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7.03.26 23:00

【詩】世界不過亮了一下 陳昌遠

文、聲音|陳昌遠 影像製作|廖若凡 

有時候我要問你

那些痛楚:高熱的尖端

有時候我不要

1.
你怎知我憂慮多少
你怎知那故事短長
春天的池子,冬天的海
你怎不問問那水有多深。

2.
我清楚聽見
一條線正穿過孔
到達河水聲的轉折處
泥石間翻滾著細碎亮片
這都是在等,等我的眼神。

3.
所有的鏡頭
都只記憶臉,以及手勢
你身體,不過是一種支架
撐住一張平板的影像

世界也不過亮了一下。

4.
有時候我要問你
那些痛楚:高熱的尖端
有時候我不要
不管現在是不是太安靜

我們都聽見,有玻璃
在夜裡碎。

5.
我一生都在對不起人
像暗處的積水有深潭的樣子
我望高那些樓
望那些不點燈,也不開的窗。

6.
回家睡覺的時候
我們都忘了把刀藏好

翻身的時候
就亮出彼此痛了的模樣。
作者小傳─陳昌遠

高雄人,高職畢。當過十年報紙印刷工,寫詩,想過出詩集這件事,但太懶散了,最後抓抓胯下什麼都沒弄。書讀得不多,人生沒什麼亮點,所以總在暗裡想些陰陽事。三個月前跑到台北工作,一切正在探索中。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03.30 08: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