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7.02.17 11:00

【頭家的第一份工】無償幫教授打6年工 每天求菩薩保佑不被罵 

文|王筱君    攝影|鄒保祥
回憶在日本醫學念書的高壓生活,林瓊婉直呼壓力大到靠吃發洩,衣服從S號胖成L號。
回憶在日本醫學念書的高壓生活,林瓊婉直呼壓力大到靠吃發洩,衣服從S號胖成L號。

「我的大學和實習生活一點都不開心、浪漫!」蓮芳漢方化妝品董事長林瓊婉畢業於日本國立新潟醫學院,主攻細胞學,師承全球血液病理排名前5名權威教授大西義久。

林瓊婉為取得教授認同,大學6年包辦同學不願做的打雜工作,還無償幫教授打報告,再趁機研讀其診斷結果,她每天出門前,還得祈求家中菩薩保佑教授能給好臉色。

咬牙挺過高壓留學生活,林瓊婉有感而發地說:「若抱持逃避心態,那真的是一輩子都在逃避,如果面對他、正視他、解決他,問題就不存在了。」

70年代,當台灣醫界還僅有1台電子顯微鏡,柏諦集團旗下子公司蓮芳漢方化妝品董事長林瓊婉已將在日本留學習得的血液診斷、細胞病理切片知識複製回台,獲台中順天醫院院長陳天機之邀,設立細胞診斷中心,是台灣早期細胞學領域專家。

談及求學生涯的酸甜苦辣,林瓊婉的回憶像打開水龍頭似地,一發不可收拾。林瓊婉原就讀台中醫事專科學校,4年級時不知哪根筋不對勁,當同學們都在準備證照考試,她竟跑去詢問系主任:「老師,我覺得我的人生不該只是這樣,請您告訴我,未來醫學的主流是什麼?我還哪些出路可走?」

細胞學是未來的主流 希望自己能學習細胞學。

得知細胞學是未來醫學主流,加上父親受萬國博覽會主辦單位之邀,移民日本擔任廚師,林瓊婉接受系主任建議,邊在日本醫院實習,邊準備當地醫學院插班考試。家中兄弟姊妹多,但家中只有父親一人有收入,林瓊婉只念得起國立醫學院,因日本醫學院採獨招,為了安全起見,她一口氣報了近十所學校,心想總會矇上一間。

當時林家住在日本新潟縣,國立新潟醫大學成為林瓊婉的第一志願,父親陪她到學校參與口試,還囑咐一定要有禮貌。

「教授先詢問我的外語能力,直接拿出《組織學》外文書,要我當場把英文翻成日文。」林瓊婉驚呼,當時只看得懂「食道癌」3個關鍵字,其餘都靠亂掰拼湊,口試委員進一步詢問「食道上、中、下哪一段容易產生病灶?」腦中一片空白的她只好亂猜「中段」(註:正確答案為下段近幽門處),當場台下每一位教授都露出撲克牌臉,直到第2題解釋白血病特徵,林瓊婉才稍扳回一城。

林瓊婉創業後忙於工作,把兩個寶貝女兒託給在日本的父親。(柏諦提供)
林瓊婉創業後忙於工作,把兩個寶貝女兒託給在日本的父親。(柏諦提供)

「教授問我將來想做什麼?我說在來日本之前,台灣教授告訴我細胞學是未來的主流,所以希望自己能學習細胞學。」林瓊婉才剛說完答案,當場所有口試教授都大笑出聲,其中一人還嗆:「妳知道細胞學是什麼程度的人在學的嗎?」原來,細胞學當時在日本是給醫學院畢業、考取醫師執照,才夠資格進行的研究領域。

一來一往後,主考官大西義久教授忍不住脫口諷刺「我60幾歲,人生中不懂得還很多,我看妳是有一點好高騖遠」,接著還有人幫腔調侃「你們台灣有沒有電冰箱、電視?」、「妳有吃過豆腐嗎?」

你給我機會我證明給你看,你怎麼知道我學不會?

眼看是上榜無望了,士可殺不可辱的林瓊婉不知哪來的勇氣,竟一一反駁:「中國人有句話『人不可貌相』,教授您人生過了2/3,但我人生才開始,您給我機會,讓我證明給你看,您怎麼知道我學不會?」、「豆腐是源自中國的食物,台灣當然有,希望教授有空能來台灣走一走,您就不會問我這些問題了。」當場台下一陣靜默。

出了考場,林瓊婉直接對父親搖搖頭,收到成績單後更抱持鴕鳥精神、不敢打開,直到雞婆的妹妹幫忙打開成績單,全家人才知道林瓊婉已被錄取。開學第一天,大西義久就當著眾人的面告訴林瓊婉「我收你不是你優秀,我要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這份能耐!」

由於日本醫學院1科不及格就得留級,戰戰兢兢的林瓊婉每天在學校忙到搭最後一班公車回家,「教授沒離開我不敢離開,他走了我才敢去關實驗室的燈。」

為了偷看教授如何診斷,林瓊婉還自願擔任免費助理,幫忙倒茶打報告,「打報告時,我會順便看教授是如何診斷,發現有疑問,就把片子抽出來看一看,並用竹籤沾墨,將片子上的細胞做個小記號,之後再找人比較好的教授詢問。」

壓力大到靠吃發洩 衣服從S號胖成L號

有次,林瓊婉因前一堂課下課時間延後,趕不及準時抵達下一堂解剖課教室,硬著頭皮敲門後,手套還沒戴好,教授就把解剖好的心臟遞過來,「我的手本能收回來,心臟就掉到解剖台,被罵到體無完膚,還被趕出實驗室,最慘的是我根本不敢離開,只能隔著門板聽多少算多少,下課後再跟同學借筆記。」

拼命三娘林瓊婉(左)於公於私都是柏諦集團總裁李志誠(右)的賢內助。
拼命三娘林瓊婉(左)於公於私都是柏諦集團總裁李志誠(右)的賢內助。

林瓊婉笑說,有好長一段時間,每天都是苦瓜臉回家,家中供奉一座觀世音菩薩,幫不上忙的爸媽只好要女兒出門前先向菩薩祈求,保佑教授能給點好臉色,偶爾母親會做中國包子,林瓊婉就拿到學校當成束脩,壓力大到靠吃發洩,衣服從S號胖成L號。

林瓊婉表示,自己從小體弱多病、家境不好也不聰明,在人群中總是被忽略,「念書時,我在班上是沒有聲音的人,同學不願意做的事叫我幫忙,我都只能點頭說好,是出了社會才開始練習表達。」曾有同樣來自台灣的學長姐,因捱不過高壓醫學院生活,最終輟學回台。

我不是一個聰明的人,唯一的信念是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人的潛力是被逼出來的!」林瓊婉回憶,4年級一次見習場合,同學們針對切片報告討論了半天,「我戰戰兢兢地舉手,問教授能不能表達意見,大家一臉覺得你是什麼東西的表情,直到我發表完看法,教授當場眼睛一亮!」從此眾人才對林瓊婉改觀,大西義久也當場宣布「妳現在問的問題有一定水準,可以多來和我討論。」

因細胞是人體最小單位,1個細胞就是大千世界,練就一身診斷功夫的林瓊婉,畢業後,獲得大西義久主動撰寫推薦函,將得意門生推薦給台灣病理學權威教授葉曙,之後順利進入台中順天醫院與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協助創立細胞診斷中心。

回首來時路,林瓊婉除了感謝當年教授的嚴格訓練,也感性地說:「我的人生每到一個地方就有一個轉折點,原以為就要沒路了,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不是一個聰明的人,唯一的信念是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林瓊婉笑說,創業後,因不堪房東多次漲租、要求搬遷,給自己訂下「10年內要擁有自己的公司、工廠和住家」3大目標,當時手頭上只有200萬元盈餘,雖然比預定時間提早2年買下公司與住家,但幾乎把身上的錢都用盡,「先生差點被我的衝動給嚇死,我反而安慰他路是人走出來的,船到橋頭自然直。」

更新時間|2017.02.17 19: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