我走來,覺得我應該就是愛這個人了。他步行在找我,在那個街區來來回回。」

又回憶起一個不怎麼有錢的男生,兩人挽臂走在路上,後面有路人要經過,「他不放,不讓別人分開我們。妳就看到那個人有多喜歡妳。」

「超少女!我的愛情觀並沒有老成。」或許,尹馨是把記憶都套上美肌模式了吧。

代價 是盒苦甜巧克力

「我在戀愛時滿勇敢的,沒什麼好要死不活的嘛!大家都是命一條。沒有誰贏了誰輸了,每一次結束,就是另一個開始的開始。」

就如同她在21歲拍寫真集時一樣絕對,是父母攔不住的反叛,尹馨承認付出過代價,「卻也是那個代價,讓我有機會可以在很暗的地方。」

不只尹馨有戲,尹媽媽也有戲,讓她兒時照看起來有種作戲的趣味。(翻攝自尹馨臉書)
不只尹馨有戲,尹媽媽也有戲,讓她兒時照看起來有種作戲的趣味。(翻攝自尹馨臉書)

但她不否認,「即使到現在,有裸露戲的劇本有要跟我聊,我心裡還是會有一些些障礙,是家人跟社會。不是變乖變謹慎,是我得去思考家人及身邊朋友的立場。」

「沒什麼好後悔,當初可能在事業上被打擊,實際上那打擊給我的養分,讓我有時間可以安靜。是如果順順遂遂的走不會品嘗到的。」她頓了一下形容,「就像苦甜巧克力。」

父母規規矩矩過生活,想要尹馨當醫生、律師或是老師。「我沒有刻意反叛,也沒有很強烈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我知道我不應該被規定。」

「高中時,我爸每個月會去電信局調電話明細,他會把不認識的電話圈起來,打過去問,你們那裡是哪裡。當然是為了管女兒,偷偷的。我媽會把水燒開,把我的信放在上面,像電影那樣用水蒸氣打開信封口。他們就太愛我,希望什麼事都知道,雖然我很乖。」乖或不乖都是自由心證,尹馨自己信了,就是信者恆信得永生。

場邊側記

拍照時,攝影師很遺憾太陽即將下山,拍出來缺少明亮的感覺。昏昧不明的光線下,尹馨的話少了,但這被畫面凍結、難以言喻的曖昧模糊,卻帶著一種專屬尹馨的神祕。

金鐘收視女王尹馨

1978年7月14日生,大三時,因發行性感寫真《悔過書》,從師大心理輔導系肄業。兼任編劇、演員的《我與前男友的女友密談》,讓尹馨2008年拿下金鐘迷你劇最佳編劇獎。2014年及2016年陸續以《回家的女人》《川流之島》獲金鐘迷你劇最佳女主角獎。

更新時間|2016.12.27 16: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