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2017.02.23 04:05

一部只用鉛筆畫的漫畫 為何能奪下日本最高榮譽大獎?

文|楊政勳    攝影|姜永年 楊政勳

「這樣的畫風真的可以嗎?」這是許多人看到 《逢澤理玖》第一眼的念頭。

簡樸畫風 連出版社都曾掙扎

收到《逢澤理玖》試閱版的當下,愣了幾秒。宛如草稿的樸拙畫風、粗糙平凡的人物表情⋯內心驚呼連連。這部由鉛筆繪畫而成的日本漫畫,破天荒打敗《火影忍者》、《暗殺教室》等知名漫畫,於2015年奪下日本漫畫最高榮譽「手塚治虫文化獎漫畫大獎」。

作者星余里子並非首次以鉛筆畫風走紅。14年前,她在紙條上隨意塗鴉的作品《今日的貓村小姐》受到出版社關注,2005年發行單行本,至今狂銷300萬冊,早是日本「鉛筆派」畫風的指標人物。

即使有手塚治虫漫畫大獎的加持,但顛覆傳統的畫風、挑戰讀者對「好看」的定義,也曾讓負責台灣出版的新經典文化感到掙扎。「一開始評估時的確有些猶疑,因為畫風實在太挑戰了。」台版《逢澤理玖》的責任編輯陳柏昌說,收到原文書時也被畫風所「震懾」。他笑說:「當時連我們自己都沒有把握。」

台版《逢澤理玖》責任編輯陳柏昌。
台版《逢澤理玖》責任編輯陳柏昌。

國二少女的青春心事 讓日本藝文界落淚

《逢澤理玖》敘述一名14歲少女孤寂的內心世界,逢澤理玖看似有一般人羨慕的完美家庭,父母卻各藏心事。敏感脆弱的她可以輕易在各種情境下落淚,卻不知道什麼是悲傷。住在東京的她後來搬到關西的姨婆家,當冷調的都市人碰上充滿人情味的鄉下家庭,展開一場親情試煉之旅。最重要的,在與姨婆一家人及五歲堂弟的互動過程中,漸漸發現何謂愛與被愛⋯

而《逢澤理玖》除了讓小川洋子、吉本芭娜娜等日本作家讀完後直呼想「抱緊」主角逢澤理玖,女星小泉今日子更如此形容:

「我讀到最後嚎啕大哭,14歲時,我無法在別人面前哭泣,看到朋友流淚甚至會覺得可恨。總覺得一旦在人前掉淚,心中某個部分會瓦解而感到害怕。我對當時既不是大人也不再是小孩的自己、對無能為力的14歲感到失望。這跟只能在外人面前哭泣的逢澤理玖是同樣的心情吧!」

陳柏昌則說,《逢澤理玖》主角是國二的女生,在日本也很常以14歲的國二生(衍生為後來常被提及的「中二」,但此詞有負面之意)為題材,來探討少男少女的故事,「逢澤理玖的特質的確打進某些女性的內心。」他說,在青春期成長的女生,有很多感受的不確定,而作者將一位少女的彆扭與不安詮釋的淋漓盡致,「每位讀者的成長背景不同,讀起來的感受也會有所不同。」

用鉛筆 反諷大人世界的虛偽

作者為什麼會大膽的用鉛筆作畫?「除了這本來就是星余里子擅長的畫風,還有一點是,鉛筆的質樸反而能反諷大人世界的虛偽。」陳柏昌說,若從文本去觀察,主角逢澤理玖要面對大人的說謊與掩藏,「用鉛筆去戳破大人世界的謊言」是相當符合故事靈魂的。

而出身關西的星余里子因為曾到東京打拚而有過不好的感受,在漫畫中也細膩的處理關東跟關西的情結:東京人逢澤理玖的「冷」遇上關西親戚的「熱」,兩者碰撞出的化學效應也值得讀者細細咀嚼。

《逢澤理玖》的簡介中提到星余里子的創作初衷:「東京有很多跟逢澤理玖一樣,真的討厭關西人和關西腔的人呢(笑)。我以前完全不知道,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去東京的機會增加了,然後才發現『真的有那種人』,我想把那時感覺到的一切畫成漫畫。」

陳柏昌笑著說,日本關東跟關西的情結,若以台灣人的對應經驗來看,就有點像是「戰南北」的感覺吧。

《逢澤理玖》用鉛筆戳破大人世界的假象。(圖:新經典文化提供)
《逢澤理玖》用鉛筆戳破大人世界的假象。(圖:新經典文化提供)

文學感十足 是小說也是繪本

陳柏昌觀察,《逢澤理玖》不僅在形式上與眾不同,「說故事的文學感」更是這部漫畫獲手塚治虫文化獎的關鍵,也是新經典文化決定在台灣出版的原因。

不同於以往漫畫緊湊的節奏,《逢澤理玖》一頁只有二到三格的框,「在文本上,你也可以把它當作一部小說;但在形式上,你也可以把它當作繪本。」而《逢澤理玖》自由揮灑的筆風,更讓陳柏昌直呼:「作者就是畫她想畫的,很多格子甚至左右都沒對齊。」

一般漫畫的製作過程,包括畫分鏡、草稿、上墨線、貼網點等步驟,目的是讓漫畫更「精緻完美」。但《逢澤理玖》的畫風,卻像停留在草稿階段,連對話框及手寫文字看似都是作者獨力完成,「下筆到完稿,星余里子幾乎是一人以『一鏡到底』的繪畫方式呈現。」陳柏昌說,這也是這部作品獨特的原因之一。

「留白」藝術 表情、對話有想像空間

《逢澤理玖》另一個特點,是「留白」的藝術。

一般漫畫的人物表情都很誇張,但《逢澤理玖》裡的人物在鉛筆畫風下顯得相當樸實,卻別有一番風味。「有時候會覺得角色的臉到底是哭還是笑?」陳柏昌說,第一次看漫畫時還在適應畫風,「但當我校對到第二、第三次時,就會發現人物的表情還是有一些變化,細緻度還是存在。」他說,《逢澤理玖》的畫風有留白的感覺,在對話跟表情都會讓讀者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這樣的畫風真的可以嗎?」把書讀完,也許疑問就獲得解答了。就像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巴布狄倫,有人認為音樂不能跨到文學領域,有人則認為文學不見得只有一種形式。而《逢澤理玖》獲得手塚治虫文化獎漫畫大獎,是不是也告訴我們,漫畫也許還有更多的可能?

無論如何,《逢澤理玖》的確創下日本漫畫創作新格局,漫畫未來的想像空間,更深更廣了。

《逢澤理玖》小檔案
  • 作者:星余里子
  • 譯者:丁世佳
  •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 出版日期:2/8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