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萬花筒
2017.03.10 06:13

【北韓跟你想的不一樣】 喝拿鐵啖牛排開小飛機 平壤新貴奢豪闊綽

「平壤城內目前只流行一種遊戲──資本主義」

文|劉瑞芬
平壤的新貴階級熱愛歐洲美食,披薩店和咖啡館在平壤早已不稀奇,圖為當地一間披薩店。(東方IC)
平壤的新貴階級熱愛歐洲美食,披薩店和咖啡館在平壤早已不稀奇,圖為當地一間披薩店。(東方IC)

如果你對北韓的印象,還停留在1990年代那個人民餓到吃樹皮、所有人一身灰撲撲衣裳的慘況,就錯得離譜了。多個媒體一致報導,今日的北韓雖然經濟上仍屬落後,但在金正恩默默進行市場經濟改革下,如今平壤出現了一個新貴階級,他們有能力負擔一杯要價9美元(約合新台幣280元)的冰摩卡咖啡,手提歐美名皮包、穿Nike健身、開進口的奧迪房車,甚至坐著輕型飛機飛越平壤上空。

這群少數菁英,是所謂「平壤曼哈頓」(Pyonghattan)的居民。

此為專門安排西方人至北韓觀光的Koryo集團所拍攝的平壤縮時畫面,顛覆了世人對北韓的刻板印象。

櫛比鱗次的高樓、摩登新穎的捷運、人手一支手機…內嵌影片的拍攝地點是北韓首都平壤。這些影像,完全顛覆我們對這個全球最孤立之一國家的想像。

其中有一群菁英,他們身穿歐美平價服飾Zara和H&M,卡布奇諾是他們最愛的飲料,為的是凸顯他們也很都會化。這群金字塔頂端的少數人,生活在北韓的平行時空中。

「我們在北韓應該穿得很保守,因此大家喜歡去健身房,才能炫耀身材,展露一點曲線,」24歲的李瑞炫(Lee Seo-hyeon)告訴《華盛頓郵報》。兩年前隨同家人一起逃離北韓前,她也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天之驕女。

她父親本是派駐中國的高官,任務是替平壤政權賺取外匯,因此常常兩地來回。

2014年,她父親帶著一家人投奔南韓,如今他們輾轉來到美國北維吉尼亞州。李瑞炫說,北韓的女性喜歡穿緊身衣褲,Elle是最受歡迎的品牌,而男人則喜歡愛迪達和Nike。

至於這些衣服哪裡來?她解釋,有人去中國時,往往會帶著朋友的購物清單,代購健身裝備。

富裕的平壤新貴甚至可以搭乘四人座小飛機飛越平壤上空。(翻攝daily mail)
富裕的平壤新貴甚至可以搭乘四人座小飛機飛越平壤上空。(翻攝daily mail)

《華郵》報導,北韓經濟上大致仍屬落後,產業幾乎全數破產,首都平壤官員的薪水,一個月還不到10美元(約合新台幣310元),但近年崛起的商業階級卻在首都產生了一個新富階級。

媒體一再把北韓描繪成「挨餓的史達林主義國家」,但根據《衛報》,這圖象早已過時。如今,北韓既沒有在挨餓,也不奉行史達林主義。專家也同意,過去十年內,北韓不但擺脫了1990年底的災難性飢荒,實際上更已歷經了重大的經濟成長,悲觀者說年成長率為1.5%,樂觀的人則相信逼近4.0%。

大約在15年前,北韓開始採取趨近市場經濟的初步改變,但要到金正恩2011年底掌權後,改革的步伐才真的加快。

33歲的金正恩特別想替和自己同年齡層的千禧世代改善生活,他曾下令興建遊樂園、水上公園和溜冰場,以及海豚水族館與滑雪場,首都內的排球場和網球場常擠滿了年輕人。

金正恩視察平壤黎明街的建築工事,他誇口要在本區蓋起一系列的摩天大樓。(東方IC)
金正恩視察平壤黎明街的建築工事,他誇口要在本區蓋起一系列的摩天大樓。(東方IC)
平壤的黎明街已大致興建完成,金正恩誇口,要在本地蓋起一系列的摩天大樓。(東方IC)
平壤的黎明街已大致興建完成,金正恩誇口,要在本地蓋起一系列的摩天大樓。(東方IC)

他也是金氏王朝三代領導人中第一個實施市場導向改革的統治者,目前北韓的經濟成長主要是靠民間帶動。儘管表面上,私人新創活動屬於非法,但當局睜隻眼閉隻眼,幾乎不曾有人被抓或被罰,結果,一些幸運的、關係良好的、大膽的北韓人便從零開始開創了市場經濟(雖然還是必須登記為國營事業)。

據估計,北韓有三至五成的GDP是由民間部門貢獻的,也造就了平壤新富的菁英階級。他們的豪奢、出手的闊綽,讓《華盛頓郵報》杜撰了一個新詞──「平壤曼哈頓」(Pyonghattan)。

在平壤市中心一座保齡球館旁,有一個休閒中心,其中附設了一間富麗堂皇的高檔餐廳,標榜可舉辦婚宴,每小時要收取500美元(相當於新台幣15500)的費用,還有一家咖啡館,提供的飲料要價在4-8美元之間,一杯冰摩卡咖啡更要9美元。

「這個地方很酷,身處其中,你會忘了自己在北韓,可能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在北韓提供財務訓練課程的英國人亞布拉漢米恩(Andray Abrahamian)說。另一個不願具名的外籍人士也說,「要不是他們身上都別著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徽章,你會以為這些是南韓人。」

「我和好幾個北韓的資本家聊過,他們說,日子從沒現在這麼好過。」

亞布拉漢米恩偶爾會去打打壁球,「不便宜,一堂課要好幾美元,絕對是為了手頭有閒錢的人開設的。」 這群有閒錢的人,當地稱為Donju(韓文,金錢大師,指很會賺錢的人),通常擁有政府部會或軍方的官職,在海外為北韓經營國營事業,或吸引外資進入北韓。同時,他們經手買賣任何能到手的奢侈品。

專門提供北韓新聞的NK News的創辦人歐卡羅(Chad O’Carroll)說,這群新貴階級約占北韓人口的10%,手機是一大指標,北韓2500萬人口中有13-15%擁有手機,這些人買得起奢侈品──名牌包、設計師服飾、萬寶龍(Montblanc)的皮帶、皮夾、大尺寸的液晶電視和奧迪A6款房車,甚至是公寓。

歐卡羅解釋,北韓2009年的貨幣改革徹底擊潰經濟,在那之後,北韓的中產階級開始竄出,而平壤當局對於資本市場的產品或私人財富,包容度也提高了。

儘管北韓正遭受聯合國禁運制裁,這些品項透過中國進入北韓。當然代價不菲。

專研北韓的俄羅斯歷史學家蘭可夫(Andrei Lankov)說,「我和好幾個北韓的資本家聊過,他們說,日子從沒現在這麼好過。」

NK News創辦人估計,北韓約有13-15%人口擁有手機,這也是新富階級的標準配備。(翻攝daily mail)
NK News創辦人估計,北韓約有13-15%人口擁有手機,這也是新富階級的標準配備。(翻攝daily mail)

《華郵》的記者走進一家平壤的德式餐廳,一客搭配烤馬鈴薯的頂級牛排要價48美元,貴得令人咋舌。多數北韓人似乎都選擇本地食物,但一碗石鍋拌飯也要7美元,定價幾乎和首爾一樣。

但這一切改變有多少真實性?亞布拉漢米恩認為,很多其實是關乎形象,一名參加他財務訓練課程的女性開了家咖啡館,「她沒賺什麼錢,只不過象徵著你很時髦,很都會。」

平壤市中心到處大興土木,蓋公寓大樓,遠看確實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但走近一瞧,才一年的光景,外牆的磁磚已紛紛脫落,電力供應更是時有時無,以致於買家多半搶買低樓層,畢竟誰想爬20層樓回家?

不過,財富仍然集中於少數都會區,歐卡羅說,「北韓其他地方仍然一片鄉村景象,居民無法享受到這些特權。」而且透過電視和報紙,鄉間老百姓也看得到平壤曼哈頓的榮景,只是這一切和他們無緣,他們仍屬於那個比南韓窮上40倍,彷彿凝結在時空膠囊裡、孤立無比的北韓。

北韓仍然是個充滿矛盾的國家,但至少現在不是所有人一窮二白。

俄國歷史學家蘭可夫更說,「平壤城內目前只流行一種遊戲──資本主義。」

參考來源: 華盛頓郵報 、衛報、daily mail

更新時間|2017.04.20 14:3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