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世界
2017.01.14 10:00

香港廟街煲仔飯大碗又滿意 深夜食堂也可以!

文|簡維宏    攝影|鄭諺隆

坐在熟悉的電影場景中大啖美食,我吃的不是煲仔飯,吃的是香港的人情味。

拍攝廟街這一天,是這回香港行拍攝景點最多的一天,我們一行人兵困馬乏抵達這兒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凌晨1點,大部分的攤子都收得差不多了,唯獨「興記」煲仔飯在暗夜中微微閃爍著燈光。

廟街的深夜食堂,興記煲仔飯。
廟街的深夜食堂,興記煲仔飯。

「師傅,我們是從台灣來的,可以讓我們拍攝嗎?」

「要拍不早點來拍!炭都沒了要拍什麼!拍起來不好看乾脆不要拍lo!」

聽著師傅的語氣,我們心想,這趟煲仔飯吃不到,只能吃閉門羹了。想不到劇情發展卻在此時急轉直下。

「等我20分鐘,我重新弄一爐給你們拍!炭火要生得一段時間lo。」

「好喔!謝謝師傅…」話沒說完我就準備跟上前去。

「跟你說等一下嘛!」這時候若不是師傅是男的,他手拿著湯杓指著我時,我還真以為是我媽在罵我。

「喔,歹勢歹勢!」因為一時情急習慣用語脫口而出,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懂,反正就在原地等他召喚就是了。

煲飯師傅講話很大聲,聽不清楚他的廣東國語會以為他在罵人。
煲飯師傅講話很大聲,聽不清楚他的廣東國語會以為他在罵人。

過去聊到香港,許多人總說香港人「待人冷漠」「人情薄似紙」,但這一趟到香港,我所見所聞卻認為,不少人香港人直說不諱的個性,反而更讓我覺得輕鬆,因為「他們的不要就是不要。」許多時候反而我們常掛在嘴邊的「不好意思」,其實仍是一種以退為進,造成別人困擾的傲慢,不是嗎?

「其實還好啦,香港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的香港朋友這麼說。「不要太過分的要求,你拜託他久一點,他們通常都會答應啦!」

嗯,尤其是這種傳統人情味濃厚的小店,每天營營役役在生活的夾縫中做生意,看過的人比我吃過的鹽巴還多,怎麼會不懂得人情世故呢?

「來!你們的煲仔飯!」

看到3碗煲仔飯擺在桌上的時候,我的臉都傻了!

「老闆,我要拍你的製作過程ㄟ!」

「我機~~~到!」師傅的「機」還拉得特別長,充分顯示出了他確實不耐煩。「你們肚機不是餓了嗎?炭火要旺還要一點時間,後面還有其他客人點可以拍,這個用瓦斯爐火燒的給你們拍吃的先lo!」

過了尖峰時間,煲仔飯不是用炭火,而是用爐火煲的。
過了尖峰時間,煲仔飯不是用炭火,而是用爐火煲的。

原來這位師傅是住在巷子內的高人,連我們要什麼畫面都知道。那麼事不宜遲趕緊開動吧!

吃煲仔飯的第一個步驟,是要將陶鍋上的蓋子打開,淋上醬油。根據我的香港朋友的說法,淋上醬油之後要立刻蓋上蓋子,這是為了要讓熱氣、炭氣跟醬油的香氣一同悶在鍋裡,如果少了這個步驟,單吃原本送上的煲仔飯,味道會差很多。

「那就跟台灣的醬油拌飯差不多lo!」聽著香港朋友的諄諄教誨,我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的步驟,深怕稍有不慎違反了他們香港人吃煲仔飯的潛規則,於是乎也就忘了提醒他,「今天這碗不是用炭燒的好嗎?有沒有要這麼講究?」

蓋上鍋蓋大約20秒左右,要打開蓋子迅速攪拌,讓醬香和飯香進行第二次的人工融合,接著再沿著鍋緣內側開始鏟鍋巴,彷彿在進行某種儀式般的謹慎小心,平時不拘小節的香港朋友,這時候倒是嚴謹的像是日本人,說到吃,每個人真還有自己的流程跟規矩。

攪拌的過程中,我注意到了煲仔飯的飯用的是長米,這種米向來比較有嚼勁,先舀起一口來試,果然口感有點乾硬,再試一口混到醬油米飯的部份,我的眼睛突然為之一亮!

「啊!原來煲仔飯是這個滋味啊!」才差一口醬油,前後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包覆到醬汁的米粒,不僅不會過鹹,而且還增添了米的濕潤度,讓飯避免了乾澀,還多了一種層次的香氣。

「你要夾他們的臘腸配飯,那才叫絕配!」由於吃下煲仔飯第一口的美味程度,已經打破了過去我對這款食物的既定印象,此時我對於香港朋友的任何話,已經深信不疑。

「喔!好好吃的臘腸喔!」吃下口的那一瞬間,我又忍不住驚嘆了。因為這臘腸跟我過去在台灣吃的味道截然不同,帶點酒氣、鹹香適中又不酸膩。怎麼才隔一道海,臘腸口味可以跟台灣的口味差距如此懸殊?!「這根本是美國職棒大聯盟跟中華職棒的差別一樣,沒得比嘛!」

「我覺得是你少見多怪而已。」香港朋友一邊咀嚼一邊冷眼看著我,顯然他是真心覺得我是台灣來的鄉巴佬,一點也不開玩笑。我開始有點懷念台灣人的含蓄了。

「你們要不要拍,炭火起來lo!」香港師傅手拿著湯杓露出金牙笑著說。「再不拍就來不及lo!」

「來了來了,等我吃完這口飯,我馬上就到lo!」

廟街牌坊是美味的指標。
廟街牌坊是美味的指標。
興記煲仔飯
  • 地址:香港九龍油麻地廟街14、15、19、21號
  • 電話:+852-2388-3293
  • 營業時間:17:30〜凌晨01: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