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1.12 22:22

【命運交響曲番外篇】法庭上的指揮家

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法庭上,嚴格的女法官數度對書記官的笨拙表示不耐,她對證詞記錄字斟句酌,錙銖必較,連逗號也不放過,只為完美呈現證人的證詞。這是女法官的主秀。曾經同樣要求完美、不容音準有絲毫偏差的指揮家溫以仁,淪為法庭一角的背影,他靜靜聆聽女法官的指揮,雙方律師爭辯的火花,以及兩位證人的陳述。

兩位出庭證人都是他受聘為台灣國家國樂團音樂總監時的團員,證人甲作證,溫以仁請他轉述給被告的一段話,只是嬉鬧,沒有半點威脅語氣。證人乙作證,溫以仁在排練時要求嚴格,很多團員都很怕他,但他在音樂上的要求都絕對合理。

法院外受訪,因為2009年媒體錯誤爆料的「帥哥指揮家爆學歷造假」新聞,他已數不清這是他提起的第幾宗官司,這次他對三名造謠他是流氓的國樂團成員提告,只為了要回他的清譽,「他們做了那麼多的事傷害我,我只要求他們道歉,不用登報道歉,只要寫一張小小的信給我,說他們錯了,以後不會再犯就好。但這麼小一件事情,花了我這麼多時間,所以公平正義不是本來就存在的。」

令我意外的是,兩位證人竟然都是被告方找來的,「其中一個被告是負責打團員考績,他大概覺得證人會講出違背良心的話,但他們沒有。我很意外,也很感動。我跟他們七年沒見了。」他從沒想過,花七年到奧地利學指揮,又花七年學法律證明自己的聲譽。如今卸下指揮台上的燕尾服,他成為法庭上的常客。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不是一定會打贏,只是想要走完每一條我想走的路,一審輸了,再上訴二審,我要走到每條路的盡頭,直到不能走為止,對我自己負責,對家人有個交待,也對整個社會負責,告訴大家不可以再做違法的事。」官司漸露曙光,他也露出苦澀的微笑。

更新時間|2017.01.06 16: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