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戀愛跟喝醉差不多

文|陳昌遠 攝影|宋岱融

10年前,他腦中風,血塊有4公分,醫生建議不要救,因為救回來通常都不能動了。我心裡面想,不要救比較好,但媽媽跟姊姊都要救,我不敢講出來。

爸爸中風的原因是每天喝酒,他喝了40年,平常是一個好人,會煮菜給大家吃,總是掛著和善的笑容,可是每次喝醉就大吼大鬧,還會翻桌,都是我媽擋著,我跟姊姊會躲進房間,他鬧完就睡了,隔天又變回平常的樣子。所以我很討厭過年過節,因為媽媽會去拜佛,不在家,我叔叔和伯伯怕我爸翻桌,就把桌子擺在門外,團圓飯在門外吃。

讀高職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我爸爸為什麼會這樣?我開始讀心理學,想了解他,但從來沒親口問。中風後,他躺10年,不能動不能說話的日子裡,奶奶過世了,守靈夜那天,我跟伯伯、叔叔聊,終於了解他的過去。

原來,他國小畢業後,家裡經濟不好,所以沒繼續讀書,第一份工作是挑糞,後來考上公路局,奶奶不知道透過什麼關係,要他把公職的機會讓給弟弟,他只好去開計程車,最後跑去賣檳榔。2個哥哥都當到主管,弟弟也有鐵飯碗,唯獨他,一直沒有說得出口的職業。爸爸犧牲自己,成就別人,我想,他可能是看別人都過得很好,而有一口悶氣。

李峰光(左)與他的女友佩青(右)。(李峰光提供)

我現在的臥室,就是爸爸的房間,每次看著天花板,我就會想,這十年他躺在這裡,都想些什麼?我其實不懂爸爸,就像我也不懂自己,明明討厭爸爸酗酒,偏偏又愛上酗酒的女人。

我的女友因為家裡的經濟壓力也有酗酒的習慣,她常喝得爛醉,有幾次還騎機車摔進田裡,隔天連自己怎麼受傷的都不知道。

剛認識時,我對她為什麼酗酒好奇,漸漸地,好奇變成了愛,或許,戀愛跟喝醉差不多。我救不了爸爸,但好希望能把她從酒精裡拉出來,5年了,我還在等。

李峰光 39歲 屏東市 印刷工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