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2.21 07:10

【過河拆橋】烏龍辦案害命 白馬磁磚遭控吞人砂石場

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陳建璋一手成立正和砂石場,卻被設計陷害失去應有權利,還背上巨額負債。
陳建璋一手成立正和砂石場,卻被設計陷害失去應有權利,還背上巨額負債。

去年底才剛第六度拿下國家精品獎,一直以亞洲第一磁磚集團自居的「白馬磁磚」,為慶祝成立70周年,從本月開始舉辦一連串的公益活動,宣稱將部分所得捐出給學童,「培育更多幸福種子」。

長期以來白馬磁磚給人溫馨的企業形象,但日前一位曾和白馬磁磚合作成立砂石場的陳建璋先生,卻出面指控,6年前他和白馬在苗栗大安溪邊開採砂石,卻被烏龍檢警扣上盜採砂石罪名,白馬為求自保,落井下石控其竊盜,害他被查扣的挖土機和砂石車等大型機具延後返還,兩名工人相繼因求助無門、心力交瘁走上絕路,「遲來的正義,已非正義」最後雖然司法還其清白,但已換不回兩條生命,陳男因此勇敢站出來說出真相。

2月9日下午寒流來襲,陳建璋帶著本刊記者來到台中、苗栗交界大安溪旁的「正和砂石場」,陳建璋過去曾是正和的股東之一,他手指著河床上來來往往的砂石車說:「砂石場是我6年前規劃成立的,這條是平時的往來道路,那邊是我們堆放砂石的地方,以前我還會固定派人指揮交通以保安全。」陳建璋邊走邊介紹砂石場內的設備,但說到「以前」,他突然久久不語,最後嘆氣說:「現在全都變成白馬磁磚的」。

白馬磁磚小檔案

前身為大欣窯業,於1947年在桃園創立,董事長廖榮助又因金馬香菸而突生靈感,決定採「白馬」為其品牌形象,包括新城建設、鈞寶建設等建設公司都使用其產品,號稱「亞洲第一國際磁磚集團」。目前公司資本額7億元,關係企業還有白馬石材工業公司(台灣)、白馬陶磁工業公司(馬來西亞上市第一類股)及白馬陶磁工業公司(越南)。

本刊調查,正和砂石場是大安溪畔少數擁有合法執照的砂石場,同時也是亞洲第一磁磚集團白馬磁磚的原料供應廠,目前砂石場的老闆跟股東都是白馬磁磚高層,甚至白馬磁磚董事長廖榮助還掛名董事。

正和砂石場6年前被控盜採國土,雖然事後證明並無此事,卻賠上2條人命,陳建璋也因而背上3千萬元債務。 (翻攝畫面)
正和砂石場6年前被控盜採國土,雖然事後證明並無此事,卻賠上2條人命,陳建璋也因而背上3千萬元債務。 (翻攝畫面)

警方指控 莫須有罪名

陳建璋透露,因為「正和」是靠他一手創立,沒料到一連串的不幸接踵而來,自己先是揹上了莫須有罪名被迫與砂石場分割,昔日伙伴還踹上一腳,補送竊盜罪名給他。

這樁恩怨得從2011年說起,「正和」由陳建璋與白馬磁磚(窯業)總經理朱明義共同攜手成立,公司董事還包括白馬磁磚董事長廖榮助、新太源藝術工坊創辦人王文錫等企業家,陳建璋原想著會賺進比山還高的鈔票,豈料才剛進入夢鄉,卻成夢魘輾轉壓得他幾乎醒不過來。

陳建璋順利取得水利署第三河川局的砂石場開發許可,還邀請當地警方前來會勘,見證砂石場的合法性,他單純地以為一切就緒,卻沒想到所有努力都因檢警烏龍而白費。

2011年7月,台中警方帶著大批人馬衝進正和,指陳建璋在國有河川地盜採砂石,當場查扣2輛挖土機、3輛20噸砂石車、一輛推土機和灑水車,並將負責現場監工的他和4名工人依竊盜罪嫌移送法辦。

2011年,正和遭警方搜索後,現場機具全部被扣押。 (翻攝畫面)
2011年,正和遭警方搜索後,現場機具全部被扣押。 (翻攝畫面)

「大膽盜砂,砂石車阻擋警車!」當時台中警方大張旗鼓,得意洋洋地宣布他們成功捍衛國土,各家媒體也大篇幅報導此事,但全案經苗栗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台中高分院審理後發現,「盜採國土」根本是莫須有的罪名。

「明明許可證上白紙黑字,主管機關也有備份留存,但如果有人真想『弄』你,這些證明就跟廢紙沒兩樣。」陳建璋苦笑的拿出法院判決,法院調查後發現,正和開採的範圍是白馬一名董事的私人土地,並非國有地,陳建璋等人無罪定讞。

遭控盜採 法院還清白

比起檢警的辦案輕率,更讓他心寒的是昔日夥伴強取豪奪,白馬磁磚的董事發現陳建璋被抓後,立即要朱明義供稱「不知道、也不同意其在此開採」,接著狀告陳建璋竊盜罪,明擺著過河拆橋。朱明義只是董事們的馬前卒,後來因誣告罪而被判10個月有期徒刑。

朱明義願意配合誣告陳明璋的目的,就是因為當初「正和」成立時的合作契約中曾明定「若有非法事宜」則合約自動失效,所以朱就以陳渉及非法,解除他的股東身分,之後整間砂石場就成了白馬磁磚董事們的資產,即使朱明義因誣告被判刑,但白馬磁磚還是享盡了一切好處。

離譜的是,「正和」旗下沒有挖土機或砂石車等大型機具,這些機具都是司機個人生財設備,盜採砂石無罪定讞後,被扣押的機具按規定要發還,卻因後來的竊盜罪名另案扣留,司機們的謀生工具被奪,生活頓時陷入窘境。

「活著其實並不輕鬆」這場官司讓陳建璋因代墊背負、償息逾3000萬元債務,三天兩頭黑道兄弟就上門討債,逼不得已賣房償債,卻因而招來前妻遞出離婚協議書,連兒子都無法隨時相見。

「經濟上的難關我撐得過,但連最親的人都不相信我,這我無法接受。」陳建璋的名字在警方大力「宣傳」下登上媒體版面,檢察官不願意輕易放過他,數度上訴,他原以為天理昭昭,總有一天會還他公道,可是代價卻遠比他想的還要慘痛。

時效已過 民事判敗訴

官司日夜折騰下,40多歲正值壯年的陳建璋不覺地漸露白髮頹容,幾度萌生死意,幸而在友人和現任妻子的勸導下走過人生低潮,即使司法不能彌補他所受到的傷害,但他決定為那些「已無話語權」的夥伴發聲。

雖然刑事訴訟上大獲全勝,但他在勝訴後向正和及朱姓總經理提出民事告訴,要求賠償千萬損失,但法院以「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超過兩年追訴時效,最終判他敗訴,陳建璋上訴仍被駁回。

白馬磁磚董事長廖榮助(左上)是「正和」董事,遭控誣告昔日合夥人竊盜,致使二名工人走上絕路。(翻攝網路)
白馬磁磚董事長廖榮助(左上)是「正和」董事,遭控誣告昔日合夥人竊盜,致使二名工人走上絕路。(翻攝網路)

「我不甘心那些大老闆害死人,卻能繼續每餐大魚大肉、開心享福,叫人怎麼能夠接受。」事隔6年,陳建璋看透許多事情,諒解朱明義只是聽令行事,真正幕後操縱的是白馬磁磚的董事們。陳建璋說,這場官司纏訟至今,除了朱明義入監服刑,他也是聲敗名裂,背後那群「影舞者」不僅全身而退,還日進斗金。

白馬磁磚回應

白馬磁磚董事長廖榮助透過行銷副課長劉怡彣回應表示,他只是「正和砂石場」的投資人之一,至於本案涉及盜採、竊盜等都是事發許久後他才知情,他並非全案的主導者。

更新時間|2017.02.22 02: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