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
2017.01.18 22:09

【鏡大咖】越來越愛你 陶晶瑩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訪問陶晶瑩時,我老覺得耳邊咻咻叫,因為擅打羽球的她,可以一邊神情愉快聊著,同時揮拍機鋒如殺球般迅速確實,殺球不帶殺氣,卻讓一場採訪妙語處處,非常痛快。

最近她寫了一本關於滑雪的書,滑雪是表相,當中的恐懼與愛才是實相。如同雪是堅硬的也是柔軟的,可以傷人也怡人。

這裡說的愛,是一種隨著時間前進並無任何停滯的狀態,投射對象,當然是另一半李李仁。即使涉身雪地,她心口那塊依然暖熱,這樣往心裡拋進愛、越來越愛你的進程,對總是聰慧而警醒的陶晶瑩,又何嘗不是一種極大的冒險犯難?

陶晶瑩說,最後,她把所有武器都放下。

主持經驗有26年的陶晶瑩性子快,才剛進門,她就飄到拍照的服裝旁,下一刻已經拿著衣服去換。如同一個切面反射很多光線,她心思連著心思串出一長線,也全都反映在性子上。

夫妻雙打 沒接到也不怪你

李李仁與陶晶瑩在11年前結婚,兩人常甜蜜放閃。(圓神出版社提供)
李李仁與陶晶瑩在11年前結婚,兩人常甜蜜放閃。(圓神出版社提供)

我好奇,一個男人要多聰明,才能和這樣自信逼人又機敏的女人相處?卻是一段以愛打快的故事。祕訣全在其中。

「他(李李仁)就說妳到底是給我下了什麼蠱,我說我也忘了要怎麼解了,你自己看著辦。當你真的很愛他崇拜他,就捨不得用惡毒的字眼咒罵他,那些武器全都收起來。」陶晶瑩說,當李李仁有重要工作前,只要自己還有精神,她總會為他敷臉,甚至會為他腳上塗抹乳液。

「我們兩個有打羽毛球雙打,曾看到夫妻大吵,老婆沒接到,老公就說,妳要往前一點嘛,這樣怎麼接得到,老婆變臉就摔拍子。我們兩個互看一眼說,我們真的不要這樣子哦。再來雙打你只有一個原則是,在你的能力範圍裡能處理的,你就去接,就算對方沒接到也不能怪他,因為大家都是血肉之軀。變成家裡的事,同理可證,誰有能力去處理,誰就去接。有這樣的共識,我們的相處就不成問題,彼此都知道對方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來成全我,我也盡了最大努力去成全他,就不會去挑剔對方。」

陶晶瑩曾經是尖銳的,是一再去消化、產出愛的能量,才磨鈍尖銳,有了現在的溫潤。
陶晶瑩曾經是尖銳的,是一再去消化、產出愛的能量,才磨鈍尖銳,有了現在的溫潤。

「每個人在世界上都有他的責任跟苦難,每個人都夠苦了,如果你再去責難他,會讓他一天更不好受,可是你就是一句輕輕或適時的讚美,然後剛剛好打到他心裡。」

「你一定會有某個瞬間想,比如說,吃東西的樣子真難看,他不小心摳了一下牙,以前我是少女就會把它放很大,我是文青,我怎麼可能跟你…。後來想想,我是不是該去幫他找衛生紙或牙線棒,你去注意他需要什麼,再來,我會想到我自己,我的吃相有多好看啊?每個人都一樣,挑剔別人都非常嚴厲。」

沒說到愛,但陶晶瑩說的卻全部都是愛。

昔日浪子 哭戲材料是家人

她說,「大家覺得我的形象很大女人,事實我是小到不行,偶爾會大女人,但兩個人的契合在於,忽大忽小之間,怎麼配合進退。」提及兒子李小龍會學她的撒嬌貌,耍賴抱住李李仁的腳不肯走,搞到陶晶瑩跟女兒荳荳都翻白眼,「拜託,不過就是去開個社區管委會,是會離開多久?」

「他在認識我之前是浪子,女朋友在外面要牽手是不可能的。現在是被全家人黏住包圍,他說以前怎麼可能在外面哭,結果現在哭戲很會演。他每次戲裡哭成那樣,我說幹嘛你想到什麼,他說我想到我不能跟你們見面,我就會哭,我說也還好吧 …。」

覺知於生活每一刻,種花種草與兒女相處的點滴,被陶晶瑩說得都饒富滋味。
覺知於生活每一刻,種花種草與兒女相處的點滴,被陶晶瑩說得都饒富滋味。

「小龍5、6個月時,他去拍戲,本來小龍都還不會講話,就也不過10幾天,我跟他說,你等一下,兒子跟你講,小龍就呆呆看著電話說,『爸爸,想你。』我老公對面坐著仔仔,兩個人本來在吃便當,他竟然大哭說:『我走之前他還不會講話!』」

「他現在很疼兒子,我有時候會念他兩句,說不要再寵他,愈寵愈弱。剛剛也是,我們兩個如果一起在台北工作,他通常都會等我,載我回家,但他剛跟我說,兒子發燒了,他在家,我現在要回家。華妃一發功,我們大家就進冷宮。」其實連這種抱怨都是陶晶瑩的幸福。

她說,「夫妻間吵到跳樓都是小事情,你如果能回頭想想,他平常付出夠多了吧,可以放過他嗎?夫妻間不要為那麼小的事情吵架。」

「兩人之間就是要有共識,現在還不方便說,但可能10年、20年後,他去說他為家庭放棄過的男一角色,大家應該會嚇一跳。」另一半李李仁近期在訪問中放閃,被收服的昔日浪子說,他信的只有老婆,但陶晶瑩信仰的又何嘗不是老公李李仁。

美醜定義 女兒一句話推翻

人在中年,就算眼神難免秋意漸濃,他倆眼中依然只有對方閃耀光芒。

有目擊者指出,即使是工作場合,在陶晶瑩出現時,李李仁的視線總跟隨著她。陶晶瑩大笑,「心湄就說,真愛啦真愛啦!我老公常會說,妳這樣很性感很漂亮。我想,應該是我埋那個奈米炸彈在他脖子這裡你知道嗎,你沒有看我就引爆。」

新書中有個重要段落,說的就是她因外表在演藝圈曾受到的冷落,她形容,「忽視你的存在,你在那裡好像不在的感覺。」但時至今日,陶晶瑩覺得自己很美,是內在與外在一起有了具體形貌。

「應該說我是活在兩種價值觀的空間。我女兒臉小,眼睛就剛好,眉毛很濃,鼻子很挺,她長得很漂亮,她看著我說,媽媽妳好漂亮,我都不像妳那麼漂亮,我說真的嗎?心就有點虛。她說妳臉寬寬的,我的臉就窄窄的,我心想,現在是在噹人還是怎麼樣。她當然愛我,是因為我很愛她,她可能覺得媽媽就是一切。」

從陶晶瑩與小孩的對話,依然看得出主持人靈敏活絡的本色,但不帶鋒利,在愛的旋律下,給出像爵士樂一樣晶瑩而自由的即興變奏。

一路看著女兒打籃球的熱情與夢想,也激發自己的夢想,陶晶瑩說接下來她想當導演。
一路看著女兒打籃球的熱情與夢想,也激發自己的夢想,陶晶瑩說接下來她想當導演。

「我跟我兩個小孩講說,你們是我的完美女孩跟完美男孩,他們說真的嗎?妳不是常說我們吃飯吃很慢,我說對,這就是完美,完美不是沒有缺點,完美是缺點跟優點的比例剛好。」

或是愛打籃球的女兒身高飆很快,讓兒子很羨慕,「弟弟就矮矮圓圓的,每天說我都長不高,你就看到他們心裡的小憂愁,很可愛,用一些方法鼓勵他們。我說弟弟你有沒有看到隔壁的哥哥,他高中才長那麼高,你們男生本來就長得比較慢 …。」她的說話巧藝彷彿都夾著濃軟巧克力。

其實幸福從來都不容易。總是一層又一層的,有那麼多層,而你當下所能理解攫住的,往往僅是水面上顯而易見的那一層。

這時,陶晶瑩看到雪地之上的那一層。「如果現在立刻叫我穿上雪靴要滑,我還是會非常猶豫,會覺得可不可以喝咖啡或泡溫泉就好。但是因為做過滑雪這件事,就覺得好像也沒有提不起、放不下的事,你也沒什麼不敢面對的,孩子都生過了,婚也結了,這都是人生當中非常大的冒險。」其實人活著就是冒險了,一路摔跤一路痛著疼著,一介肉身就算成不了菩薩,人間煙火早都練出幾分溫潤以對。

首圖:一個家看似多幸福,背後就有多少犧牲,看到老公李李仁,讓陶晶瑩總是會想著,「夫妻間別為小事吵架。」

陶晶瑩小五的女兒是籃球員,「我跟女兒說,妳不要再狂練三分線了,妳個子那麼小,但亂軍之中,球到她身上就投三分線,好有自信的小孩…。」其實陶晶瑩在採訪期間是五感齊發,不只三分線、籃板球,甚至三步上籃都在我眼前繁花似展開,女兒基因來自何方,答案清清楚楚。

髮型:Ethan 化妝:葉曉菁  服裝提供:Bottega Veneta  場地提供:舒服生活 Truffles Living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