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2.07 20:29

靠吃土翻身 敖犬女友陪伴度低潮

文|邱永鍇    攝影|蕭志傑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敖犬(莊濠全)跟前東家「分工合作社」的合約官司,終於在去年底和解收場。他去年為合約問題頻頻進出法院,被逼遠走中國接拍網路劇《很純很曖昧》,本刊日前拍到他和交往近5年的女友陳郁婷甜蜜吃小吃,顯然女友未因他的事業低潮離去。今年1月,敖犬的網劇在中國播出,首集在24小時內就創下1.2億播放次數,經歷2年不順,敖犬終於在2017年開春大翻身。

敖犬與前東家「分工合作社」的合約糾紛,在去年底終於和解落幕,這一年多的時間敖犬幾乎消失台灣演藝圈,遠走中國拍戲。
敖犬與前東家「分工合作社」的合約糾紛,在去年底終於和解落幕,這一年多的時間敖犬幾乎消失台灣演藝圈,遠走中國拍戲。

本刊於去年底直擊敖犬開車出現在新北市蘆洲新社區大樓前,他身旁還伴有一名身型高挑、身穿黑衣的長髮女子,她就是敖犬交往近五年的小模女友陳郁婷,小倆口和鄰居短暫寒暄之後一起上車離去。

女友不離棄 出庭陪打氣

直到晚間6點左右,兩人到了一家小吃店,敖犬霸氣地勾著女生的脖子,用餐時,更是不時的打情罵俏,而女方也不是省油的燈,豪邁的將手搭在敖犬肩膀上,互動雖像哥兒們,卻也多了許多親密。晚間6點半,敖犬和女友吃完了晚餐,並在附近買了甜品,便駕車回到兩人同居的住處。

本刊直擊敖犬(右)驅車返回蘆洲住處,一起下車的就是女友陳郁婷。
本刊直擊敖犬(右)驅車返回蘆洲住處,一起下車的就是女友陳郁婷。
敖犬(左)跟女友到住家附近小吃店吃晚餐,陳郁婷不時四處張望。
敖犬(左)跟女友到住家附近小吃店吃晚餐,陳郁婷不時四處張望。
敖犬(左)不時伸手逗弄女友,互動猶如老夫老妻。
敖犬(左)不時伸手逗弄女友,互動猶如老夫老妻。
吃完晚餐兩人返回住處,連口罩都是情侶款。
吃完晚餐兩人返回住處,連口罩都是情侶款。

敖犬與陳郁婷自2014年被目擊約會看電影而戀情曝光,去年底因一起逛嬰兒用品區傳出好事將近,34歲的敖犬也曾鬆口:「成家立業是遲早的事。」自敖犬爆出合約糾紛後事業停滯,陳郁婷仍不離不棄,甚至多次開庭都現身、與敖犬媽媽在旁聽席為男友打氣,正式成為莊家媳婦確實只是遲早的事。

合作李伯恩 被當女人愛

從前年11月遭「分工合作社」提告後,敖犬面對官司、工作停頓,去年8月決定前往上海拍網路劇《很純很曖昧》,用100天的時間拍攝36集。

敖犬去年在上海拍攝李伯恩(左)執導的網劇《很純很曖昧》,今年初播出創下1.2億播放次數,兩人也因戲結為莫逆。
敖犬去年在上海拍攝李伯恩(左)執導的網劇《很純很曖昧》,今年初播出創下1.2億播放次數,兩人也因戲結為莫逆。

敖犬透露:「開拍前一天才拿到完整腳本,只知道戲裡我有超能力、很色、很多女朋友,導演李伯恩想辦法讓我安心,他開工當天對我說:『沒關係我保護你』,接著第一場戲就是要我把頭撞進女生胸部,拍完我就覺得整個人都開了。」

吃土挖垃圾 心裡好踏實

李伯恩跟敖犬身為劇裡「台灣代表」,其實剛開始完全不熟,但一天工作14個小時,還要對抗上海攝氏40度高溫,李伯恩透露:「我完全把敖犬當成深愛的女人去愛,因為戲的好壞都跟我有關,我跟敖犬沒吵過架,但拍攝時故意不要太像朋友,因為戲量太多,若變朋友就會想玩,會忘記去相信劇情。」

敖犬在劇中雖然看似身邊美女圍繞,也有不少狂悲狂喜的內心戲,還有被附身、挖垃圾吃土的劇情,拍攝時李伯恩看得膽戰心驚,很怕太入戲的敖犬受傷。為什麼會這麼拚命?敖犬說:「我好想拍戲,終於可以拍戲的時候我好珍惜,與其一直抱怨 (官司),那還不如讓自己變強,我不知道怎麼去演男主角的力量,我只能用真實遇到的低潮感覺去轉換成那種力量。」

為了拍攝《很純很曖昧》,敖犬放下偶像包袱不計形象,要他挖垃圾、吃土也甘願。(敖犬提供)
為了拍攝《很純很曖昧》,敖犬放下偶像包袱不計形象,要他挖垃圾、吃土也甘願。(敖犬提供)

兩人因戲結為莫逆,唯一讓李伯恩不解的是「敖犬不拍脫戲」,開拍沒幾天就有一場敖犬洗澡的劇情,敖犬回他:「我覺得我現在還不想脫!」讓李伯恩當場傻眼,敖犬笑說:「以前公司就是教育我們,常脫的話就不珍貴了。」最後他卻考慮沒幾秒,就決定獻出第一次脫戲,只是這場脫戲能看到的只有他的大背面。

經歷1年多的官司,敖犬被磨掉霸氣,反而更為沉穩、甚至有點憂鬱,他坦然:「剛出來很紅很銳不可擋,但是心裡不踏實,現在心裡反而覺得好踏實,覺得這就是真實的人生。」

海外拍戲真艱苦
海外拍戲真艱苦

更新時間|2017.02.06 15: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