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裡的黑洞 張榕容(上)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夢幻混血的外表,卻有台妹個性,張榕容活得衝突,她個性也是樂天中潛藏悲觀,大眼中流露虛空。

冷天裡拍照採訪,張榕容偶發調皮,逗狗,或是打趣精品服裝下照樣塞了發熱衣。你看她很輕鬆,其實緊繃如影跟隨。

開心樂天的張榕容,是在戲裡拉開幽微,你盯著瞧時,她行動看似衝組,轉過身就織出蜘蛛網框住自己。中法混血,從小她唯恐自己成了沒有國籍的人,心事密密重重,直到15歲拿到身分證才終於放下緊張。

她的開心是真的,黑洞也是真的,形容自己是「樂觀中的極度悲觀」,就像每個人腦子裡都存在穩定的伏流,以黑暗之姿流動,那從來都是平行存在的世界,但張榕容的千百種奇想,可沒全然被電影情節給擺渡了。

訪問張榕容時,我有種奇特的感覺—你想把玻璃擦清楚,可是卻怎麼擦也擦不清。但當她在模糊窗前拍照時,她笑說:「我強迫症,很想把它擦乾淨。」但訪談間,張榕容擦亮的也只有一部分的自己。

豎起渾身毛去準備

張榕容幾乎沒什麼提起先生紀佳松及女兒,或許是因為,她的演戲之心真的沒因結婚生女而少了,興起的,反而更想證明自己並不受限:「今年能多做一點就多做一點,想多拍一些戲,最近沒有收到什麼台灣的劇本。」很在意收到多少劇本,她周身繞著一股「快來找我演戲」的真氣。

「很多人都覺得我沒有在工作,《妖貓傳》拍了半年, 《擺渡人》也拍了十個月,我一直有在做,只是因為作品沒有上。」

張榕容在《擺渡人》裡與金城武談戀愛,她是失去記憶的女漢子,樣貌瘋傻卻可愛極了。在陳凱歌導演的《妖貓傳》裡她演楊貴妃,張榕容說,從沒想過自己能演古裝片,但一起拍戲的張魯一與阿部寬輪廓深邃,連她自己都莞爾:「我們站在一起,滿搭的。」

預計2017年底上映的《妖貓傳》,張榕容的混血楊貴妃造型令人耳目一新。(翻攝自網路)

「拍《擺渡人》時,王家衛導演也在現場,譬如我今天拍了15個鏡頭,他要求再拍第16個,但他就說,『榕容妳這個麻了。』或是,『妳這個頓點要再早一點點。』我現在拍戲時已幾乎不吃東西,因為要很專心,你有時吃完東西想睡,不然就想上廁所、胃脹氣,我要把所有的身體因素降到最低。」此刻和暖放鬆的笑容下當然藏著偏執。

因為覺得自己很弱,遇到強大的對手只能鼓起自己,連看到金城武都笑不出來。「導演跟金城武說,你去把榕容逗笑,因為我前面剛加入劇組時就很認真,他說妳為什麼都不笑,我說,你要我笑是不是?我不知道我這場戲要笑…」

為了《妖貓傳》,她也豎起渾身毛去準備。「自己準備很多,唐朝的歷史大概都讀了,特別是貴妃死亡前的歷史,還是緊張,又去念隋朝的,也找了一個歷史老師上課。練琵琶,後來沒有用到,但可以彈幾首,輪指、彈挑、手怎麼壓。上唐代禮儀課,學手要怎麼端。可是準備再多你都不知道導演要怎麼拍,可能什麼都沒有用到,但有準備就比較踏實。」

天堂裡的黑洞 張榕容 (下)

更新時間|2017.03.03 10:1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