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圖輯】棒球讓我娶到老婆

文|陳昌遠    攝影|賴智揚
喜歡棒球,讓視障按摩師胡志新取到老婆吳依亭。

我很喜歡運動,讀書時是視障柔道國手,畢業後開始打盲人棒球,常回學校練習,那時去她的教室找一個朋友,她問我是誰,我裝酷,沒有理她,結果她竟然很用力打我,還用原子筆在我脖子上塗鴉,後來我跟她要電話,就交往了。

我常到批踢踢的兄弟象板發表文章。
打字彭政閔變成膨正敏,網友以為我是網路小白,罵我:「小學生嗎?選字很難嗎?」後來他們才知道,我是個盲人。
現在我是老板友了,他們都叫我ON大。
我沒有顏色的概念,棒球的白、縫線的紅,我不懂,但可以用摸的。
我每年至少去棒球場看一次棒球。
老婆弱視,初次見面時,她問我是誰,我裝酷,沒有理她。
結果她竟然很用力打我,還用原子筆在我脖子上塗鴉,後來我跟她要電話,就交往了。
女兒出生一週,媽媽打電話說,她睜開眼睛了,是個健康的孩子。那時的感覺,像是敲出了一支再見安打。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2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