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6.12.02 09:00

【馬欣專欄】愛情,不需解釋  電影中的同志之愛

文|馬欣 

近幾年電影中的重要同志角色,從他們的際遇與心境,可以感覺到愛情如龍捲風的威力,摧枯拉朽地推翻他們原本的理智城牆。對他們來講,愛情超乎性別,更接近是性靈上的吸引力。這點,是純粹兩個靈魂的吸引,即便一早認定自己是任何性別,都無計可施。愛情,最重要就是讓人學會謙卑,而如今為何相反呢?

寫這篇時,內心想到的畫面是村上春樹《人造衛星情人》中女主角小堇墜入愛河的心境,她措手不及地愛上另一個女性時的震撼,村上這樣形容:「就像筆直掃過廣大平原的龍捲風一般熱烈的戀愛。那將所到之處一切有形的東西毫不保留地擊倒,一一捲入空中,蠻不講理地撕裂,體無完膚地粉碎。」書中的小堇原本沒有想要戀愛,正確地說,她根本沒想到要不要談戀愛這件事,當時的她只專注於廢寢忘食的寫作。

《模仿遊戲》中的艾倫圖靈 愛來得措手不及
《模仿遊戲》中的艾倫圖靈在中學時愛上男同學,但他所愛的同學卻過世了。
《模仿遊戲》中的艾倫圖靈在中學時愛上男同學,但他所愛的同學卻過世了。

愛情有很多種,因牽扯到人心細碎的幽微處,其實是無法說分明的,很多人青春期時就想要戀愛,異性戀通常會預設幾歲前會結婚。但有不少人的愛情是來得措手不及,同志之愛更是如此,原本被設定的性向,因為情難自禁,才發現自己是被同性吸引,那種錯愕,如同理智線連根拔除的辛苦與摸索,比其他人還要艱難許多,不只是要不要出櫃的問題,自己可能在青春期時就已經在櫃中跟自己狠狠打了一架了,如電影《模仿遊戲》中的艾倫圖靈,在發現愛上自己同學時,已泥足深陷,而且是在新學期時得知他所愛的同學因故死亡,當下自我的認知與分離之苦同時發生。當時還在中學的他,是如何自我克服障礙與摸索過來的,旁人無從得知,沒有經歷過的人,也不可能全然理解。

愛情如果真如心理學說的,是一個認識自我的方式,那麼沒有類似成長體驗的人,誰也不能為他們下指導棋,如果可以選擇的話,誰願意走條艱辛的路,而非理所當然的路?

X教授與萬磁王 沒有幸福可能的愛 仍會發生
《X戰警:第一戰》中,X教授(左)與萬磁王都認清自己的能力是「決定性的孤獨」,也建構好自己無堅不摧的精神宇宙。
《X戰警:第一戰》中,X教授(左)與萬磁王都認清自己的能力是「決定性的孤獨」,也建構好自己無堅不摧的精神宇宙。

近幾年電影中的重要同志角色,從他們的際遇與心境,可以感覺到愛情如龍捲風的威力,摧枯拉朽地推翻他們原本堅固的理智線。對他們來講,愛情超乎性別的,更接近是性靈上的吸引力。這點,是純粹兩個靈魂的吸引,無計可施。

從《X戰警》系列,尤其是《X戰警:第一戰》,X教授與萬磁王的互補情懷,與千絲萬縷的抗拒與糾葛,兩人其實早早就認清自己的能力將是「決定性的孤獨」,也建構好自己無堅不摧的精神宇宙。使命感極強烈的他們,並沒有預設在一起的生活願景,但仍發生了愛情,在無法具備任何幸福的前提前,就是發生了。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葛林戴華德與鄧不利多曾如此純情

如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裡面的黑巫師葛林戴華德(柯林法洛飾演)與鄧不利多的情感,鄧不利多的父親因襲擊麻瓜而被關進阿茲卡班,這部片就是在描述當時麻瓜與巫師水火不容,巫師必須隱瞞自己本能地逃遁度日。這部電影某個程度,可以算是部酷兒電影,戴華德與鄧不利多從青春期開始鑽研黑魔法,為的是對抗這社會的歧視與不平等,只是如漫畫《聖堂教父》分別從體制內、外著手,後來走上不同道路,但兩人的愛情從年少時就開始萌芽。

《新世紀福爾摩斯》強者如他 愛情仍一舉擊潰內心城池
《新世紀福爾摩斯》中,福爾摩斯(右)對華生情感依賴昭然若揭。
《新世紀福爾摩斯》中,福爾摩斯(右)對華生情感依賴昭然若揭。

《新世紀福爾摩斯》中,儘管福爾摩斯與華生的BL情是觀眾自行腦補,但福爾摩斯無論是電影版還是影集版,對華生的異樣情愫與情感依賴昭然若揭。正如電影《福爾摩斯先生》的台詞,福爾摩斯自述:「我一直孤單一個人,還好有智慧來填補不足。」那份清冷,不言可喻。老福那像城牆一樣的觀察與智慧,也同時注定與眾不同的腦波轉速與命定孤獨。影集版中,對一個天才如老福有深刻描寫,小時候他離開了他腦中的「思維殿堂」,守候他,讓他與這世界還有連結的是一隻狗。他害怕自己的孤獨,對於華生的依存近乎依戀,是如此濃郁而壓抑。

去掉社會附加價值 愛情與婚姻最重要的是什麼?

這幾個角色都是極端聰明的,如同歷史上達文西的同志疑雲,這裡並非說同志都特別聰明,而是在講愛情的本質。如今社會已經演化到,愛情有它的目的性與功能性,還有個人穩固的社會連結性,這都是社會附加的,但當這些前提都拋開時,愛情不只是一種衝動,甚至它是暴虐而破壞性的來勢洶洶。不同於親情與友情,愛情的威力可以狠狠地形塑人,正是這樣的力道,讓電影中這幾個角色,即便做好完善準備、沒有愛情也無妨、有著更多事情想追求(甚至像強迫症般夙夜匪懈),碰到愛情,仍如城池般崩解。這篇並非典型呼應最近同婚立場爭辯的文章,但最重要的是,這些角色告訴我們,在愛情前,你我只能學會謙卑,無論是哪一種性別的戀愛,不要忘記那龍捲風的力道,不是你我再多的分析文可以解釋的。

這幾個人的愛情故事,其實在於折服。折服那驕傲、自知不凡、傷痕造成的孤僻,讓其折服在突如其來的愛情裡,不由得你分說抵抗的全面繳械,在《嫌犯X的獻身》中更是一種終極救贖。

《摯愛無盡》中,柯林佛斯飾演的教授一直無法從男友過世的傷痛中走出來。
《摯愛無盡》中,柯林佛斯飾演的教授一直無法從男友過世的傷痛中走出來。

《夜行動物》導演湯姆福特在《摯愛無盡》中曾提到一句話,間接說明了愛情本質,「理智的時候,人生其實是沉睡著;唯有依靠感覺,人生才能真正的甦醒。」這席話足夠打醒了在理智中沉睡之人。

(首圖為《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2016 WBEI,Publishing Rights © J.K.R.,TM J.K.R. & WBEI)

更新時間|2016.12.27 08: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