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瑞芬

川普終於上任了。對於半數以上的美國人而言,泱泱大國選出這般領袖,實在令人揪心無奈。不過這不是絕望的時刻,美國人開始檢討他們的國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其中,最難以消弭的是種族偏見。

從本屆美國大選的投票傾向可以發現,投給川普的選民當中,至少有一部分人是出於種族因素,擔心白人將成為少數族群。顯然,美國絕不像歐巴馬宣稱的,是種族歧視和偏見已不存在的「後種族主義」社會。要如何彌合傷口、化解偏見,研究發現,答案其實很簡單:展開坦誠、扼要的對話。

「停止!如果這有幫助的話,面對著攝影機,我會說,停止吧!」當選後的川普接受CBS老牌節目《60分鐘》專訪,當主持人提到,選後針對少數族裔的仇恨犯罪激增時,這位美國總統當選人一臉真摯地呼籲。

但傷害已經造成。監督仇恨團體的南方貧窮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說,選後的美國充滿恨意的言論或表述,至今已超過300起通報。2008年歐巴馬當選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後,也出現類似的趨勢。

顯然,美國絕非部分人想像,是已經擺脫了種族偏見和歧視的「後種族主義」(Post-racial)社會。

川普在選戰中拋出的種族歧視訊息,讓許多少數族裔感到不安。(東方IC)
川普在選戰中拋出的種族歧視訊息,讓許多少數族裔感到不安。(東方IC)

歷經1960年代的民權運動,赤裸裸的種族歧視早已不見容於美國社會,多數美國人(白人包括在內)也寧願相信自己不是種族歧視者。但實情是,種族歧視依然存在。許多把票投給了川普的美國白人(尤其是郊區),關心自身經濟處境是一大因素,Vox分析,另一個原因則是種族偏見。

川普在選戰期間不斷傳達反移民和穆斯林的訊息,根據一些民調顯示,他所吸引的部分選民是種族仇視色彩最濃、帶有偏見的一群人。其餘支持川普的,顯然也不在意他張狂偏執的言論,至少不足以成為投票時的決定性因素。

一項選前的研究透漏了驚人訊息。史丹佛和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研究人員發現,如果告訴強烈認同自己白人身分的受訪者,非白人在2024年人口總數將超越白人,這些白人會更傾向支持川普,這意味著,種族是川普支持者的一個考量因素。

「告訴人們他們是種族分子、性別歧視者、指他們排外,完全無濟於事...這個訊息具有太大的威脅性,我們從社會心理學得知一件事,當人們感受到威脅時,他們不會改變,更不會聽你說話。」

Vox報導,研究人員發現,要降低種族偏見或焦慮,其實是有方法的,而且簡單極了:坦誠而短暫的對話。但說來容易,做來難,而且化解歧見,需要時間,更需要同理心。

調查發現,部分投給川普的人是出於種族考量。圖為一名川普的熱情支持者,以川普主題裝飾自己在紐約州的家。(東方IC)
調查發現,部分投給川普的人是出於種族考量。圖為一名川普的熱情支持者,以川普主題裝飾自己在紐約州的家。(東方IC)

要展開對話,首先得了解白人怎麼看待種族歧視

在政治正確的風潮下,不少美國白人,尤其是勞動階級以及鄉村地區的白人,「覺得自己反而成了少數族群,覺得自己正在消失,權益遭到漠視。」社會學家霍許契爾德(Arlie Hochschild)說。

「他們正排隊等著爬上一座山丘,渴望觸及山頂上的繁榮富庶,但過去幾年來,全球化和收入停滯讓這個隊伍停止了移動,從他們的角度看來,黑人和棕色人種(拉丁裔、北非、西亞、南亞、東南亞人)以及女性都在插隊,因為透過反歧視法和平權法等政策,這群人得到新的機會。」

事實是,黑人和拉丁裔無論在財富、收入或教育水平上,仍落後白人,但白人的感覺卻是自己是受漠視的一群,痛恨媒體和政治人物說他們享有「白人的優勢」,他們認為,這是菁英分子忽略白人所面臨嚴峻問題的合理化藉口,並把好處給予其他族群。無怪乎,當希拉蕊稱半數川普的支持者是「一票可悲的傢伙」時,引發了極大的反彈。

移民美國的穆斯林9月間在紐約參加遊行,主題是歌頌美國社會的多元化。(東方IC)
移民美國的穆斯林9月間在紐約參加遊行,主題是歌頌美國社會的多元化。(東方IC)

「告訴人們他們是種族分子、性別歧視者、指他們排外,完全無濟於事,」史丹佛大學的文化心理專家康娜(Alana Conner)說。「這個訊息具有太大的威脅性,我們從社會心理學得知一件事,當人們感受到威脅時,他們不會改變,更不會聽你說話。」

要試圖和帶有歧視觀點的人進行沒有對立意味的對話,以消除對方的偏見,傾聽,正是一大關鍵。研究人員發現,讓對方說更多話,效果更好。

霍許契爾德分享一次她實際的經驗,一位白人女性(化名安妮)解釋她為何愛聽極右派評論家林伯(Rush Limbaugh)的電台政論節目,是因為他挺身對抗女性主義者、環保主義者和其他開明派,安妮覺得這些人貶低了她的價值與生活方式。

消除歧見需要時間與同理心

安妮解釋,「噢,開明派認為信奉聖經的南方人既無知又落伍,是一群土包子、魯蛇,他們認為我們都是種族主義者、不但有性別歧視、恐同,可能還很肥胖。」但她覺得這些指控忽略了鄉間美國人面臨的許多問題──從小到大陷於貧窮,得不到好的教育機會等等。

林伯的言論,往往讓開明派跳腳,但本身是開明派的霍許契爾德,在對話過程中並未立即駁斥安妮的評論,更沒有侮辱她,但這並不代表霍許契爾德必須捨棄自己的立場。兩人開誠布公的對話,增進了對彼此的了解

同理心,能成為更多坦誠對話的基礎。

沒人希望自己的想法被人不假思索地摒棄在外,即使他們的觀點是你認為謬誤,甚至可恥的;他們希望有人聽他們說話,一旦感覺受尊重,他們更容易在心裡騰出空間,理解其他人的問題。

歧見造成分裂,但科學家告訴我們,誤解和偏見是可以跨越的。打破刻板印象,把對方想成是個體,而非不同的族群,或者增加與其他族群的接觸,都有助於減少偏見。

(首圖為一群美國高中生在大選落幕後遊行,抗議川普當選,圖中的標語寫著 「用愛戰勝仇恨」 )

參考來源:VOX、華爾街日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