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2.28 20:40

【假戲險真做】同志版《紅樓夢》處處惹議 同志店家也不挺

文|黃仲義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紅樓夢》拍攝毛巾派對,號召數十位猛男演出活色生香的畫面,十分養眼。圖:馬棋朵提供
《紅樓夢》拍攝毛巾派對,號召數十位猛男演出活色生香的畫面,十分養眼。圖:馬棋朵提供

《紅樓夢》匯集紀言愷、利晴天等知名演員,還有陳彥名、榮忠豪、呂金象、宋亞倫、蔡力允、鍾唐綸、謝萊恩、陳彥廷、林冠宇、劉雨凱等一票新秀,重新演繹同志版的「12金釵」。以《紅樓夢》中角色性格,描繪台北同志夜生活以及同志的墮落、輪迴、絕望等各種面貌。片中除了男男戀之外,還有約砲、性愛派對、娛樂性用藥、性交易等情節,甚至在拍片現場還真槍實彈做了起來。

《紅樓夢》獲得優良劇本獎勵,曝光的初版海報有男性裸體。圖:馬棋朵提供
《紅樓夢》獲得優良劇本獎勵,曝光的初版海報有男性裸體。圖:馬棋朵提供

本月《紅樓夢》在台北拍攝同志三溫暖場景,幾名男性臨演穿梭在黑暗的小房間中,是真槍實彈性交的場面,導演吳星翔回憶起拍片的時候,描繪的有聲有色:「我們本來還想說準備威而鋼給臨演助興,想不到我們拍攝的時候,那些臨演就真的做了起來,那畫面我們就是真實呈現,他們做甚麼,我們就拍甚麼。」而另一場派對場景,號召2、30名身材健美的男性臨演,只圍一條毛巾熱舞,根據網路上公佈的劇本內容,是這樣形容的「舞池已經糜爛一片,眾男裸身相擁,分不清誰的頭誰的身體,誰抱著誰了」。音樂、肉體、毒品、舞蹈交織成為一道慾望橫流的肉體盛宴。

片中以台北同志聚集地西門町紅樓做為故事背景,但監製劉楓棋卻控訴,在申請租借同志酒吧聚集的南廣場拍攝時,遭到自治會置之不理。而自治會則透露,因為《紅樓夢》的劇本太過大膽,引起同志酒吧店家疑慮,甚至也有部分同志圈內人質疑本片會導致同志形象受損,甚至被反同志婚姻團體操作,讓這部人數眾多的同志片,連同志也不挺。據悉,除了場地租借不到、現場真槍實彈,該片原本是以《醉.生夢死》獲金馬新人獎的李鴻其之名報輔導金,如今電影拍攝完全換了演員。

面對各種質疑,《紅樓夢》導演吳星翔則回應:「這部片沒有渲染,我身邊有很多同志朋友都有這樣的生活,相信現在的觀眾都有判斷力。」本片監製劉楓棋說:「我們這部片拿到文化部103年的優良劇本,又拿到政府輔導金800萬,這是社會寫實的同志片,很多事情不是說你藏起來它就沒有發生,那是偽善。至於婚姻平權,我們一直都很支持,反同婚方本來就有各種抹黑,我們想做的就是保存某種型態的同志現實生活」。

導演吳星翔面對爭議,認為電影只是真實呈現部分同志的生活。
導演吳星翔面對爭議,認為電影只是真實呈現部分同志的生活。
《紅樓夢》開鏡記者會,10名男金釵排排站,左五為導演吳星翔。
《紅樓夢》開鏡記者會,10名男金釵排排站,左五為導演吳星翔。
《紅樓夢》在紅樓開鏡,但是因為沒借到南廣場場地,只能躲在牆角拍照。圖:載自臉書
《紅樓夢》在紅樓開鏡,但是因為沒借到南廣場場地,只能躲在牆角拍照。圖:載自臉書

更新時間|2017.03.01 09: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