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6.11.16 15:32

色誘陳彥伯任務曝光遭懲處 美女情報員控訴國安局

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日前被台北市議員陳彥伯海濱一吻的國安局「骨感妹」黃敬琳,本月3日,其家人向監察院陳情,理由是她與陳彥伯的交往是奉長官指示,但出事後長官不但未幫她解釋澄清,還將她記過、調職和取消升等訓練,連帶讓她同在國安局工作的先生誤解,婚姻蒙上陰影。

監察院陳情後,本刊在士林找到已神隱近2個月的黃女,她直接對記者說:「那不是緋聞,是工作,任務已經結束了,我沒有再跟對方聯絡。」除當事人證實外,本刊另外透過了解內情的退休國安局官員,還原黃女如何像電影《色戒》中情節,利用美色接近長官指定的布建對象,最後卻無端捲入長官內鬥,而遭犧牲懲處的倒楣任務。

黃敬琳事發後遭人指指點點,雖然戴口罩迴避外界目光,仍被本刊記者認出。
黃敬琳事發後遭人指指點點,雖然戴口罩迴避外界目光,仍被本刊記者認出。

本週一傍晚,士林捷運站旁的五十嵐,一名身材姣好的女子,隨手買了一杯手搖飲料後走出店外,雖然女子的臉上戴著口罩,脖子上還繫了絲巾,讓人無法辨識長相,但早已認出她就是「骨感妹」黃敬琳的本刊記者,上前詢問:「聽說妳因不滿被記過、調職,有向監察院陳情?」「事後妳還有跟陳議員聯絡嗎?」

原本是國安局公關室國會媒體聯絡人的黃敬琳,因有媒體於今年9月初,公布多段她與已婚台北市議員陳彥伯,共同出遊的畫面而聲名大噪,尤其是其中陳彥伯濕吻黃女一幕,更是讓同樣已婚的黃女,背上小三的罵名。

事件爆發後,男主角陳彥伯談到黃敬琳不但語多迴護,甚至不顧妻子感受,公開承認自己愛慕黃女,2人已交往一段時間;之前因工作,與不少記者熟識的女主角黃敬琳,在此時突然人間蒸發,不但記者找不到她,連同事也不知道她在哪裡。

長官諾言 化成泡沫

日前一位知曉內情的退休國安局官員告訴本刊,黃敬琳是奉長官指示接近陳彥伯,整件事對黃女而言只是一個任務,事件爆發後,原本打算出面澄清的黃女,因長官承諾不會有任何懲處,最後保持沉默,豈料黃女不但被記過、調職,連剩下3天就要結訓的升等訓練也遭退訓。

覺得自己被騙的黃敬琳,在國安局內申訴失敗後,於本月3日遞狀向監察院陳情,本刊得知訊息後,等待數日,才在士林捷運站外找到黃敬琳。

黃敬琳外型搶眼,擔任國安局國會與媒體聯絡人。(讀者提供)
黃敬琳外型搶眼,擔任國安局國會與媒體聯絡人。(讀者提供)

黃敬琳原本的馬尾長髮已經變成精幹短髮,但依然戴著黑框眼鏡,面對本刊記者追問,黃女原本是沉默地低頭快走,直到記者問她:「難道你打算就這樣被當成小三,一輩子不爭辯嗎?」她才停下腳步對記者說:「是家人代我向監察院陳情」、「那件事只是長官交辦的工作,我卻被處分」、「任務已結束,我完全沒跟陳聯絡,對我而言不涉及個人感情。」

黃敬琳一連串的回答,證實了本刊之前所掌握,黃女奉命接近陳彥伯的消息,據國安局知曉內情的官員透露,整件事起因於今年元月,黃女跟著長官到台北市議會送禮。知情官員說:「今年農曆年前,黃敬琳陪同直屬長官到台北市議會以送年節賀禮名義拜訪陳彥伯,陳一見到黃就直接『暈船』。」

暗示心意 展開追求

知情官員轉述當時的說法:「當天晚上陳彥伯在電話中,雖然話題東拉西扯,但有意無意地就會稱讚黃敬琳『真的不錯』、『想多認識她』。」

國安局長官當然聽出陳彥伯的弦外之音,沒幾天黃敬琳就接到交代說:「以後由妳專門負責與陳彥伯互動,『議員喜歡見到妳,也希望妳常去找她』。」

接到任務的黃女,第一時間曾向同事說出自己的疑惑,「我們不是只針對中央民代『工作』,為什麼現在連議員都要?」當時長官為此還特別向黃女解釋,雖然陳彥伯目前只是市議員,但下次立委選舉有可能代表新黨參選,當選機率高,有提早布建的需要。

「有需要」加上對象喜歡,黃女開始與陳彥伯互動,從答應邀約開始,陳追求的動作越來越明顯,但她不方便直接回絕,而她的長官也不要她拒絕。

一位已退休的國安局高層說:「公關與情蒐任務,本質上沒有明確界限,每次與陳彥伯餐會,他都點名要黃也參加,那當然就是由她負責掌握。」一位熟識黃女的同事說:「其實她常因工作被吃豆腐,而她就這樣逆來順受,或是她的做法讓人誤解其輕佻可欺,才一再被得寸進尺。」

因公忍耐 未拒邀約

為追求黃敬琳,陳彥伯先透過電話,藉口諮詢黃女:「我服務處的女主任很難搞,常常跟我起衝突,真不曉得怎麼跟女人溝通。」接著又拜託黃女居中協調,後來陳彥伯更是以幫忙挑選禮品為藉口,單獨約她外出約會,當陳彥伯發現黃女都未明確拒絕後,最後乾脆直接告白:「我真的喜歡妳。」

黃女對本刊記者說:「之前我沒拒絕陳彥伯,因為我覺得忍耐類似行為,是一種工作態度,只是當他向我告白時,我明確地回說:『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希望能關係單純。』」

陳彥伯激吻骨感妹引爆輿論與熱議。(翻攝《壹週刊》)
陳彥伯激吻骨感妹引爆輿論與熱議。(翻攝《壹週刊》)

雖然拒絕他的第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但碰了軟釘子的陳彥伯仍不死心,還用各種藉口跟黃女約會,期間陳彥伯不斷試驗黃女對肢體接觸的底線。

被男民代吃豆腐對黃女而言已成工作中的一部分,一位同事透露,在沒接觸陳彥伯之前,黃敬琳在擔任國安局國會聯絡人時,就常被男立委毛手毛腳。

中秋節前夕,陳彥伯約黃敬琳陪送中秋禮盒,跑完行程送黃女回淡水途中,陳又藉口肚子餓拉黃女到北海岸吃東西,當時近晚間7點左右,天色昏暗,陳突然提議2人在海濱休息一會兒,「濕吻」情節就在那刻發生。

鬥爭玩物 無從澄清

黃敬琳說:「當時我沒有強烈的反應,也沒有馬上翻臉,只是杵在那裡,心中考慮該不該跟長官反映,對方的行為已經超出我的忍受範圍。」她坦承,當想到長官交付的任務,以及長官和陳的私交後,隔天還是沒開口。

無論是黃敬琳、陳彥伯還是指派任務給黃的官員,沒人想過會另外有人在偷偷注意陳黃之間的互動,當媒體爆出陳彥伯外遇黃女後,第一時間她直覺認為:「我成了長官鬥爭的犧牲品。」

黃敬琳的猜測並非空穴來風,當時國安局內盛傳,總統府有意拉下時任局長楊國強,同時清算楊國強跟他前一任局長李翔宙的親信,而國安局的公關系統恰好是楊、李的嫡系。

知悉內情人士透露,第一時間黃女也想出面說清楚,但是她的長官卻告訴她:「不用管,也不要與朋友、媒體和國會聯絡,一切由我頂著。」該名主管還信誓旦旦保證「絕對不會有事」。

國安局指派黃敬琳布建陳彥伯,情節與電影《色戒》如出一轍。(翻攝電影《色戒》)
國安局指派黃敬琳布建陳彥伯,情節與電影《色戒》如出一轍。(翻攝電影《色戒》)

成功讓黃敬琳沉默後,國安局的反應卻讓外界大感不解,因為第一時間國安局不承認黃女是該單位員工。

已退休的國安局官員說:「黃女的任務只能做不能說,大家都知道國安局會蒐集民代資料,但國安局也從來沒承認,或許是害怕真相曝光,加上陳彥伯第一時間深情發言,所以做出對媒體否認「黃女是國安局職員」的決定。

公布懲處 記過調職

事後看來,國安局公關室當時的決定,錯得非常離譜,先不論不少媒體記者原就認識黃敬琳,國安局內部藏身暗處的同僚,肯定讓情勢失控。

接著輿論就如同國慶煙火,接連爆發開花,黃女遭媒體起底,無論是家世背景、先生為國安局派駐印尼經貿代表處人員等個人資訊陸續曝光,而國安局公關室也從嚴詞否認,到最後低頭認錯,紛擾好一段時間,直到10月19日前國安局長楊國強請辭獲准,由前空軍司令彭勝竹接任後,一切戛然而止,彷彿不曾發生過一樣。

很多人能轉頭就讓事情過去,但黃敬琳卻不行,為平息媒體的質疑,加上力挺黃女的長官已經失勢,10月初國安局人評會就已經公布懲處,認定黃敬琳言行不當記過、調職,外加退訓。黃敬琳無奈地說:「開人評會的時候,依法要讓我列席,幫自己辯護,但根本沒人通知我。」誇張的是有關自己人評會的消息,竟然還是透過陳彥伯得知。

原來黃女雖因任務結束,主動斷絕與陳彥伯的任何往來,但在人評會前,陳彥伯仍不斷傳Line訊息表達關心,內容充滿濃濃的愛意,「國安局太黑暗,是不能久待的單位,我來想辦法幫妳調單位」、「在未離開前自己一定要小心,萬分謹慎,記得準時吃飯,注意身體健康」每段訊息末段,陳彥伯都不忘加了句『想妳』。

遭夫誤解 婚姻破裂

知情人士透露,面對督察處調查時,督察曾問黃女:「有必要如此經營陳彥伯嗎?」當時黃女拿出陳彥伯的示愛簡訊,佐證自己執行任務當下「不方便回絕不禮貌行為」的難處,不料卻被認定坦承「行為不檢屬實」。

除了自己委屈外,黃敬琳更痛苦的是先生誤解。黃女先生是國安局駐外官員,當時他還擔心妻子心情受影響,打電話到公關室,叮嚀同事「多照顧」。

但黃敬琳申訴碰壁且公布懲處後,原本信任她的先生也開始懷疑妻子,友人透露,黃女先生事發後曾返台一次,2人互動平淡,婚姻關係籠罩陰霾。

黃敬琳改變原本返家路線,現今不論接送小孩或上下班都戴上口罩。
黃敬琳改變原本返家路線,現今不論接送小孩或上下班都戴上口罩。

工作沒有未來、婚姻面臨破裂,連小孩上學都要被人議論,這一切都因國安局過河拆橋,要情報員為國家犧牲,關鍵時刻卻不出面解釋,但凡走過必留痕跡,由黃敬琳家人代為向監察院遞出的陳情書內,已要求監委徹查國安局布建內幕和官僚醜態,預算浮濫、挪用、偽造文書,甚至洩密等情節,還給女性情報員的工作權和應有的尊嚴。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國安局公關室表示,局方派黃女與陳彥伯接觸,係一般聯繫,並未交付工作任務,至於2人間的「私領域」問題,依軍規辦理,但不方便說明內情。且向黃女詢問,她及家人均未向監院陳情,本案絕非外界傳聞的人事派系內鬥,是單純違反工作紀律問題。

更新時間|2016.12.27 08:2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