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冤獄平反了,蒙冤者便獲得救贖了嗎?殘酷實情是,他們的人生多半回不去了。

以徐自強案來說,官司打了20年才無罪確定,徐自強的父母為了這場官司賣掉3棟房子,最後窩在鐵皮屋。徐自強的哥哥、姊姊因此罹患憂鬱症,性格大變。原本與徐自強感情甚好的妻子,也禁不住漫長而絕望的官司,最後選擇離去。

至於徐自強本人,案發前他是檳榔攤老闆,頗有些存款的他一心想著創業開公司。羈押16年才獲釋後,他到民間司改會擔任志工,後來成為正職,負責總務,生活圈幾乎只有住家與司改會,唯有這兩個地方令他有安全感。

纏訟多年的吳銘漢夫婦命案,被告蘇建和(前右)、劉秉郎(左 3)、莊林勳(後右)獲高院再更二審判無罪。(中央社)
纏訟多年的吳銘漢夫婦命案,被告蘇建和(前右)、劉秉郎(左 3)、莊林勳(後右)獲高院再更二審判無罪。(中央社)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說,4年多前徐自強剛獲釋,司改會便安排一位志工陪伴他,同時請徐自強也到司改會一起當志工,「他被羈押這麼多年,世界變化很大,他可能不知道要做什麼,就悶在家裡,但一直待在家裡對他不好。」

至於著名的蘇建和案,司改會專員蕭逸民說,2003年蘇建和等三人剛獲釋時,連提款卡都不知道怎麼使用,遑論找工作,「他們需要生活重建,例如怎麼與人相處、應對,人本基金會就邀他們去當志工,每月給每人生活津貼一、二萬,蘇建和很快從志工變成正職,但另外一位就比較不順利,狀況不太好,領生活津貼領了十多年。」

幾年後,蘇建和到台灣人權促進會工作,然後又去經國管理學院讀餐飲,接著到人本基金會的森林小學擔任廚師。蕭逸民說,可是廚師必須經常搬重物,蘇建和早年在看守所時,被刑求得身體都壞了,廚師只當了一年多,便到司改會工作。

蘇建和等三人當年受盡折磨,人生全毀,但,2013年冤獄賠償才出爐,每人只獲賠五百多萬。

冤案平反者陳龍綺(左)與民進黨立委周春米(右2)2016年底在立法院外召開記者會,希望建立台灣DNA雪冤制度。(中央社)
冤案平反者陳龍綺(左)與民進黨立委周春米(右2)2016年底在立法院外召開記者會,希望建立台灣DNA雪冤制度。(中央社)

還有陳龍綺遭控性侵案,儘管其他被告、甚至受害者都說他沒參與性侵,但法官仍因DNA鑑定報告指「不排除」有陳龍綺的DNA,判他4年有期徒刑。後來律師靠著較精確的DNA鑑定,才為陳龍綺翻案,最後無罪確定。案發前,陳龍綺是海產店老闆,案發後海產店被迫關店,陳龍綺逃亡多年,因此負債三百多萬,即使後來平反,他得一天做三份工作來償債。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