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7.03.10 12:04

【台北大空襲】繪師的最大掙扎:「美感」跟「史實」的拉扯

重現72年前老建物 屋簷角度、飛機方向都有考據

文|楊政勳    攝影|陳毅偉    影音|蔡宗儒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台北大空襲》的桌遊封面,呈現空襲下的台灣總督府。(圖:迷走工作坊提供;繪圖:諾米)
《台北大空襲》的桌遊封面,呈現空襲下的台灣總督府。(圖:迷走工作坊提供;繪圖:諾米)

桌遊《台北大空襲》帶玩家回到72年前的烽火台灣,為了重現歷史,團隊做了大量考究。而對繪師來說,「美感」跟「史實」的拉扯是最大的掙扎。

17個老建築 都經過考究

負責呈現《台北大空襲》72年前老建築的繪師諾米,曾被媒體譽為「台灣少數擁有將空間的表現能力完美結合圖像插畫的插畫家」。

台灣總督府(現址為中華民國總統府)、東本願寺(現址為西門町獅子林大樓)、台灣神社(現址為圓山大飯店)、台北一女(現址為北一女中)、台北一中(現址為建國中學)⋯⋯諾米筆下的17個台灣老建築,相關位置與遭受空襲的損毀程度都經過考究,「除了看老照片外,還要不斷跟歷史學者確認。」諾米說,要如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建築細節,必須非常小心。

製作人張少濂舉例,「像龍山寺,我們就有被學者提醒,當時是正殿全毀,但它的屋頂沒有被炸掉;另一個是台大醫院舊館,當時它屋頂的屋簷是平的,後來才變成斜的。」這些非常細的地方,團隊都必須做大量的考究。

「很多歷史要去深入才會了解。」張少濂說,現在的獅子林大樓就是當初的東本願寺,東本願寺後來在白色恐怖時是一個刑場,「離我們那麼近的地方,它幾十年前的歷史我們竟然那麼不熟悉。」

二戰期間的東本願寺,現址為西門町獅子林大樓。(圖:迷走工作坊提供;繪圖:諾米)
二戰期間的東本願寺,現址為西門町獅子林大樓。(圖:迷走工作坊提供;繪圖:諾米)

很多人在淡水河邊觀看,從新莊到台北沒有遮蔽物,可以看到台北全景。到了黃昏,總督府還在燒,整個天空都變成鮮紅色,一直燒到入夜以後。
目擊台北大空襲的作家鄭清文

而《台北大空襲》的盒子封面正是總督府被空襲的畫面,張少濂說:「1945年5月31日早上10點,100多架飛機來襲,對於這個100多年來台灣的政治中心,我們希望呈現出一種時代劇烈的魄力感。」他說,當時的總督府主側建築是半毀的,為了增加當時的戰亂感,封面也如實呈現。諾米則說,他想呈現主觀視角由上往下俯瞰台北城的感覺,「就像一個人從上面往下看,很有臨場感。」

「美感」與「史實」的掙扎,也讓團隊在心裡拉扯。

「諾米原本有一個構圖是飛機反方向飛行,遠方是落日,很像台北將要淪陷的感覺。」張少濂一開始也很喜歡這個構圖,但拿給學者看後,發現飛機方向錯了;另外因為空襲是早上10點,「落日」雖然很有意象,但忠於史實,還是必須忍痛割捨。

此外包括「飛機的引擎數量」也被學者「抓包」。張少濂笑說,有一張圖只是畫出天空的飛機殘影,但馬上被學者說「引擎的數量不對」。「我們盡量在史實的基底下,在遊戲性跟美感上做最好的妥協與平衡。」

視覺設計賴柏燁解說角色羈絆卡的牌背,上面的結也有意義存在。
視覺設計賴柏燁解說角色羈絆卡的牌背,上面的結也有意義存在。

字體、卡牌 視覺上都有巧思

《台北大空襲》的視覺設計是賴柏燁,他除了是知名政治諷刺桌遊《美麗島風雲》的視覺設計,也是去年雙十節的國慶設計師。而《台北大空襲》視覺上的細節,小到連字體都有涵義與巧思。

「那時是日治時代,所以字體有點像日本早期電影海報的感覺。」賴柏燁說,字體故意做得有點歪斜,像被轟炸而呈現出的零碎感,「所以在字裡面也做了爆炸的效果。」 對賴柏燁來說,讓繪師的作品能被「完整」呈現,是他最重要的工作。尤其在設計遊戲地圖時,「少濂希望卡牌不要遮到諾米畫的任何一個建築。」所以前前後後做了很大的調整。

角色羈絆卡的牌背,是團隊成員都相當喜愛的設計。「八個角色排列在一起,想創造出一種,一家人一起面對這場大空襲的氛圍。」賴柏燁說,角色上面留了很大的黑,其實那就是恐懼,也像隨時有東西要掉下來的感覺。

牌背中間還有一個結,「象徵他們連繫在一起,互相有緊密關係。」賴柏燁補充,很多隱喻是用圖像的方式表達,因為如果《台北大空襲》走向國際,圖像可以更快被大家理解與注意。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台北大空襲》匯集多人力量而成,張少濂相當有信心的說:「我覺得這真的才是在做一個文創,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大量創作跟創意的累積。」

《台北大空襲》相關資訊
按讚加入《Mirror Media ACG》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3.13 10:2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