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3.31 07:00

【心內話】孩子的光照亮我

文|鍾岳明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光華(右)常利用團練時間之餘,帶著子沂(左)做更多的練習,2人要攜手衝破生命的難關。
王光華(右)常利用團練時間之餘,帶著子沂(左)做更多的練習,2人要攜手衝破生命的難關。

我在眷村長大,家裡窮,9歲加入李棠華雜技團。儘管訓練過程很苦,但從小出國表演,宣慰僑胞,在台灣接待外賓,三天兩頭往圓山飯店跑,胸前永遠有國旗,很風光。

13歲的王光華(右2)和同學為李棠華雜技團拍攝的劇照。(王光華提供)
13歲的王光華(右2)和同學為李棠華雜技團拍攝的劇照。(王光華提供)

退伍那年,政府成立復興劇校附屬綜藝團(現名「台灣綜藝團」),老師的團被解散,很多同學轉到綜藝團,我沒去,結果一退伍就失業。我演過牛肉場,當機車送貨員,後來加入金龍特技團到美國巡演,沒多久和團長鬧翻,失業又沒錢,美國太太跑了,只好回台灣。

我22歲成立劇團,在台灣民俗村駐園演出,團員25人,每月光薪水就發掉150萬元。好景不常,921地震時,園區只破2塊玻璃,卻被劃成災區,生意蕭條,劇團倒閉。有天我莫名大哭,吸不到空氣,冒冷汗,就醫才知道,原來是憂鬱症。我從小就是表演機器,沒讀什麼書,不善經營,劇團又倒了2次,負債百萬元。後來再婚生女兒,為養家,不得已找老師李棠華幫忙,但政府已改朝換代,他的招牌也失靈。表演快40年,我的腰開過刀,頸椎、肩骨都有傷,憂鬱症纏著我,每隔一段時間就發作。心裡苦,沒人可以說,每晚靠半瓶威士忌才能入睡。

6年前,我配合政府開辦免費回饋教學,首次接觸到整班特教生,有自閉症、妥瑞氏症、唐寶寶、亞斯伯格症,甚至不知名的罕見疾病。成果展上,小朋友們的眼睛有光,父母好滿足,觀眾也被感動了。年輕時,我夢想成立自己的遊樂園,現在雖然做不到,我發現只要給這些孩子舞台,他們就會發光,那些光也照亮了我。

許多特教生經過長年學習,已經具有絕佳的單輪車技術。
許多特教生經過長年學習,已經具有絕佳的單輪車技術。

像是重度自閉的青翰,有絕佳平衡感,單輪車技巧好,卻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有次練習他始終無法融入,後來我火大大罵,3秒後他說:「知道。」我當場哭出來,他終於有回應了。我以為他沒感覺,其實他有繪畫天分,常在臉書透過畫作分享心情和想法。

2年前我離婚,女兒同媽媽住,我憂鬱症加重,常害怕想逃避。我想到先天第6對染色體異常的子沂,她生長學習遲緩,別人3分鐘學會的動作,她要練2年。我帶她練疊羅漢,那是我和女兒小時候練的動作。她踩我肩上會害怕發抖,但她不斷告訴自己「不要怕!」這句話也鼓舞了我。如果哪天她終於站上舞台,我想我會大哭一場,就像我的人生也衝出來了,那一定很爽!

王光華,48歲 新北市 新象、新心創作劇團團長

更新時間|2017.11.09 17: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