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虔豪    攝影|楊虔豪

身陷「親信干政」風波的南韓總統朴槿惠,3月10日被憲法法庭裁決彈劾下台。隨後,她從青瓦台返回江南三成洞的老家,喪失刑事免責權的她,接受檢方的傳喚調查。因矢口否認涉案,檢方以「有滅證之虞」為由,向法院申請拘票,朴槿惠會不會被收押,法院預計在週五午夜做出決定。這段期間,「親朴派」的行經,獲得媒體不少目光投射。

朴槿惠遭罷黜下台後,力挺她的民眾,聚集在南大門前示威,主張彈劾無效。

從國會第一階段彈劾到憲法法庭正式裁決朴槿惠下台的這段期間,擁護朴槿惠的「親朴派」群眾,有集結趨勢。自去年底到今年初,「倒朴」燭光示威一次次展開的同時,「親朴」民眾也不甘示弱,在南大門、憲法法庭與市廳廣場前抗議,主張「彈劾無效」。

 

不服判決 親朴民眾示威

「審判無效!解散憲法法庭!」、「這都是北韓的陰謀!」

「我們絕對不會退場!我們要用太極旗樹立正義,釐清真相!」

11日,朴槿惠遭罷黜隔天,我與台灣同業,經過市廳廣場時,親朴派支持者高喊著。不少人甚至認為,朴槿惠會被彈劾,是因南韓政府要部署薩德,招致中國報復,最終讓「不懂世道」的民意導向反朴。

這些人多半是歷經韓戰的60歲以上中老年世代,這些人年輕歲月歷經北韓南侵造成國家分裂,並嘗到朴正熙時期,國家開展現代化建設,得以擺脫貧窮的美好果實。

他們主張朴槿惠是遭受迫害,而彈劾是「有心人士」與北韓共謀要刻意煽動,將倒朴派或「燭光民心」視作「赤色份子」,甚至連「處決憲法法庭法官」、「宣布戒嚴」的激烈言論都出現,這些「親朴派」向來是保守派的堅定信徒。

「親朴派」民眾多手持太極旗,有些男性甚至戴上墨鏡,穿上特戰隊軍服,參與集會,過去已經發生過,意見不合的路過民眾,還有首先披露干政案的JTBC電視台記者被毆打的事件。現場中,也能經常看到許多親朴派民眾更同拿著美國星條旗,藉以強調藉由美韓同盟,牽制中國、力抗北韓。

似乎沒太多人知道,憲法法庭宣判的那天,有台灣三立新聞台的記者,在法庭附近採訪途中,被親朴派民眾以石頭砸傷。南韓警方已循線找到高齡70歲的凶嫌。他供稱,因無法接受宣判總統下台的結果,過於憤怒而肇下事端。

宣告彈劾當天,不服判決的親朴派群眾,站上警用巴士,有人拿起棍棒敲打,甚至試圖拉扯警車,這些畫面都直播出來。當天有3名親朴派民眾,在過激與滿是衝突的集會現場中死亡,另有韓聯社與KBS電視台的同業,遭攻擊受傷。

 

衝突當下 台灣記者掛彩

諷刺的是,兩年前,反對朴槿惠強行推動勞動改革的民眾,走上街頭示威,當時警方出動水柱鎮壓,噴死了一位參與集會的農民,包括政府、執政黨還有保守派支持者,都定調為「非法集會」、「暴力示威」。如今,親朴派群眾做的是同樣的行為,政府和警方的應對態度卻相當消極,引發「兩套標準」的批評。

當天,在憲法法庭前採訪的台灣記者,大多是原本要來採訪世界棒球經典賽(WBC),因台灣提前被淘汰,加上憲法法庭兩天前宣判日程,而臨時被調派。

而憲法法庭附近,從3月8日起,就已經分別聚集倒朴與親朴兩派民眾;由於親朴派集會,過去已有太多攻擊案例出現,在朴槿惠被彈劾的機率很高的情況下,判決一出,很有機會有衝突發生。若在場記者,對這些問題毫無所悉,事前也沒見識過親朴派的場面,若沒有警覺心和提前準備,就很容易出事。

而人在台北的媒體主管,未審慎評估情勢,想好因應對策,只為商業利益考量,就直接派人到現場拍畫面,是非常糟糕的行為。這次幸好被攻擊的記者,沒有大礙,萬一重傷或有三長兩短,責任誰來扛?

 

彈劾至今 親朴派怨難消

在朴槿惠下台後,「親朴」群眾持續集結在她江南的老家周遭,讓周遭居民和附近學校為之警覺,深怕過激的集會,又會發生事故。警方也刻意劃分了區域界線,將親朴群眾與媒體記者隔開,免得又有衝突發生。

他們至今仍主張,JTBC電視台取得崔順實的平板電腦,進而揭發干政案,這是有人刻意捏造的。但事實上,檢方早已認定,電腦為崔順實所有,青瓦台祕書官也承認,將政府機密文件洩漏給崔,讓她過目與打點國政,現在只待朴親自將問題說分明。

從青瓦台回到老家、從家門口步出,準備前往檢查應訊時,朴槿惠都對這些擁護她的民眾投以微笑或揮手致意。甚至,在下台前後,還透過祕書,發給擁朴派網路社群致謝訊息,但對百萬憤怒的燭光民心,她卻置之不理。

不願接受現實的極端親朴民眾,隨著拘票結果即將出爐,還有大選將至,似乎已成朴槿惠最後可利用集結動員的籌碼。

在觀察或評價親朴派的行徑時,我們不應否決親朴派看重國家安保的意識型態,但必須思考與警覺,當一切都以國家安全為前提,不分是非地將異議者扣上帽子,甚至施以暴力時,培養出這些人的體制,是否存在問題?而儘管涉及根深蒂固的意識型態,不願面對真相的這些人,他們內心的憤怒或不安,又該如何消弭?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