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6.12.13 10:19

販賣「快樂」 全台最大桌遊連鎖店「瘋桌遊」的成功祕密

親子同樂 玩也是一種學習

文|楊政勳    攝影|林俊耀

他像傻子,千里環台、深入偏鄉,理念是「帶給人類真正的快樂」。

他也像瘋子,為挽救桌遊事業把房子賣了,被朋友說「你窮到只剩下信念」。

他的公司熬了4年才轉虧為盈;現在擁全台37家店,是台灣桌遊產業最大的連鎖實體通路。

他,是「瘋桌遊」創辦人黃家樺。

「我們賣得不只是桌遊,而是快樂。」一見面,41歲的黃家樺劈頭就說這句話。他露出大男孩般的陽光笑容,笑的時候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線。

「在這之前我做過銀行業、科技業......還沒30歲年薪就破百萬。」黃家樺說,當初要投入桌遊業,甚至有大陸的台商朋友勸他「這行不能做,因為連在大陸都做不起來。」

為了「賣快樂」辭去眾人稱羨的高薪工作?何等的雄心壯志?好多問號在心中浮現。

「我從小就想開一家不計盈虧的玩具店。」黃家樺在宜蘭長大,「鄉下地方有很多玩具店,但為了生存,常會欺騙小孩。」他說,「我想開玩具店就是想帶給孩子最純真的快樂,後來發現桌遊店更好,因為桌遊更適合親子同樂。」

大兒子3歲時,他開始在網路揪團,「我們提供遊戲,在外面找個餐廳或咖啡店,爸爸媽媽只要負責低消,所有親子就可以一起玩桌遊。」當時有很多家庭共襄盛舉,但也馬上碰到困難。

一開始店員還很委婉勸告他們:「可不可以請你們小聲一點?」但小孩天性人來瘋、愛吵鬧,店員後來說法變成「下次可不可以請你們換一個地方?」從A地被趕到B地,再從B地被趕到C地......屢試不爽。

「一直被趕不是辦法。」他心想「能不能有個友善的地方能讓親子安心同樂?」評估市場後,有了開桌遊店的念頭。

瘋桌遊位在板橋的總店。
瘋桌遊位在板橋的總店。

友人勸「讓我救救你,你不要再做了」

2010年年底,第一家瘋桌遊在板橋開幕,並在隔年3月就簽下2間加盟店。「在新竹開了第一家加盟店後,別人以為就會賺錢,但其實很坎坷。」黃家樺說,一開始幾乎是「賠人事、賠運費、賠稅」,加上與桌遊區域代理商的進貨條件談不攏,更墊高他們的營運成本。2011年,他們決定賭一把:中止與店內最大桌遊進口代理商的合作關係,不再進他們的貨。

黃家樺說,當時的想法是「台灣的桌遊市場, 應該讓台灣人決定。」他說,「上帝幫我們關了一扇門,也開了另一窗,這個決定讓我們自己找機會跟其他人合作。」但也帶來陣痛期,「頓時我們店家的展示架,三分之二都變成空的,只好將其他商品重複擺設,把店面填滿。」

持續的入不敷出,讓瘋桌遊歷經4年的黑暗時光。

「你窮到只剩下信念。」「讓我救救你,你不要再做了。」「當你的家人好可憐。」這些是黃家樺在事業谷底時,旁人對他的勸告。「那段時間我連房子都賣了,幾乎所有人都跟我說『麥擱做啊』。」

瘋桌遊創辦人黃家樺,訴說創業的風風雨雨。
瘋桌遊創辦人黃家樺,訴說創業的風風雨雨。

三國殺 曾是爭議 也是黑暗裡的曙光

三國殺》是瘋桌遊的招牌遊戲。2012年,成為他們在黑暗裡的曙光。

「我先花了3個月跟三國殺簽到獨家代理,又花了5個月的時間得到授權。」黃家樺透露,當時根本沒錢付授權金,他非常感謝一位只見過3次面的貴人,願意投資60萬的「救命錢」,才解燃眉之急。

買到授權就可以自己印刷、發行,「全世界只有我們是Made in Taiwan,」他說,桌遊不能只有通路,「在大陸印好再運回台灣其實比較便宜,但Made in Taiwan還是比Made in China好,於是我們串聯本地的製造商,讓大家有賺錢機會,整個產業自然愈做愈好。」

然而《三國殺》有個爭議事件,被說是抄襲知名桌遊《BANG!》,而受到輿論指責。

「我們的看法很簡單,只要法律上合法,就沒有問題。」黃家樺直率地說,「它的確有爭議,你可以說它模仿、抄襲,但不能說它是盜版或違法。」他說,創意可以激發更多的創意,「例如《BANG!》不能兩個人玩,但《三國殺》可以,這就是一個改良。」「《三國殺》後來也走出自己的路,超出原有的範圍很多。」

也許登頂前,總得爬過一段難熬的好漢坡。瘋桌遊終於在2014年轉虧為盈,加盟店一間一間開,如今全台店面總數已達37家。

「別人講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要什麼;別人講什麼也很重要,因為別人講的,都是你做出來的結果。」這是黃家樺最常對員工講的話。

他說,「如果我當初放棄了,大家現在就會說『我當初不是告訴你不能做嗎?』」但大家如今看到他都說:「這麼難的行業也被你做起來,你當初很有眼光。」

瘋桌遊到全台各地教小朋友玩桌遊。圖/瘋桌遊提供
瘋桌遊到全台各地教小朋友玩桌遊。圖/瘋桌遊提供

環台推廣桌遊 遇上行動不便的長者 結果…

2012年,看了《陣頭這部電影,讓黃家樺興起環島推廣桌遊的念頭,「電影裡的人扛著三太子環台,我們也可以!」他開放大眾申請,哪怕上山下海,只要提出需求,就去跟大家一起玩桌遊,「2012年我們全台就辦了40幾場活動,全不收費。」

有一場在花蓮跟長者交流的活動,讓他永生難忘。

「我們到現場,所有的長者坐著輪椅被推進來,有的甚至還病懨懨。」他心想,「糟糕,這樣怎麼玩遊戲?」仍只能硬著頭皮上。

「我們開始玩遊戲吧!」他故做鎮定地說。

現場一片沉寂,鴉雀無聲。

「若是小朋友,我說要玩遊戲,絕對high翻天,但當時一點聲音都沒有。」

長者們玩的第一個遊戲,是反應類桌遊《祕寶快手。這個遊戲的玩法是:依序翻開一張遊戲卡片,找出遊戲卡片裡唯一一個圖形和數量是正確的,然後用手搶拍該答案圖板。

由於桌子必須夠大,才能容納輪椅的空間,黃家樺發現長者「手根本拍不到」。「我想到一個方法,用喊的,把答案講出來就好。」他說,「後來發現他們連牌都看不清楚,我只好請社工用念的,再讓他們作答。」

第一桌的人玩完換第二桌,他發現有長者戴著氧氣罩,根本沒辦法講話。「我只好請社工把卡片拿到他面前,請他用手比答案是什麼,比對了就得分。」

經過一番波折,終於順利完成第一個遊戲。

接著玩第二個遊戲:《迴旋路易。遊戲規則大致是:為了躲過搗蛋鬼路易的攻擊,必須不斷拍打眼前的跳板。

遊戲過程中,一位長者忽然不斷拍打跳板,激昂地大喊「我打死你這個共匪!我打死你這個共匪!」。黃家樺又驚又喜,他說,看到原本羸弱的長者「充滿活力」,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到桌遊店買咖啡? 神祕客人帶來意外驚喜

2010年,五都選舉前的某一天晚上,一位拿著候選人旗幟的造勢民眾,忽然造訪板橋總店,帶給黃家樺一個「意外的禮物」。

「你們有沒有賣咖啡?」那位民眾對黃家樺說。

「我們是桌遊店,要買咖啡應該去隔壁的咖啡店買吧。」黃家樺心裡雖然這麼想,但他靈光乍現,「我請他給我3分鐘的時間,我們坐下來玩一場桌遊,而我去隔壁買一杯咖啡給他。」

「我希望那位客人3分鐘後,能夠知道我們在幹麻。」黃家樺說,他們當初玩的是《BLINK》這款桌遊,玩完遊戲後,那位客人忽然說:「我下次可不可以帶我老婆來玩?」

「原來他老婆2年前罹患憂鬱症,夫妻倆變得很沒有話講,他覺得玩桌遊也許可以改善兩人關係。」黃家樺說,一周後他真的帶他老婆來店裡玩,老婆玩完後真的笑了,還買了桌遊回去。「這件事讓我很感動,原來桌遊真的可以帶給別人快樂。」

瘋桌遊提供場地服務,讓親朋好友一起玩桌遊,店員還會親自教學。
瘋桌遊提供場地服務,讓親朋好友一起玩桌遊,店員還會親自教學。

堅持「親子」理念 生意竟然往外推

「親子」是瘋桌遊主打的客群,而黃家樺堅持理念的方式也很特別。

「很多家長會問我,哪款遊戲適合小孩玩。但我會先問他『你是要給他玩還是跟他一起玩?』如果只是給小孩玩的,我會拜託他不要買。」

怎麼會有老闆將生意往外推?這是我們內心的OS。

「桌遊如果你不陪他玩,那就不好玩,而且桌遊比玩具貴,那你就買玩具就好。」黃家樺說,大部分家長沒辦法陪小孩的理由是「很忙」、「沒時間」。但他強調,人是學習的動物,如果父母因為工作很忙沒時間陪小孩,小孩長大後,也會因為同樣理由而說沒有時間陪父母。

「如果你現在沒有時間陪他,那他以後就沒有時間陪你。」他說,如果家長能接受這個後果,「那就繼續忙吧。」

從玩遊戲裡 找到孩子的強項

對一些小朋友來說,「親子一起玩遊戲」是種奢侈,因為許多父母對遊戲仍有刻板印象。

「遊戲對很多家長來說可能是負面的。」黃家樺說,他去學校演講時,會先想辦法讓老師認同,「我們讓老師知道,玩也是一種學習,當老師認同了,家長也比較容易認同。」

而桌遊對德國人來說,更是「親子交流」以及「教育學習」的一部分。他舉例,「晚餐吃完後,台灣的家庭不是在看電視,就是各做各的事;德國人則是全家一起玩桌遊,分享各自在學校、工作上的喜怒哀樂。」

黃家樺更從他兒子玩拼圖的過程,對「寓教於樂」有更深的體悟。

「我兒子1歲半時第一次玩拼圖,不久後,我發現他拼圖拼得比大人還快。」他觀察他兒子拼圖拼很快不是因為邏輯好,而是記憶力好。「玩了3、4次後,就知道拼圖要放在哪。」他從遊戲中發現,兒子的強項是「記憶」跟「空間智能」,以後就能從兒子的這2個強項來鼓勵他。

瘋桌遊的桌遊租借區,有銷售排行榜供客人參考。
瘋桌遊的桌遊租借區,有銷售排行榜供客人參考。

扶植本土設計師 推廣在地遊戲

「桌遊市場目前在台灣還是非常小,要全職做一個桌遊設計師幾乎很難生存。」黃家樺談到台灣桌遊的困境,難得地嚴肅起來。

「一個遊戲設計師可能在他的第5個或第6個遊戲才能成為經典,可是往往在第1個遊戲就死掉了。」他說,「有的設計師把積蓄花光,卻連500套遊戲都賣不完,如果是你,你還有信心嗎?」

「一個產業要引爆,一定要有在地化的東西。」他舉例,「《卡坦島》這款桌遊很好玩,但《卡坦島》跟我們沒有人文及情感連結,如果有個《台灣島》的遊戲是不是更好?」

有鑑於此,瘋桌遊今年開始發行原創遊戲,黃家樺鼓勵台灣本土設計師,「一款遊戲,只要一家店一個月能賣3個,我就幫你做這個遊戲。」他解釋,這也是為什麼加盟店要在30家以上的原因,「一家店一個月賣3個,瘋桌遊所有店家一年就能賣上千個,這就是規模經濟的效應。」黃家樺說,希望用在地化的方式,推廣在地遊戲,讓更多人認識桌遊。

「瘋桌遊未來的目標是什麼?」採訪尾聲,我又詢問了一次黃創辦人。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他不假思索地說:帶給更多人快樂!

瘋桌遊 板橋總店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3.14 03: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