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2.08 23:23

【鏡大咖】為頭條而活 利菁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在新節目《麻辣天后傳》記者會的後台,坐在化妝間的利菁,完全不像幾個小時前在台上的丰姿綽約:她身著古裝、被猛男抬出場,儼然武則天再世般的君臨天下。

但在此刻,她說著一則又一則「好吧」的往事。一聲「好吧」象徵她的無奈跟妥協,再一聲「好吧」代表她不願意爭執,低調得很。

等等,這是我們熟悉的利菁嗎?!

聚光燈效應
  • 利菁,1962年10月25日出生,曾任模特兒、舞台總監、廣告行銷、東森購物台節目主持人。曾主持電視節目《麻辣天后宮》《超級偶像》等,並以《超級偶像》奪下2008年金鐘獎最佳歌唱綜藝節目主持人獎。
  • 2015年推出個人專輯《快樂的快樂的快樂》,現主持電視節目《麻辣天后傳》。

「如果你是一個很敏感的人,站在我的角度去看每段人生的歷練,每一個夜晚、白天都很難熬。」利菁說這話的時候,化妝鏡裡的她有著捲曲的長髮,鏡子兩旁被額外貼上兩個LED燈,因為她嫌化妝間的燈不夠亮,乾脆自己又帶了兩盞。這說明了她的企圖心跟野心,才是支持她前進的原動力:「我跟普羅大眾一樣,要出頭、要成功,就算我走到沒有路可走。」

被修理 看完徹底崩潰

中天《麻辣天后傳》首錄,主持人利菁的老公許仙(右)特別到場獻花,為嬌妻打氣。
中天《麻辣天后傳》首錄,主持人利菁的老公許仙(右)特別到場獻花,為嬌妻打氣。

曾聽信友人建議、把積蓄賠光,只好去上海重新出發;還在事業顛峰、手握四個電視節目時生病送進加護病房,在網路上被傳過死訊。利菁的一生似乎動輒都可以登上頭條,說是「頭條天后」一點也不誇張,但她坦言自己一點也不享受被媒體青睞的感受,「剛開始我很掙扎,媒體寫那麼多,我還幫記者想哏。」到後來她不願意配合的時候,就被媒體修理了,「我老公說,『妳不要看,才活得下去。』」利菁沒聽勸,上網看了新聞,也順便看了網友的留言,「我是個很認真的人,當我看完評論,就徹底崩潰了。」

住進加護病房前的利菁,被她形容成「賣命去爭取我的位置」,所以把電視節目《麻辣天后宮》做到極致,「我自認為了節目好,難道是因為這樣,才讓人覺得我可以被這樣攻擊?這是我錯了嗎?我憂心忡忡,每個綜藝圈大哥、大姐都說『妳不用擔心』。我臉皮很薄,沒有辦法承受,眾口鑠金,就病倒了。」

「很多人說我在演藝圈,變成一個冷漠的人。」利菁坦言不擅交際應酬,很少參加別人的生日派對、婚禮,讓人覺得她有種疏離感:「因為我結婚也沒穿婚紗、沒辦婚禮。我沒過生日是想大家都在忙,還要麻煩大家去挑禮物、排時間來給我過生日。」因為不想麻煩別人,也慢慢地讓人對她敬而遠之。

在電視螢光幕看起來駕輕就熟的架式,其實是不斷排練的結果。如果沒有把握,利菁也不會那麼強勢。
在電視螢光幕看起來駕輕就熟的架式,其實是不斷排練的結果。如果沒有把握,利菁也不會那麼強勢。

為什麼不愛跟人打交道,她自己檢討,也許是原生家庭的關係。「在一個爸爸當鎮長、給我很好生活環境的家出生長大,就因為爸爸是鎮長,比別人更愛面子。」她記得在家裡開飯時,大家是各吃各的,「我一直以為這樣是正常,直到認識我老公,『哇,原來吃飯是全家一起上餐桌搶菜吃』。」

現在的利菁改善多了,在做事跟做人間尋求平衡。就像那兩個LED燈,嫌化妝間燈光不夠亮,與其要求製作單位改善,不如自備、免得給人添麻煩,「我的原生家庭就是這樣,我不能回去怪父母。但用原生家庭的標準去看別人,那樣有失公平。」這天造型師要她自備一雙鞋,她直接帶了六、 七雙,「以前服裝師聽到要跟我合作,都快嚇死了!現在幾乎天天見面,不用人家講,我都會自己帶六、 七雙鞋去配衣服。」

「做事還是第一,做人放在第二。」利菁強調自己現在的心態轉變,跟以前不一樣,還不忘自我解嘲:「反正再怎麼做人也來不及了,人脈終究是多年的累積。」

被誤會 決定直接面對

很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利菁說她都盡量忍下來,但前陣子卻因為在臉書上抱怨航空公司的服務,意外地跟網友槓上。「大家都可以抱怨、罵三字經,傾訴心中委屈。」但她自己在私人臉書上抱怨航空公司,卻成了眾人圍剿的對象,讓她覺得有點不平衡,「我只是搭了自己最喜歡的航空公司,十幾年來一直跟人家說這間航空公司真好,可是服務態度卻在下降,怎麼會這樣?但那是在飛機起飛前寫的。」

嘴巴上唸歸唸,座艙長跟她溝通後,也決定下飛機就刪文,「很多人都罵我,『飛機上有Wi-Fi』,屁啦!那個班機沒有Wi-Fi!大家都失去理智,也沒人在乎!」

拍照時,利菁堅持要放《007》的主題曲,因為有音樂才能有情緒,才能進入狀態。但如果她真的是情報員,應該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
拍照時,利菁堅持要放《007》的主題曲,因為有音樂才能有情緒,才能進入狀態。但如果她真的是情報員,應該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

「我決定面對網路,你誤會我了,我就直說,『你誤會我了』。」她覺得自己自由、不再害怕了,也能面對酸民,所以就把網友罵她的話,做成了一首歪歌,自娛娛人。而新媒體時代來臨,利菁也想趁機跟鄉愿的自己說再見:「生病之前,我是沒有碰臉書的,一切都放在工作上,現在才知道,原來臉書是可以交際的。」

然而她也強調,雖然開了粉絲團,更新的頻率並不高,只是為了要宣傳節目才轉貼文章、更沒玩過直播,「你說我跟不上潮流也好,我一直在檢討自己的曝光量。」

可是利菁分明是從直播型態的購物台起家的呀,怎麼可能會沒追上直播熱潮呢?她自己倒很清楚,觀眾看她駕輕就熟,其實是不斷排練的結果。「我本來是膽小口條不好的人,所以要謝謝購物台訓練我做出這麼多反應。」從模特兒入行開始,到舞台導演的經驗,靠的就是不斷地排練,所以每次在購物台的直播,她私底下早已排練過三次,「躲在角落,對著鏡子講,『大家好,我叫利菁!』」

講究親民風格的網路世界,名人需要扮可愛、出點小糗,才會顯得沒有距離,才能受到網友愛戴;對於事事要求完美的利菁而言,這是一個狀況百出的舞台,而她絕對不會讓自己在毫無準備的條件下,站上任何一個舞台。

被看衰 放下泅向大海

「藝人永遠都要預備好,交出成績單很重要。消費人家沒有意義,藝人還是要交出作品。」利菁難得一臉嚴肅地分析,而這是她在大病一場後的領悟,「巴結製作人、巴結記者,放點消息,『幫我寫一篇報導』, 這樣不長久、也不是我的方式。」

「真正的自由,不是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你不想做什麼,就可以不做什麼。」利菁引用德國哲學家康德的名言,解釋當下的自己,「這幾年,人家說我不行、走下坡,對我來說都不重要。」能夠釋放自己,放下所有的包袱,想做的時候就不去抱怨、不讓自己變成一個濫好人,「這不是早早就覺悟的道理,而是我做一段、領悟一段。慢慢學,我覺得學習也不要怕晚。」

就像利菁在父親的告別式所說的,她是一條海裡的魚,一直知道自己不屬於淡水魚的世界。為了能在屬於自己的大海悠游,不斷地追逐與付出,過程中所失去的都不重要,因為這樣才能讓她怡然自得。也許成為一位頭條天后的代價遠遠超過大家的想像。可是利菁終究是利菁,即使要她做再多的讓步,只要能讓她攀上顛峰,一切都值得了。

關於跟原生家庭的拉扯,在父親過世後,也來到一個句點。
關於跟原生家庭的拉扯,在父親過世後,也來到一個句點。

首圖:利菁如此形容自己的人生:「每一個夜晚、白天都很難熬。」但怎麼難熬,她還是活成獨一無二的利菁。

  • 髮型:Nick(曲果美學) 化妝:簡淑玲 
  • 造型:伊林娛樂 服飾提供:Austin. W

更新時間|2017.02.12 03: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