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3
2016.11.25 20:00

珍惜每次演出 金燕玲6度入圍金馬很開心

文|翁健偉    圖|甲上娛樂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香港電影《一念無明》不僅讓曾志偉入圍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也讓金燕玲入圍了最佳女配角。謙稱22年前曾拿過金馬獎的金燕玲,直說入圍讓她非常開心。

衝著好友 答應演出

接演《一念無明》時,金燕玲對這部片完全沒有任何概念,到底故事是在說什麼、導演又是什麼來頭,她完全沒在意,只因為曾志偉一通電話,就這樣答應了。「我跟曾志偉從幾十年前就是好朋友,他有機會就推薦我去拍戲,雖然碰頭機會不多,但心裡都很謝謝他,所以他打電話給我就答應,就說『沒有問題』!」

衝著好友的交情就答應了,但受限於經費限制,不僅參與演出的余文樂、曾志偉都是無片酬,連導演黃進與編劇陳楚珩都放棄了酬勞,以便把資金全數投入拍攝工作,結果唯一有領到片酬的是金燕玲。「他們有包紅包給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啊』,就拿了紅包。後來才知道編劇、導演都沒收酬勞,我很慚愧!」

故事沉重 富含啟示

在尚未接觸編導之前,看完劇本的金燕玲覺得電影本身相當沈重,「身為一個演員,我覺得有發揮的機會,我一定會演。但只看劇本,覺得憂鬱的部份比較多,所以想見導演本人。」結果等她跟導演黃進見面後,忍不住驚嘆:「怎麼導演本人這麼年輕,小孩子啊!」金燕玲甚至自嘲,導演黃進跟編劇陳楚珩兩個人的歲數加起來,都還沒有她年紀大。

不過即使編導的年紀輕,卻能很清楚解釋故事的來龍去脈,當時金燕玲聽完了還是覺得故事很沈重,「等到正式看完整部片,我發現電影有表達出導演想講的事情。就算是精神疾病的病人,我也不知道怎麼去跟他們相處,但透過《一念無明》,大家對這樣的議題,可否學著去接受,給他們機會、學著相處。」

金燕玲(右一)戲稱《一念無明》的編劇陳楚珩(左)、導演黃進,兩人加起來的歲數,都還沒她大。
金燕玲(右一)戲稱《一念無明》的編劇陳楚珩(左)、導演黃進,兩人加起來的歲數,都還沒她大。

劇中角色 連結父親

在片中金燕玲飾演一位相當霸道的母親,因為年老疾病纏身、心情鬱悶,動輒就把怒氣發洩在余文樂飾演的老大身上,卻對於早移民美國的二兒子念念不忘,十足的偏心。她說飾演這樣不討喜的母親,多少都可以跟個人的人生經驗有所連結,「我記得爸爸臨終前,在榮總住院,尿失禁了,我幫他清理,他跟我說『對不起』。」

「他一生都是非常堅強,年老的時候變得很瘦,又要女兒幫他清理,他自尊很受傷的。」 金燕玲解釋。在片中,余文樂要幫年事已高、行動不便的金燕玲洗澡更衣,同樣也是非常難堪,那句台詞「對不起」,讓金燕玲想起了父親曾跟她講過的話。

衝突場景 都打真的

但金燕玲在片中屢屢把生活的不順遂,發洩在余文樂身上,有罵髒話、也動手打人,而這些都是拍戲前沒有討論過,現場直接來的結果。「我記得《地下情》被周潤發打一巴掌,那個鏡頭真好啊,感覺滿天星星都在飛,因為是真的!」

她說要她借位拍戲,總覺得力道不對,戲會出不來,「沒有跟余文樂溝通,罵髒話、打人都直接來。他打我也是,只是他出手會害怕,但我跟他說那個力道會不一樣,『不要客氣了!』」金燕玲認為自己不是所謂的方法論演員,「我怕一直排練,拍戲時就不知道怎麼去演。只能憑感覺、用心去做,如果感覺是對的,成果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獲得提名 積極正面

對於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金燕玲以珍惜的態度看待,「每次都希望自己可以做好工作,可以有提名,帶來下一個工作機會。」她認為這近10年是人生最開心的時候,「以前會很擔心前途,看到自己沒有的事物;現在我珍惜我有的,提醒我有的,用正面態度去看待。我不會去糾結『我什麼時候演女主角』,我不會因為戲份多寡,覺得自己次等與否。《一念無明》難度很高,戲份很少,我會想,『有戲可以拍,還可以入圍』,這樣還挺健康。」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說到這裡,金燕玲提到儘管是曾志偉推薦她接演《一念無明》,但兩人在片中卻完全沒有對手戲,「我常常要提醒他,我是他老婆!當時知道入圍我很開心,然後傳訊息給曾志偉『恭喜老公』,然後他回我『對吼,妳是我老婆!』」

更新時間|2016.12.27 09: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