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台灣
2017.02.22 22:00

受傷海龜奔回大海 基隆今年第一次海龜野放記錄

文|游琁如    攝影|葉琳喬

2017年2月16日,基隆八斗子車站前方的潮境公園,進行了今年度的第1次海龜野放。背甲長32.8公分的海龜HOLA,從水箱裡被小心抱至沙灘上,當他的頭部碰到海水的那一刻,HOLA奮力往前爬行,1分鐘之後,他就消失在搖搖擺擺的海浪中。

這大約是「海龜實驗室」野放的第50隻海龜,一直以來進行海龜救援的教授程一駿解釋野放海龜的數量,他語氣淡淡:「早就算不清楚了,幾十次以來都是這樣。」現場有人跟程一駿握手,興奮道賀:「恭喜老師,又有一個朋友回歸新生活了。」

準備野放的海龜HOLA。
準備野放的海龜HOLA。
程一駿將HOLA放到沙灘上1分鐘,他就迅速爬進海中。
程一駿將HOLA放到沙灘上1分鐘,他就迅速爬進海中。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坊間人稱「海龜實驗室」。成立於2008年,最早因為收容兩隻乳突纖維瘤的海龜見報,後來陸續有民眾打電話到實驗室通報發現擱淺海龜。程一駿為了這些受傷極需救治的海龜四處奔走,與台大獸醫成立海龜救治中心。

擱淺海龜在通報後,先由台大獸醫診治狀況。依據龜殼上的髒污程度,會先判斷海龜漂浮海面時間,了解其內臟受傷狀況,再將其放置在溫度26至28度的水溫中,觀察活動力情形。

傷重者會被送至海龜實驗室,進行密集餵食或治療,依照其狀況施打維生素、抗生素等。傷勢輕者則在經過觀察後,送往貢寮的水生生物研究暨保育中心,也就是傳說中的「海龜病房」。

為更了解海龜,我們前往海龜病房拍攝。這個設置在貢寮附近的水生生物研究暨保育中心,於2013年成立舊傷中心。共有6個、約100公分高水槽用來裝海龜,我探頭看水槽,3隻青少龜在水池內游動,這些擱淺後還有機會回到海洋的海龜,都有各自的名字,蹦蹦、佛萊迪、燒肉,全都是被定置漁網捕獲,也有部分因為誤食人造廢棄物而造成消化道受傷。

基隆的潮境公園,近年來進行海洋保育很有成績。
基隆的潮境公園,近年來進行海洋保育很有成績。
目前在海龜病房中「養病」的海龜。
目前在海龜病房中「養病」的海龜。
海龜病房中共有6個、約100公分高水槽,用來讓海龜暫時生活。
海龜病房中共有6個、約100公分高水槽,用來讓海龜暫時生活。
水生生物研究暨保育中心,也就是傳說中的「海龜病房」。
水生生物研究暨保育中心,也就是傳說中的「海龜病房」。

根據2016年的數據統計,台灣擱淺海龜一年約200隻,存活率卻僅2成,7成以上的海龜擱淺時就不幸喪命,最常見的景況,就是海龜因為誤食塑膠袋等人造廢棄物,而吃不下任何東西。在海中搖擺漂浮的海龜,很容易撞到礁石喪命。

「不要在海裡亂丟垃圾,漁民不小心捕到海龜,也請隨時通報。」談到海龜,程一駿眼神堅定的叮嚀。這場在海灘上的海龜野放,原本是海龜實驗室日常進行的活動,這次為了向更多人推廣協助海龜的知識,特別讓媒體拍攝,「如果越多人知道,也許會對海龜更好。」

還是青少龜的HOLA,體重僅3.72公斤,在花蓮石梯坪被漁民的流刺網誤捕,經過東巡八二大隊通報後,發現有輕微的脫水和過瘦的狀況。經過2個月海龜病房的休養,HOLA恢復原本活力。

在這個天氣回暖的晴日,程一駿親手把他抱到沙灘上,目送被人類漁網傷害後的HOLA,重回海洋的懷抱,海浪搖搖擺擺,HOLA在海中浮浮沉沉,很快就看不見蹤影。

海中隱約還可以看見HOLA的身影。
海中隱約還可以看見HOLA的身影。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