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3.14 20:43

【掏空幸福人壽】法官也認為會潛逃 為了這理由仍交保

文|林俊宏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鄧文聰(右1)收押近2年,多次以罹患重度呼吸中止症為由,請求停押具保,高院2月底裁准以3.5億元交保,為史上交保金第2高紀錄。(中央社)
鄧文聰(右1)收押近2年,多次以罹患重度呼吸中止症為由,請求停押具保,高院2月底裁准以3.5億元交保,為史上交保金第2高紀錄。(中央社)

鄧文聰千方百計想離開看守所,律師團也替他找醫院背書,試圖證明鄧患有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容易在夜間缺氧,造成心血管收縮猝死,加上去年曾在看守所發病,被獄友發現才緊急戴上呼吸器送醫。鄧還引用《兩公約》的人道主義精神,認為患病危害性命,加上監所醫療資源不足,聲請具保停押。

特偵組一度聲押鄧文聰不成,被法官裁定以1,000萬元交保,引來民眾大罵恐龍法官,抗議院方縱放。檢方抗告後,才將鄧收押。
特偵組一度聲押鄧文聰不成,被法官裁定以1,000萬元交保,引來民眾大罵恐龍法官,抗議院方縱放。檢方抗告後,才將鄧收押。

怪的是,鄧文聰過去以相同理由請求交保均被駁回,但高院法官這回卻一反常態,以鄧患有重度呼吸中止症,便裁定交保。合議庭在裁定書還提到,遭判重刑者常有逃亡的高度可能,為了怕鄧文聰交保後跑掉,除了限制出境、出海,還罕見地要求他在每天早、晚都要向轄區派出所各報到一次。

此外,檢方認為,同案被告黃正一犯行較輕,相關資金也未流入黃的帳戶,卻被裁定以2億8千萬元交保,相較鄧文聰交保金額3億5千萬元,兩者不符比例原則。

更新時間|2017.03.14 12: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