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爛命一條仍想活

文|陳又津    攝影|陳毅偉

我大學念哲學系,現在休學在家照顧媽媽,今年5月媽媽得了一種罕見癌症,半身不遂,我要幫她清理大小便、拍背、洗澡、買飯。我外婆癌症過世,高中時小阿姨也得了癌症,我想下一個大概是我,不過沒關係,反正我沒有很想活。

我小時候很胖,同學會用拳頭搥我,說妳肉多搥了又不會痛;他們還曾把廚餘倒進我的書包,說妳這麼愛吃都打包回家好了;我課桌上的東西被倒進水溝;書包被丟到男廁馬桶,然後再被笑妳進男廁好噁心喔。我的名字成了同學間羞辱人的名詞,但老師說:「是妳想太多,妳自己要改變。」

梅林中小學時曾因身材較胖而遭同學霸凌。(梅林提供)

在學校被霸凌,在家媽媽會跟我抱怨。媽媽懷我之前墮過3次胎,直到懷了我,吃墮胎藥還是掉不下來,醫生說只能生下來。出生後幾年,爸媽為了給我一個家而結婚,雖然她沒有直說,但我覺得她怨恨我出生。她的癌症也是因為那些沒墮乾淨的葡萄胎。為什麼被墮掉的不是我?我被墮掉也蠻好的,不會遇到這些討厭的事。

婚後,爸爸不斷外遇,賭博又欠一屁股債,有時家裡會有人來討債,半夜用鐵棒刮鐵門發出很可怕的聲音。一次,我學新聞割腕自殺,不記得在浴缸躺了多久,可能是水冷了,血也不流了,就自己起來。

媽媽以前很強勢,我跟她的關係比較差,直到我因為她生病而休學,她才變得有點內疚。現在我會同情我媽了,她的癌症擴散到腦,切掉腦瘤以後,她變得像小孩子,不會打我罵我了,還會跟我道歉。

上星期天在家睡覺,房門好像被鬼打開,以前我也遇過鬼,但這次,我生氣多於害怕,因為我活得那麼用力了,為什麼還要這樣踐踏我?自殺是我少數能自己做決定的事,我的命不是你隨時可以拿走的東西。這一夜,我擋著門不讓鬼進來,不想死了。

梅林,21歲,新北市,大學休學中

★鏡傳媒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