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2.17 12:00

【鏡大咖】變身亦凡人 黃妃

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因為自認不擅長面對媒體,黃妃過著上班唱歌,下班就當家庭主婦的簡單生活,數十年如一日。
因為自認不擅長面對媒體,黃妃過著上班唱歌,下班就當家庭主婦的簡單生活,數十年如一日。

戴著口罩遮住了半張臉,加上拉高的外套領子,黃妃踏進攝影棚的時候,一點也不像歌手,更像是路人。就像所有的超級英雄,急於隱藏自己的真實身分,任誰也不會多看一眼。

但只要她一開口唱歌,瞬間就能征服全場,就像是超級英雄總能在緊要關頭變身,力挽狂瀾。只不過伴隨而來的掌聲,很容易讓人迷失,但黃妃從來不留戀。對她來說,最大的變身,就是當一個凡人。

雖然擁有美妙的歌喉,但黃妃始終不覺得自己是個歌手,「因為我只會唱歌,其他都不會。」這話一點也不假,快20年前替霹靂布袋戲灌錄的歌曲〈非常女〉,瞬間紅遍大街小巷,但她只用本名發表,還繼續過自己的生活,不願意面對舞台上的五光十色。就算是製作人陳明章想盡辦法要她灌錄專輯,黃妃卻覺得自己完全不會面對媒體、也不會說話,拚命把機會往外推,「我那時候覺得麻煩,很多記者訪問的話,我擔心不知道怎麼回答。陳老師說:『妳就唱歌就好』。」

只想唱歌 不刷存在感

快20年過去了,黃妃果然貫徹「唱歌就好」的哲學,對於歌唱以外的事缺乏信心;雖然推出新專輯《雙生花》,卻不願意跑太多宣傳通告。上電視?不要。接受訪問?不要。最喜歡的通告就是上電台,因為不用面對鏡頭。經紀人說她拿手的就是唱歌,其他的都是第二順位:「無論去哪表演都是一個人到現場,宣傳服還是經紀公司幫她拿到後台。」

前輩江蕙舉辦演唱會時,黃妃曾去後台探班。(讀者提供)
前輩江蕙舉辦演唱會時,黃妃曾去後台探班。(讀者提供)

黃妃覺得越簡單的生活越適合自己,這些年來她寧願住在高雄,有通告再北上。高鐵通車後,她更徹底實踐「南北一日生活圈」的哲學。有些藝人是天天刷存在感、搏版面,黃妃完全顛倒,唱歌對她而言猶如副業,活得像個隱士,「到現在還是覺得唱歌就好。」

就是因為太會躲鏡頭,導致黃妃的代表作,常常被誤認為是別人唱的。她記得〈非常女〉發行的時候,因為還在髮廊洗頭維生、沒有正式出道,於是江湖傳言那首歌是西卿唱的。「有次我幫客人洗頭,對方居然說『那就是西卿的歌呀!』我說『才不是』,客人跟我爭起來『沒有啊,分明原唱就是西卿』,我聽了很氣,就越洗越大力。」

現在則是「蘇打綠」在演唱會翻唱了〈追追追〉,效果太好,結果大家都以為他們才是原唱;甚至星馬地區在KTV點唱時,伴唱帶居然還是蘇打綠的版本。這回黃妃居然沒有生氣,反而哈哈大笑,「有次我表演唱了〈追追追〉,台下有人說『妳唱那個蘇打綠的〈追追追〉真的很好聽』,感覺怪怪的。」不過她也學會了不介意,「反正蘇打綠很紅呀!還有最後那句『來賓請掌聲鼓勵』也很棒呀!」

歌聲霸氣 內心超柔軟

女性演繹的台語歌曲,往往都是含蓄的感情,黃妃的歌卻大相逕庭,從〈追追追〉、〈非常女〉一直到新歌〈巴兩個啊呼我清醒〉,都有一股專屬女性的「霸氣」。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些音樂帶給歌迷的想像,卻與黃妃本人大相逕庭,「當了媽媽之後,我的心更軟了!」

在生子之前,黃妃就覺得自己是個緊張大師,而盼望多年的兒子「小豬仔」終於誕生後,緊張指數更持續飆升,「我很煩惱以後帶兒子去學校,他的同學會笑說:『你阿嬤來了!』」說著說著,她甚至會擔心以後兒子當兵要怎麼辦?一邊驚訝於她的單純,一邊又不好意思笑她「想太多」,眼前的她卻很認真分析起來:「我本來就是緊張的個性,加上太不容易得到小孩,就很擔心小孩的一切。」

還沒生兒子前,黃妃跟姐姐的小孩相處,就覺得現代的小孩太聰明,開始擔心自己往後該如何是好?「我的個性不太會講話,可是現代的小孩都很會講話。我自己開始帶小孩後,也覺得好難喔。」聽她細數了養小孩的苦惱,滿滿的都是無窮無盡的操心。既不希望寵小孩、讓小孩太自由,但又不願意太過嚴厲。一下子被兒子的古靈精怪所難倒,一下子又被兒子的天真善良所感動:「我也不要他太過聰明,只要心地善良就好了。」

黃妃的歌曲都有一股女人專屬的霸氣,但現實生活中,她只是單純的小女人,霸氣純屬想像。
黃妃的歌曲都有一股女人專屬的霸氣,但現實生活中,她只是單純的小女人,霸氣純屬想像。
黃妃升格當媽之後,感情也異常充沛,可以為了一點小事而落淚,永遠都是煩惱小孩的事。
黃妃升格當媽之後,感情也異常充沛,可以為了一點小事而落淚,永遠都是煩惱小孩的事。
下台後讓歌迷認不出來,成了黃妃生活中的小確幸。
下台後讓歌迷認不出來,成了黃妃生活中的小確幸。

升格當媽以來,黃妃察覺到自己感情變豐富、人跟著變脆弱了,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點小事情就會哭,在錄音室也會被歌曲感動到啜泣,「我現在記歌詞比較難,不知道哪裡出問題。我問了很多媽媽,她們說都會這樣,大概是心思放在小孩身上比較多吧。」她戲稱這是「媽媽症候群」,母愛的副作用。

然而這樣的神經緊張似乎其來有自,黃妃回憶自己的母親也是個緊張大師,只要她離開高雄,就反覆叮嚀衣服要多穿幾件,套用時下最流行的詞彙來形容,就是「有一種冷,叫做媽媽覺得冷」。「我還沒結婚的時候,只要晚上沒有回家,都會不睡覺等我,一直要等到我回去了才肯去睡覺。」等到結婚後,這樣的狀況也沒消失,「我出門都要打電話跟她報備,不然就會一直等。她就是那種『永遠都覺得別人沒有吃飽』,自己什麼都不敢吃,全部留給小孩子吃。」

害羞靦腆 音樂是出口

以前有這樣的母親可能會覺得很煩,成天都被碎碎念、隨時都被監控,但最近黃妃卻有些感慨媽媽開始老了、記性跟著糊塗了,「我去哪裡都會跟她說,可是等一下她就忘記了,還問家人『黃妃去哪了?』,跟她講了還是會忘記。」說著說著,她的聲音有些鼻酸,「只要坐在媽媽身邊,就會一直叫妳吃飯,叫了十幾次,因為她覺得吃飯跟穿衣服很重要。」

拿了兩座金曲獎的黃妃,平日的裝扮就是戴上口罩,可以讓她在芸芸眾生有安全感,無須煩惱天生的靦腆與害羞。青春期的時候,她看到異性都會主動迴避,好比去路邊攤買個東西,假使老闆在跟男客人聊天,她就會躲遠一點,直到男客人走了,才願意向前。

本來黃妃註定一輩子都會這樣情感壓抑,卻因為音樂的關係,打開了她的心房,讓她自己找到抒發情感的窗口。也讓她從一個保守個性的人,慢慢地找到自己的七情六欲,發現自己無法割捨的親情,轉化為歌唱的動力。但一離開舞台,她還是昔日那個內向又羞怯的人,最終黃妃選擇在網路上與歌迷互動,因為她覺得這樣的關係比較自然。

所以還會擔心在現實生活中被認出來嗎?「年輕的歌迷看到我,都不認識我,不曉得我是黃妃。」說到這裡,她顯露出難得的淘氣,「因為我在電視上看起來很成熟呀。」但也有一票年長的歌迷,一聽到她的聲音就能識破,「連戴口罩也沒用!」

就像所有的超級英雄在兩種身分中不斷轉換,最後學會了與超能力共存;黃妃也在歌手與凡人的角色間擺盪,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避風港。

即使站上舞台,她還是內向的人,發現認識的親友在台下,反而會感覺不好意思。因為那個在台上的黃妃,是只給歌迷欣賞,不是給親友看的。
即使站上舞台,她還是內向的人,發現認識的親友在台下,反而會感覺不好意思。因為那個在台上的黃妃,是只給歌迷欣賞,不是給親友看的。
場邊側記

因為不擅長面對媒體,黃妃常常婉拒採訪。但這天拍照時,卻意外地天氣放晴,自然的太陽光灑滿了整個攝影棚,連一盞燈都不用打,拍出了最美的黃妃。只能說老天終究還是疼憨人,有機會就幫妳一把,誰也無法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首圖:因為自認不擅長面對媒體,黃妃過著上班唱歌,下班就當家庭主婦的簡單生活,數十年如一日。

更新時間|2017.02.17 09: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