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7.02.13 23:00

【短篇小說】滅鼠計畫 徐嘉澤

文|徐嘉澤 繪圖|米榭兒 

結婚三年,她生不出孩子,丈夫雖然不以為意,但周遭親友個個詢問不斷,像是一個女人先要結了婚、後要有孩子,生活才算美滿。那些關心的問句,像是懲罰她的鞭子,不時甩痛她。有時她想想,就算有了孩子,其他人就會對她的生活要求更多,不如現在這樣就好,只有一個痛處。

她去做了檢查,大概年輕時飲酒抽菸嗑藥,導致不易受孕,醫生也摸不著頭緒,只無奈說她的體質不易著床,真想要有孩子方法不是沒有,就看願意投入多少精力、時間和金錢。她沒告訴醫生她的生活細節,只是避重就輕。她渴望一個孩子與她作伴,結了婚後她擺脫過去荒唐生活,偶爾到陽台抽抽菸,還要把一切處理妥當,避免留下蛛絲馬跡讓丈夫發現,丈夫不了解真正的她,這是他們能和平共處的原因。

過去,她為了前男友為了生活,到酒店上班,日夜抽菸飲酒賺取費用,身體壞了一半。

丈夫喜歡乾淨,卻是家中秩序的破壞者,一返家,鞋子不收入鞋櫃只是放置玄關,衣服襪子褲子扔在臥室各處等她處理,吃淨喝完的瓶瓶罐罐也擺在客廳桌上要她收拾。要是丈夫返家時她有任何細節沒注意到,就會挨一頓念。

「我工作那麼辛苦,妳整天在家裡,連這點小事也做不好嗎?照顧一個家有那麼難嗎?」

她感覺自己不像他的妻子,像是女傭或是性玩物,負責打掃和提供性服務。不管她要或者不,丈夫總是以自己的決定為主。有時她算好排卵期,丈夫卻興致缺缺,結婚三年,她覺得問題肯定不是只有自己,她想要丈夫跟著去檢查,丈夫以工作忙碌為由拒絕許多次,久了她就不再說。但她看透了丈夫的軟弱和藉口,若是檢查出來問題真在丈夫那,丈夫以後在誰面前都再也抬不起頭。

過去,她為了前男友為了生活,到酒店上班,日夜抽菸飲酒賺取費用,身體壞了一半,為前男友墮胎過兩次,也和前男友一同沉迷在K世界。一直到某天早上,她拉開窗簾,陽光直曬進房間,她似乎感受到神召,淚流滿面地決心離開這樣的生活和這樣的男人,她不想當一個壞掉的人形玩偶被別人捨棄。當天晚上她只帶了隨身的物品,像往常一樣跟整天窩在家裡不出門的前男友說:「寶貝,我要去上班了。」

前男友啄了她臉頰說:「路上小心,明天回來記得買兩盒香菸,都沒了。」

她笑著說好,此後就沒再回過那間屋子。

她下定決心要奪到這男人,觀察了兩年知道男人生活單純。

回到三年未歸的老家,母親見了她沒說什麼,她也沒多說,就像早上離開家買個東西傍晚返家時自然,她回到自己房間,早被雜物給堆滿,她沒抱怨沒出聲,動手花了幾天時間把房間整理回舒適模樣,母親也沒來幫忙。她束起馬尾,穿起簡單的衣服,素著顏把自己當成另一個人過生活,她和母親還是沒有互動。到老家鄰近的小公司應徵會計,那是她專科時學的專長,花了一段時間複習和適應,她很快就上手。工作兩年,她覺得自己乾淨了,可以開始真正的新生活,她開始在工作上和有互動的同事和客戶間,尋覓可以結婚的對象。

她現在的丈夫是送貨員,那時偷看她兩年,兩人說的話卻沒幾句,大概是因為對方有女友的關係,不敢太放肆。她下定決心要奪到這男人,觀察了兩年知道男人生活單純,除了偶爾玩玩麻將外沒有什麼不良嗜好,中午休息時間她總刻意到倉儲假裝點貨,也和男人閒聊幾句。

隔了一兩個月男人遲遲沒上鉤,她更加喜歡,覺得若真能結婚肯定是保障,於是提議老闆主辦員工旅遊,三天兩夜的行程她竭盡所能表現出對他的好感,細心溫柔對待男人就像在酒店對待那些客人,她把工作時的呆板衣服換掉,穿回亮麗色彩畫了點妝,所有同事包含老闆都對她刮目相看,誰都想親近她,她卻獨厚男人。男人像被萬中選一的幸運兒,樂昏了頭。員工旅遊回來後,她只改變一些些,畫點淡妝,持續與男人熱絡聊天,卻絕口不提對方女友瑣事。

一房一廳一衛浴的家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忙完了這些她窩在電腦前登入連線的網路遊戲。

男人暗示也明示想跟她更進一步,她總推說以結婚為前提才可以。男人快刀結束了自己與女友的關係,開始正式與她交往,平常日偶爾外出約會,假日則到戶外踏青,她不給他碰,他也沒更進一步。男人很快就求婚提親,她得到自己要的生活,只是婚後的丈夫大男人,希望她好好照顧家照顧他就好,她沒意見就辭了工作。

兩人租賃小屋子,生活平淡到讓她一點都不幸福。過去,她以為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後來才知道自己像是被關在籠內哪裡也去不了的寵物倉鼠,只能在小小空間裡亂竄。

一房一廳一衛浴的家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忙完了這些她窩在電腦前登入連線的網路遊戲,化名為「人妻可可」,遊戲畫面中的市集擠滿了許多玩家,不時有人與她搭訕,「有語音聊天嗎?」對方問。她與對方互換帳號,可以邊遊戲邊聊天。每個聊天到最後的人都會要看她的照片,她把最滿意的照片附上,那些男人都想與她見面。她早習慣那些貪婪的男人,也熟知不要一次餵飽男人,總把見面約會延後再延後,中間的小補償就是附上身著深V的小洋裝照片,或是與對方視訊互動。

繪圖|米榭兒
繪圖|米榭兒
如果老鼠懂得把東西收拾好,或許她也可以睜隻眼閉隻眼。

「看不出來妳是人妻耶!」男人最會這樣奉承。

她了解這些男人迷戀人妻不過是喜歡越過道德那條線,踩一踩就以為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到處與身旁友人炫耀,加上與人妻交際就是玩玩,誰也不用為對方負責。

她背著丈夫做這些背德的事,然後再若無其事地與丈夫在一起,就是丈夫看輕她最大的懲罰。

最近讓她感到困擾的不再是丈夫,而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老鼠,這公寓老舊,地板天花板水管各處都有可能讓老鼠橫行,那些老鼠躲得好好,卻留下許多事證,好比被啃破的糖包、被咬碎的餅乾,還有到此一遊證明的糞便。如果老鼠懂得把東西收拾好,或許她也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她與丈夫商討,丈夫慣性地回說:「妳整天在家裡,連處理這些事情都不會,還要問我嗎?妳沒有腦袋嗎?」丈夫像是為了隱藏自己沒有腦袋,所以總把所有的過錯都先推給她。

她該怎麼跟丈夫證明自己很有腦袋?該跟他說她在網路上與許多男人約會過幾次也做過幾次愛?還是該跟他說她破解了他的手機密碼,看到了那些他與其他女人糾纏的簡訊和照片?丈夫如果知道她那麼有腦袋,是會大吃一驚還是會對她刮目相看?

她在遊戲世界像女王被拱上天如果可以將這些護衛兵召喚到現實世界來那該有多好。

網路遊戲那些男人們對她甜言蜜語噓寒問暖,好像過去她在酒店一再扮演的腳色。這次換她可以任性、可以驕縱、可以發脾氣、可以裝可愛、也可以艷麗性感回饋那些男人。 她在遊戲世界像女王被拱上天,總有人貢獻上最好的裝備、坐騎和道具供她使用,男人們像護衛兵們陪她外出打怪,那些男人一上戰場就使勁往前衝奮勇殺敵將經驗值分享給她,身旁兩個護衛兵就負責那些零星小怪,讓她不會受到半點傷害。她只要負責在聊天頻道用甜美聲音為他們加油打氣、陪他們打發時間就足夠。

如果可以將這些護衛兵召喚到現實世界來那該有多好,她也常這麼想,不過她也清楚那些男人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為了證明自己而表現,她的外貌不過是一個憑藉,就算不是為了她,也會為了另一個女人。

「各位大大,我家最近有老鼠出沒,我試過捕鼠藥還有捕鼠籠都沒有用,怎麼辦?」她利用語音通話問著大家。

「可可女王,我做水電的,我去妳家幫你抓。」A男說。

「我家咪咪最會抓老鼠,可可女王我把咪咪借給妳,保證不用一周就會抓到。」

B男緊接著:「這個交給專業的來,我有經驗,可可女王選我選我。」

「你們不要鬧了,我家咪咪最會抓老鼠,可可女王我把咪咪借給妳,保證不用一周就會抓到,而且屋子裡有貓的味道,老鼠就不敢接近。」C男說。

「有你洨的味道老鼠就不敢接近啦。」又有D男冒進來說著。

「如果是洨的味道的話,那我可以幫忙啦!」另一E男也加入話題。

「你們很不正經耶,我要準備去買菜了,今天不知道該吃什麼好?」她說。

「吃我,吃我。」B男說。

「你是鄉民嗎?你有十八公分嗎?吃我就對了。」A男說。

「我量很多,聽說多吃對身體很好,我可以提供豐富的蛋白質。」E男說。

D男回答:「那你自己每天多打一點自己吃就好。」

「真的不跟你們聊了,下線先,掰掰。」她登離遊戲,她對這些帶點情色味道的對話並不討厭,甚至讓她興奮,但是一見面就猴急想做愛的網友她就厭惡,她喜歡看對方極度忍耐不說的樣子,陪她約會、陪她吃飯、陪她逛街。最後像是獎賞,她會主動開口問對方要不要去旅館。她喜歡做決定,而不是被別人決定。

她買了食材,特地多買了一些肉。回到家先醃好那些肉。

平常的她總穿著家居服、束著髮、帶著一副眼鏡,出門也是相同打扮,誰也不會特別注目她,她買了食材,特地多買了一些肉。回到家先醃好那些肉,她想通了,對付狡猾不輕易落入圈套的老鼠就要用更狡猾的手段。

晚間七點,丈夫一返家,她早就放好洗澡水,所有食材也都備好,等丈夫一洗完澡就能享受熱騰騰的料理。她每天都在觀察丈夫吃飯時的神情,丈夫只把那些食物當成補充能量的來源,從沒誇過好吃,但抱怨過幾次不合他口味,結婚後她逐漸摸索出讓丈夫不再抱怨的菜色和口味,但少了抱怨的話語,夫妻間的對話也相對變少。她也嘗試問:「好吃嗎?」

「還可以。」丈夫一貫回答。

如果頻率問多了,丈夫就會露出不耐表情說著:「妳煩不煩?」

過去的酒店生活,她習慣了所有男人的喜怒無常,她微嘟著嘴裝無辜笑著說:「對不起啦,別生氣好不好?」

有時她不免反省,是不是自己總是先低頭,所以養成了丈夫越來越大男人的個性,不過沒關係的,她總安慰著自己,有了孩子或許一切都會好轉。

繪圖|米榭兒
繪圖|米榭兒
她透過小夜燈的微光看著丈夫熟睡的臉,心裡想著這男人對她而言,意義究竟是什麼。

晚上丈夫睡後,她在廚房牆壁旁切了一小塊醃肉放置在那,沒設捕鼠籠,像是免費招待老鼠一頓大餐。回到房間,她透過安置在地上的小夜燈的微光看著丈夫熟睡的臉,心裡想著這男人對她而言,意義究竟是什麼。她躺在丈夫身旁依偎著他,聞著丈夫衣服上的味道,丈夫每天換一套睡衣,她備了三套,每天輪著給丈夫換上,洗衣精的味道,讓人有一種清潔的感覺,加上丈夫熟睡的臉,彷彿過了這個夜晚,丈夫就會變回乾淨的那個人。

隔天丈夫還未醒,她的生理時鐘已經把她叫醒,她到廚房準備早餐,昨夜餵老鼠留的大餐,還是被擱置在那,但角落留了一些橢圓的黑色鼠糞。她把鼠糞掃進垃圾桶,把那塊醃肉也丟進去,用酒精噴過地板後用力擦拭。她煎好荷包蛋、培根、火腿,也烤好吐司、熱好牛奶。要去叫醒丈夫前,想到什麼,走回廚房將垃圾桶的醃肉撿起來,丟進炒鍋裡煎熟,放進丈夫盤子內。

丈夫坐在餐桌上,問:「今天加菜?」

「我從網路上看到說男生多吃肉可以增加老婆懷孕的機率。」

「那妳怎麼不一起吃?」男人說這話的同時已經將肉塞進嘴裡,也沒要分她的意思。

「有研究指出如果女性蛋白質攝取過高不容易受孕,所以你吃就好。」

「這樣啊,那妳吃吐司就好了,這些我也幫妳吃。」

丈夫說完沒等她同意就逕自將她盤內的荷包蛋、培根和火腿一併下肚。

「老公,那牛奶也麻煩你了。」她微笑著說。

丈夫一下飲盡兩杯牛奶後就急忙出門。

果然丈夫將牙刷和洗面乳還有刮鬍刀通通丟在洗面台上沒有收拾進壁上的置物架上。

總是這樣,要等到一人在家才感到自由,丈夫在時,她所有的表現都不像自己。她走進浴室,果然丈夫將牙刷和洗面乳還有刮鬍刀通通丟在洗面台上沒有收拾進壁上的置物架上,她將丈夫的牙刷拿來刷洗洗面台上的污垢後才放回置物架。她對丈夫做的這些事就像過去她在酒店對那些毛手毛腳的客人一樣,她總惡意讓手沾上食物的油汙或是紅酒,一邊推辭客人的同時邊將手上的油垢和酒漬往客人衣褲抹,或是刻意將紅唇烙在客人襯衫上,要透過這些小動作她的心裡才會覺得舒坦。反正這些小惡不會造成大亂,也沒人會發現。

房間裡順著衣物的堆置方位就可以判斷出丈夫的行經路線,起床後先將睡衣丟在床上、睡褲脫在地上,衣櫃打開沒有關好,棉被更不用說,她要等丈夫離開才像個老媽子在後頭收尾。結婚前,她同丈夫回家,丈夫回到老家就蹺著二郎腿看電視,婆婆一邊噓寒問暖一邊切好水果侍候,她發覺自己好像變成了婆婆的替代品,照顧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

她取出藏在衣櫃底層的香菸和打火機,走到陽台外吸吐著,看煙一圈圈暈開,想到過去菸不離身的日子,想到過去與前男友窩居在小房間裡不見天日的生活,白天用窗簾隔著陽光,夜晚她出門工作,前男友繼續窩在房間哪裡也不去。等她白天回到家,前男友像沒斷奶的小孩對她撒嬌。一直到那天,她將窗簾揭開,看到前男友陽光底下的臉孔,她覺得自己怎麼會喜歡那張猥瑣卑劣的臉,她急忙將窗簾拉上,但世界沒有回到原本模樣。如今她回到陽光底下生活,卻還是不快樂。

約好午餐或其他 ,她將人物腳色擺置在市集中央,身上的裝備閃閃發亮 。

吐了最後一口菸,她將菸蒂藏在花盆下,固定兩三周清一次,誰也不會發現。回到廚房,她將桌上兩片吐司丟進垃圾桶,拿出另一個平底鍋為自己煎了兩份荷包蛋、兩份火腿和培根,重新熱了一杯牛奶和烤了兩片吐司,放著音樂慢慢享用一個人的早餐。

早餐後將一切回歸原狀,到客廳取出電腦連上網路遊戲,馬上有許多人在語音聊天裡打招呼:「可可女王早安。」

她像早朝的女王向大家問好,「大家安安,今天我好無聊喔,有沒有人中午要陪我吃飯。」

「只有吃飯嗎?」有人問。

「女王要做什麼,我都可以配合喔!」另一人說。

「聽說有一部院線片很不錯,女王肯不肯賞臉?還是要來我家看DVD?」

邀約此起彼落,她傳了私人訊息給其中一人,約好午餐或其他,她將人物腳色擺置在市集中央,身上的裝備閃閃發亮,許多人還是圍繞著她在講話,她沒有理會只是開始家庭主婦的工作,邊聽著電腦裡傳來的對話。接近中午她已經沖洗過也化好妝穿上平常沒機會穿的小洋裝,拍了張照片更換成大頭貼,發現到的人說:「女王換照片了,怎麼那麼正。」

「因為等一下要跟你們其中一人約會啊!」她坐在電腦前說。

「為什麼不是我?」有人說。

「因為女王選的是我。」另一人答腔。

「是我,你在家繼續做你的白日夢吧!」

「反正人人有機會,先下線了,大家加油,掰掰。」她說。

她褪去全身的衣物,牽著光溜溜的X先生,像牽著一頭沙皮狗。

這一天見面的網友X先生,身材不像丈夫精實,是一個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看起來不太會說話,但談到遊戲卻口沫橫飛,說到一個段落又安靜下來。「謝謝女王肯賞光。」

「我才要謝謝你願意花時間陪我出來。」

「那等會女王想去看電影還是去郊外兜風?」

「我想去摩鐵,聽說西屯區那開了一間新的,我想去看看。」

「女王不是在開玩笑吧!」X先生緊張問著,「跟跟跟跟我?」

「不然你要我跟誰?」

進到汽車旅館,X先生僵硬地坐在沙發上,她跨坐在X先生腿上,輕聲說:「一起洗澡,我幫你擦背。」

沒等對方回覆,她用纖長的手指解開X先生的扣子。

「這不是在做夢吧!」他用力打了自己兩巴掌,「不是夢,不是夢。」

她褪去全身的衣物,牽著光溜溜的X先生,像牽著一頭沙皮狗。失去衣物的支撐,對方鬆垮的肉一下全塌了下來。

完事之後,X先生說:「我從來沒想過這些。」

「我只是想謝謝你平常在網路上對我的照顧。」

「那是那是應該的。」

「對我來說我很珍惜。」

她從那些陌生男子身上得到的不只是網路上的裝備還有更多,她認為自己得到的遠遠大於肉體上的付出。

她渴望有自己的孩子,不再管孩子的父親會是誰,因為她已經做好當媽媽的準備了。

這一天之後,生活依舊,她照例將醃肉在丈夫睡後放在廚房走道邊,過了三天老鼠將醃肉當成禮物吃淨,之後的每一天丈夫早上的盤子裡就少了煎肉,但多了蛋、培根和火腿。

這些日子她與丈夫做愛也與其他人做愛,她渴望有自己的孩子,不再管孩子的父親會是誰,因為她已經做好當媽媽的準備了。一個月後身體出現異狀,她不急著知道結果。那一天晚上她在擺置醃肉的固定位置上設好了捕鼠器,隔天早上果然捕鼠籠裡有一隻發福的老鼠。老鼠被她一盯著瞧,吱吱叫著在籠裡打轉。她將捕鼠籠先放到陽台,接著愉快地準備早餐,這煩了她一陣子的事情總算處理完畢。

她為丈夫準備早餐,慣例在兩顆荷包蛋旁加兩片培根在兩片火腿裡又撒上了鹽,她記得網路上有人提到鹽攝取過多會引起肝腎疾病、高血壓和心血管疾病,沒看過這篇報導之前她不知道原來鹽有那麼多的好處。

她與老鼠對望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彷彿老鼠就是她的戀人。

等丈夫離開家裡上班,剩下她與老鼠。她先整理好家務,在浴缸放了一缸水,將籠子逐漸浸泡進水中,老鼠驚慌失措地跑,隨著水灌進籠內,老鼠四肢奮力划動著。她又將籠子壓低了點,僅留一點點的空間,老鼠將鼻尖頂在還有空氣的位置。她這樣默默觀察了兩三分鐘,看這折磨了她許多個月的可惡傢伙。最後,將鼠籠整個浸泡進浴缸水中,她仔細盯著老鼠,一開始死命划著水,後來體力逐漸耗盡,接著體內吐出許多氣泡,眼睛瞇著。她在最關鍵的一刻將鼠籠整個提起來,老鼠動也不動。她用力甩了籠子幾下,老鼠大口吸著氣,過了好幾秒後才回神地睜開眼,拍動著四肢,有氣無力地將身體給翻正。

老鼠隔著籠子看著她,不再逃,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不能自己主宰,她與老鼠對望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彷彿老鼠就是她的戀人。等老鼠的呼吸回復正常,她又舉起鼠籠一吋一吋往水裡放,老鼠像禱告,前肢緊抓著籠子微微顫抖,她又往下放一點,籠裡的老鼠總算忍不住放聲叫著,她慢條斯理將籠子再度浸入水中,水裡的老鼠像漂浮在宇宙中,那些從老鼠肺裡冒出的泡泡像一瞬即逝的流星。

隔天早上起連續幾天,丈夫的餐盤上又多了醃肉,那是甜蜜的負擔。

作者小傳―徐嘉澤

高雄人。迷你馬身高,頭髮短短和身高一樣長不高,只好努力出書來把自己墊高,台客混搭日系野狼風,ㄓㄗㄢㄤ嘴裡永遠分不清,出過散文和小說,熱衷寫故事也樂於旅行和交友。近期作品《下一個天亮》、《秘河》、《他城紀》、《鬼計》等等。

更新時間|2017.02.20 09: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