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萬花筒
2017.01.30 07:28

自虐還是鍛鍊? 瘋狂的五重超級鐵人三項 「沒親自參加你不會懂」

文|謝樹寬

結合游泳、騎自行車、跑步的鐵人三項因為需要各種不同肌肉的運用和大量體力的耗費,本身就不是容易的運動。比賽選手往往一場比賽之後需要一段時間的休養。

不過,現在還有比鐵人三項更瘋狂的,美國維吉尼亞州前陣子舉辦了極限鐵人三項(Ultra Triathlon)。選手們要在五天之內完成五趟鐵人三項。比賽到最後選手往往心力交瘁舉步維艱。

到底這些選手所為何來?選手們說:「沒親自參加你不會懂。」

(首圖為2016年維吉尼亞極限「鐵砧」全能三項賽,結束五天賽程的選手在終點用鐵鎚敲擊鐵砧五次,象徵完成五重挑戰,取自UltraTriVa2016.com)

五重「鐵砧」三項 忍耐力的外緣極限挑戰

在奧運比賽裡的三項全能(Triathlon)一般也通稱為鐵人三項。 因為比賽者要先游泳1.5公里、再騎自行車40公里、最後跑步10公里。 即使是2016年的里約奧運金牌選手,都要花一小時四十五分鐘才完成,的確是不負鐵人的稱號。

不過,比起奧運,真正的世界鐵人三項比賽(Ironman triathlon)距離還要多更多:游泳近4公里、自行車180公里、最後還要跑完標準馬拉松的距離42.195公里。

目前的世界紀錄保持者,是七小時三十五分。

但是如果有人覺得鐵人還不過癮,恨不得把自己練得一身是鐵,還可以參加五重「鐵砧」三項(Quintuple Anvil Triathlon):連續五天完整五趟的鐵人三項比賽。

極限三項全能比賽單位懸掛的標語寫著「我們的運動是你們的運動懲罰。」(取自UltraTriVa2016.com)
極限三項全能比賽單位懸掛的標語寫著「我們的運動是你們的運動懲罰。」(取自UltraTriVa2016.com)

抽筋、反胃、幻覺 超級鐵人的自我訓練

2016年底,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年度極限鐵人賽,紐約時報的報導,生動描繪這個賽事折磨人的程度:

你徹底精疲力竭,可能夢到其他參賽者的頭顱化成了寶可夢精靈的怪夢。連張開眼睛後,都還照樣看得清清楚楚。然後第二天你就會宣布放棄比賽。
到了第三趟180公里的自行車賽時,你反胃噁心又必須填肚子。這時你會發現,吃香腸蛋三明治最好的方法是整個塞到嘴裡讓它在口中慢慢融化 。
在騎車800公里、游泳16公里、和跑步超過160公里後,在最後40幾公里的路程,你會抓著一根樹枝和一支掃把--像隻巨大的變種昆蟲一樣絕望地推動自己向前飛去--也是很合理的。但這樣仍不夠,因為你在半路就會垮下。
彷彿無止境的奔跑是與自身意志力的對抗。(取自UltraTriVa2016.com)
彷彿無止境的奔跑是與自身意志力的對抗。(取自UltraTriVa2016.com)

這簡直已不是運動比賽了。比較像是忍受酷刑的耐力和意志力比賽。

有選手游泳途中,開始像暈船一樣邊游邊吐,游一趟吐了兩次。也有選手騎自行車騎到脖子劇烈抽筋,以致頭完全抬不起來,只能暫靠路旁低頭落淚。還有人半夜三點仍在跑步趕里程數,他看到樹木自己在移動,路面的裂縫出現了笑臉,他邊跑邊不斷咒罵在他臉上亂爬的蟲子(雖然臉上根本沒蟲子)。

當賽事暫告休息的時刻,親友團也開始進場,為選手疼痛、麻木的肌肉按摩,重新輸入一些活力。摩擦破皮、起水泡的嚴重程度讓人無法多想,選手就在眾目睽睽下拉下短褲,在傷口上狂噴藥水。

實在是非常時刻,比較顧不得體面了,大家應該都能體諒理解。

不過,另一方面,恐怕沒人真的理解--除非自己也參加了這場比賽。

當記者問這些參賽者,如此折磨自己的身體,讓腦袋神智不清,到底是為了什麼?好幾個選手都有相同的答案:「如果你還需要問這個問題,就表示你永遠也不會懂。」

休息、按摩、處理傷口也是比賽重要部分。(取自UltraTriVa2016.com)
休息、按摩、處理傷口也是比賽重要部分。(取自UltraTriVa2016.com)

五日極限賽 競賽對手成知己好友

這些參賽者為了各自難以讓人參透的理由,決定參加連續五天的極限挑戰。其中有些已經是類似比賽的老面孔,彼此已經形成了像家人一般的堅固友情。當中有些人體能超凡入聖,有的體能只能算馬馬虎虎。他們多半已步入中年,孩子已經大到即使長時間訓練也不用擔心沒人照顧。通常他們還有全力支持他們的家人,甚至家人們本身也是鐵人三項的選手。

極限鐵人往往因比賽成了彼此熟識的朋友。(取自UltraTriVa2016.com)
極限鐵人往往因比賽成了彼此熟識的朋友。(取自UltraTriVa2016.com)

2016年的五重鐵砧賽總共有16個參賽者。「鐵砧」顧名思義是用來鍛造鋼鐵;但另一方面,另外取名為鐵砧也是因為鐵人競賽的贊助廠商不希望鐵人(Ironman)這個字眼,出現在這個比賽活動內容裡。

參賽者在這五天之內,將可以選擇兩種自我折磨的方式:

a:連著五天,天天進行一次鐵人三項的賽程;或者

b:每一項一次做足,先游19公里、接著騎900公里自行車、然後再跑五趟馬拉松的距離。只要在五天半之內完成,可以隨你自己愛怎麼分配休息時間。

分五天完成五趟的好處,是晚上可以睡稍微多一點。不過必須天天一早七點起床,天黑後才能休息。這是參賽者口中「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模式。

一次完成一個單項的方式,則往往要犧牲一些睡眠時間,特別是騎自行車和跑步需要半夜追趕進度。參賽者稱它為「行屍走肉」(Walking Dead)模式。

比賽到最後階段,選手往往神智渙散、手腳不聽使喚。絕大部分的參賽者, 在賽後帶走的不是戰利品,而是滿身的傷痛。包括腳上的水泡、壓迫性骨折、腫脹扭曲的肌腱、還有其他各種運動傷害。

極限鐵人比賽地點在維吉尼亞州的安娜湖州立公園。(取自UltraTriVa2016.com)
極限鐵人比賽地點在維吉尼亞州的安娜湖州立公園。(取自UltraTriVa2016.com)

極限比賽 對身心是摧殘?還是鍛鍊?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醫學教授霍夫曼(Martin Hoffman)博士,本身也是極限鐵人三項的運動員和研究者。他說,這類短期傷害大家可能耳熟能詳,不過它帶來的長期影響則較少為人知。

他說,參加極限耐力的運動員,似乎有比較多心律不整的現象,原因很可能是心臟傷口疤痕的纖維化造成的。不過,很難說它可能造成什麼特定危險。

霍夫曼教授說,纖維化確實成因尚未被了解,不過應該是人體對這類活動自我適應的反應。

不過,對於這些問題,極限鐵人運動員似乎不大放在心上。

「我知道這比賽對我身體並不好,」完成這次五重賽,本身是泌尿科醫師的隆斯威(Jay Lonsway)說:「但是它對我的靈魂有好處。」

即使沒有辦法完賽,選手在賽後似乎也得到性靈的提升。今年58歲的透納(Will Turner),雖然沒有在時間內完成所有賽事,但是他計畫未來在一年內要完成60趟超級三項鐵人,來迎接自己六十歲的生日(等於六天要完成一趟)。他說這場比賽,讓他更認識自己:「如果不去探索,我們就不能知道極限在哪裡。」

五重鐵砧三項全能:挑戰選手身心極限的運動。(UltraTriVa2016.com)
五重鐵砧三項全能:挑戰選手身心極限的運動。(UltraTriVa2016.com)

參考資料:

'How much suffering can you take?' (紐約時報)

The absolutely nutso Quintuple Anvil Triathlon (kottege.org)

更新時間|2017.01.11 13: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