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華人沒有那麼壞

文|陳又津    攝影|林煒凱
吳英美到附近公園跟移工聊天,有時她們會把老人家推到她家門口空地。

1984年我跟先生從印尼搬來台灣,有一天,賣臭豆腐的說我講話聽起來怪怪的,一定不是本地人,我說我是印尼華僑,他馬上拿出報紙:「妳看,印尼新娘騙人,這麼壞!」我沒訂報紙,看了只好說:「好可怕,怎麼印尼人那麼壞?」從此我不敢說我從印尼來,我跟先生說,以後要說我們從新加坡來,名聲比較好。

我小時候印尼常常有排華暴動,他們會燒光學校的書,最後整棟建築都燒毀了,警察拿著槍,叫我們通通趕快回家。爸爸的工廠也遇過暴動,一卡車大學生衝進來,3、40個人砸壞機器,用黑黑的柏油在牆上寫「北京狗滾回去」。

吳英美(後排左1)帶2個女兒(右1及右2)回到印尼泗水老家。(吳英美提供)

台灣比較安定,我們就來定居。我做裁縫生意,比較懂得拿捏,就算感覺有人排斥我,我也不會對號入座,還是對你很好,人要懂得求生存。我生完小孩隔天就做事,也常幫忙鄰居,像有的老兵煮東西忘了關火就睡覺,我看到煙趕快叫消防車,他們就說還好有我在。我很有危機感,小時候印尼動亂時常看到火災。

講起來,印尼人排華也是有原因的,華僑在當地比較有錢,有的華僑就很跩,對印尼佣人很不禮貌,把他們當成古代的奴隸,像我夫家也是華僑,他親戚的小孩會故意把佣人清掃過的地方再弄亂。講起來不管哪裡都會有歧視,這比較像階級的問題。

吳英美(左)33歲時和印尼華僑丈夫結婚,2人定居台灣。(吳英美提供)

所以我在這裡會盡量幫忙從印尼來的外勞,有的很可憐,契約寫照顧病人,結果從早上做到半夜,連家裡魚缸裡的石頭都要每天一顆顆刷乾淨,雇主連親戚的衣服都拿來要她洗。我把外勞當同胞,幫他們翻譯,也送他們二手衣,讓他們打包寄回印尼,台灣的二手衣都很新。

我這裡有很多二手衣,因為現在客人對我很好,我就請他們把不穿的衣服送來,我再轉送給外勞,已經送出去好幾千件囉!我想給印尼人好印象,華人沒有那麼壞。

吳英美,65歲,桃園中壢,裁縫。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