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政績岌岌可危 品格風範長存人心:歐巴馬的政治遺產

文|謝樹寬

再過一個星期,歐巴馬即將告別他的總統任期,從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搖身變為失業中年男子。

接任他的川普,處處都像是歐巴馬的反面對照組,而川普也信誓旦旦要推翻歐巴馬的許多重大政策。

所以,歐巴馬曾經推動的政策政績,或許都將是過眼雲煙,只有他特殊的歷史地位和人格特質,會給美國政治帶來深遠影響。

告別了 總統先生

1月10號星期二,總統任期剩下最後十天的歐巴馬,回到了從政發跡的老家芝加哥,向美國民眾發表他的告別演說。

歐巴馬告別演說,維持了人們所熟悉的一貫風格,永遠積極正面鼓舞人心。同樣地,情緒激昂的群眾的喝彩鼓掌,「再做四年!再做四年!」的呼聲不絕於耳。

這是歐巴馬向過去曾經共同努力的夥伴們表達感謝的時刻。歐巴馬跟他的妻子、女兒、以及共事八年的副手拜登一一道謝,也鼓勵民眾繼續為民主努力。

蜜雪兒,過去25年來,妳不僅是我的妻子、孩子的母親、更是我最好的朋友。第一夫人職責非妳所求,妳卻用優雅、堅毅,及妳獨特的風格和幽默接受了這樣的角色。妳讓白宮屬於每一個人。因為妳立下的榜樣,新世代推高自己的眼界和願景。妳讓我引以為榮,讓美國引以為榮。
2017年1月10日,歐巴馬告別演說
歐巴馬1月10日在芝加哥的告別演說,對第一夫人蜜雪兒的付出表達感謝時忍不住激動落淚。(取自東方IC)
我們擁有一個相同而驕傲的頭銜:公民。這是我們的民主最終所需要的,它需要你!不是等到選舉時,不是當你小小的利益可能受損時,而是一輩子,如果你在網路上跟陌生人爭論,試著在真實世界裡跟他們交流,如果有什麼需要改正的,穿上鞋子組織起來。如果你對於你選的官員感到失望,拿個板子請大家簽名,自己出來選。Yes We Can. Yes We Did. Yes We Can!
2017年1月10日,歐巴馬告別演說

黑「馬」躍白宮 選民投射希望的總統

歐巴馬在內閣會議時的座椅,椅背上標註著他上任的日期。(畫面取自白宮,攝影:Pete Souza)

八年之前,他正是用充滿鼓勵和激揚人心的演說,從默默無聞的年輕黑人參議員,搖身成為「希望」和「改變」的代名詞,創造美國民主制度的新頁。

衛報的記者Gary Younge回想2008年歐巴馬當選總統的那一晚,他說自己在芝加哥南城區黑人聚集的一間酒吧裡,他看到陌生人彼此擁抱,開香檳慶祝,一名女子開心對他大喊:「我的丈夫在阿富汗,他現在可以回家了!」

這實在是有趣的說法。

選舉過程中,歐巴馬完全沒有提過要結束阿富汗戰爭,他甚至提到應該先增加阿富汗的駐軍。不過,這選民並不是誤解歐巴馬的政策,而「純粹是把她的希望投射在歐巴馬身上,把這些希望誤解當成了事實。」

歐巴馬的出現,確實重新召喚起了美國民眾對政治的熱情與信念。隨之而來的,是民眾對他的上台所抱持的高度期待。

而歐巴馬確實也證明自己並不只是話說得漂亮,八年來努力將自己的理念和政見逐一落實。

去年在總統大選的選戰期間,美國媒體開始對歐巴馬的政治遺產(Obama legacy)和歷史定位做回顧整理時,就已有人斷定歐巴馬將是有史以來「影響力最深遠」(most consequential)的美國總統之一。

例如Vox的專欄作家Dylan Matthews就說:「不管你愛他或是你恨他,歐巴馬都是美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總統,他將成為美國進步主義的歷史中格外崇高的巨人。」在歐巴馬任內推動的改革,不管支持與否,都很難否認它們是規模浩大的政治變革:

在醫療方面,他完成了美國全民健保的法案,這是過去一百年來,美國進步派的總統始終企求不可得的目標。
在金融方面,他對華爾街提出了嚴厲的改革法案,而經濟刺激方案不僅緩解了金融危機帶來的衝擊,同時也擴大教育制度改革和清潔能源的支出。
在環保方面,他制定了美國史上最嚴格的氣候法案,並簽署了重大的國際氣候協議。
外交上,他讓美國與古巴超過半個世紀外交僵局破冰,並且和伊朗和平解決核武爭議。

不過,這些為人稱道的政治遺產,如今卻像是沙丘上的城堡岌岌可危。原因也不難理解,因為歐巴馬所屬意的接班人,輸掉了一場看似唾手可得的選戰。連帶也讓歐巴馬任內取得的成就,在未來的存廢和實際影響上都打上了問號。

在2016年的最後一天,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副總統拜登在後台等待出場參與眾院「二十一世紀治療法案」(21st Century Cures Act)的簽署儀式。(畫面取自白宮,攝影:Pete Souza)

從美利堅合眾國到美利堅分裂國

我就像一個空白的屏幕一樣,各種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們把他們的觀點投射在上面。正因如此,我註定會讓一些人失望,如果不是讓所有人都失望。
歐巴馬,《無畏的希望》

2009年歐巴馬以「改變」口號上台,超越黨派惡鬥、超越族群膚色一直是他的競選主軸。當選時,伊拉克戰爭的陰霾籠罩,美國似乎陷入前所未有的分裂。

不過八年下來,兩相對照之下,美國如今社會分裂更嚴重、貧富差距擴大、族群關係也陷入谷底。

不論歐巴馬對彌合分裂的做法和說法如何,不能否認他是造成政治兩極化的源頭。有國會議員自始至終只用「那個人」稱呼歐巴馬,也有人在總統的國會演說時高呼「騙子」,徹頭徹尾不能接受黑人總統的事實。

歐巴馬在各方面,正好是這類白種美國人的焦慮源頭。

他的出現,正好是美國經濟因爲對貿易逆差和外來移民陷入困境的時刻;他是肯亞移民之子,父親是世俗派的穆斯林,他上台時的美國卻正好在回教世界的戰場上(伊拉克、阿富汗)節節失利、進退失據;他黑白混血的身分,正好出現在美國人認同自己是「不只一族」(more than one race)的族群最快速增加的時刻,如今美國五歲以下的孩童,白人比例已經降至不到一半。

從人口組成上和地緣政治上來說,白種美國人所代表的意義已跟過去截然不同。歐巴馬象徵著對他們的威脅和羞辱。而川普獲得選民青睞正是這個現象的反映。

去年初,在歐巴馬任內最後一次國情咨文演說裡,他承認自己距離打造「更有共識的政治文化」的夢想仍差很遠。歐巴馬說:「這是我總統任內的幾個憾事之一,政黨之間的憎惡和懷疑沒有改善,反倒變得更壞。」

Yes, He Tried

衛報記者Gary Younge在討論歐巴馬的政治遺產時,提到了另一件去年選戰中的小插曲。在共和黨一場黨內辯論中,CNN電視的新聞標題打著:「川普為自己的陰莖尺寸辯護」(Trump Defends Size of His Penis)。這是因為外界嘲諷川普的手掌小,暗指手的大小和男性重要部位尺寸相關。川普向現場歡呼的選民們提問:「看看我的手,這叫做小手嗎?」「我跟你們保證,我一點問題都沒有。」

當選戰的格調落到如此粗鄙,當選票上能挑的人選如此不堪,當選民對候選人已沒有太多可期待,或許媒體們對歐巴馬任內的失敗會較少苛責,畢竟他很努力地嘗試,想盡各種辦法想要做好。

至少美國人應該要記得,他曾經是一個克盡職責的總統,他的任內沒有弊案醜聞、沒有驚濤駭浪。他時時注意的是如何展現「總統風範」(presidential),看高看遠、鼓舞人心、注意言談舉止、注意要風趣親民、認真履行總統角色的各種義務,即使改變政治環境的希望如此慘淡。

八年白宮歲月 歐巴馬的經典時刻

參考資料:

白宮網站(www.whitehouse.gov)

Pity the sad legacy of Barack Obama (衛報)

Barack Obama is officially one of the most consequential presidents in American history (Vox)

The Obama legacy: A presidency of great promise ends in rancor and disappointment(華爾街日報)

Yes, he tried: What will Barack Obama's legacy be? (衛報)

更新時間|2017.01.13 08:07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