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世界
2016.12.04 13:00

【攝影筆記】東京寂寞

文|許維豪    攝影|許維豪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下午4點,小學男童從人行道那端緩緩走來,坐在神樂坂賣場附近的木棧台上,他托著腮痴痴地望著車道對面,斜照的陽光側打在男童身旁的大樹上,拖出一條長長的影子,樹影寂寞,男童也寂寞。

晚上8點,在全世界最繁忙的澀谷車站,人潮川流不息,如果用慢速快門,人潮會拖出一條長長的人影,中間再放一個完全不動的人,就是一張好照片了。

澀谷車站內其實是禁止拍照的,朋友這麼說。我答應了一聲,然後繼續拍。
澀谷車站內其實是禁止拍照的,朋友這麼說。我答應了一聲,然後繼續拍。

這樣一想,拍照的我就是這個不動的主角。

澀谷車站的紅路燈口據說是全世界最多人數通過的路口。
澀谷車站的紅路燈口據說是全世界最多人數通過的路口。

但,卻沒人幫我拍下這張照片。

好寂寞啊,忽然這樣覺得,寂寞的不是東京,而是我。

更新時間|2016.12.27 08:4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